私语(65)

Echo•L•Chen:

谁不是来路不明去向未知的?但这世上有的是时间,有时间使Shaw与Root相遇,她在她褪去外衣时深深地吸气,她在她发热的熨斗下每个细胞都激动得颤抖。


 


Shaw在深夜赶回家,浅吻Root的额头,小疯子扬起发丝掩映下的小脸调皮地问她:我的戒指呢?


 


Shaw感到挫败,似乎她实在不擅长浪漫这回事,但她也不能万事由着眼前这个聪明过头的女人,她摇了摇头,表示这不是一个她认为的求婚的好时机。


 


Root不说什么,爬起来跨坐在Shaw腿上,捧起尚带着夜凉的Shaw的脸和她接吻,Shaw双手握着Root的腰,激烈地回应,Shaw的手往下滑,Root闷声笑了下,推开她,歪着头,Shaw在两汪湖水中看到自己的倒影。


 


“你刚回来,应该歇歇,去冲澡换衣服吧,然后我们抱着睡觉。”


 


Shaw咬着嘴唇了然地笑,所以这就是Root对她不肯妥协的惩罚措施,与她调情,却不肯完成剩余的激情部分,Shaw拍了拍Root的屁股,真的听话站起来,去冲澡,Root在她身后气得嘟嘴,Shaw不回头看,也假装猜不到。


 


Root动了个小手术,右耳听力彻底恢复如初,她最近最喜欢的事是抱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坐在床上,戴着耳机一边摇头晃脑一边运指如飞,Shaw有时候盯着她看一会,以一个顶级特工的素养都不得不佩服对方一心二用的能力。


 


两个人正常交流,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不动声色地冷战,Shaw无奈又好笑,但她也不想妥协认输,她什么时候求婚送戒指是她的事,这个可不是Root撅个嘴不高兴就能夺走的。


 


Shaw醒来,Root已经不在她怀里,她起来洗漱,餐桌上摆着做好的早餐,对面是一副空掉的餐盘,Root把洗碗的工作自然地留给Shaw,自己跑不见了。


 


没什么悬念,无聊找机器搭档出任务去了,Shaw心安理得地吃早餐,一切都没有什么不同,除了三明治里面的芥末分量足得有些超常之外。


 


Shaw到地铁站报到,预料之中的没有见到Root和小Sam, Harold往玻璃板上贴号码的照片,他跟Shaw打招呼,继续自己的整理工作,想起什么般停下来看Shaw,眨了两下眼睛又决定不问。


 


Shaw受不了小老头的木偶动作,两眼一翻,问得直白:“你想说什么?Finch?”


 


“没,没什么,就是……Root好像有点不大对劲,她没事吧?身体不舒服?”


 


Harold扶了下镜框,说真的,他不擅长调节情侣间的小矛盾。但今早Root检查手枪弹夹的动作大得像是带着私愤,一把不够,她一连往腰后别了两把。


 


介于号码只是一个文弱的银行女职员,他真的不认为有这个必要,Root头一歪,挑眉看他:“噢,你可不能这么早就下结论,Harry,记得绑架你的心理医生吗?”


 


Root迈着长腿大步往出走,小Sam丢给Harold一个安抚的眼神,小跑着跟了出去。


 


Harold盯着两人离开的方向发愣,那就像是,他的小女儿去追闹脾气不听话跑走的大女儿一样,诡异的家庭氛围。于是他忍不住想,如果Grace在这里,和他一起,面对这些各有状况的孩子们,又会是一副什么样的景象。


 


Grace优雅持重,心怀大爱,她一定会喜欢这几个活泼的女孩子,Harold不自觉地扬起嘴角,笑得一脸恬淡温馨。


 


Shaw不知道Harold为什么会猜测Root身体不舒服,那个小疯子神经起来哪需要什么理由,他早该习惯才是。


Shaw无聊,没有多出来的号码给她跟,有机器跟着她也不用担心Root的安全,于是她忽然想起来自己还有一个徒弟没有教完,倒霉的Tom Anderson看着晴天白日忽然冒出一个板着脸的严格教练,心里倒着苦水,面上还得露出欢迎至极的谄笑。


 


Shaw教徒弟及其严格,Tom被她监督得浑身不自在,偏偏越不自在越容易犯错,Shaw翻着白眼教训他,干脆开车带他到私人训练馆,一对一地教他格斗术。


 


Shaw出了一身汗,畅快地冲个澡,天也黑了,与苦瓜脸小子告别之后各自回家。


 


Shaw慢慢地往家里走着,她在想自己合适的求婚时机,现在肯定不行,她和Root都清楚,她们两个在冷战,她不能在这种情况下单膝下跪请求Root做她的妻子,但如果她不求婚,她不知道她们的冷战要持续多久。


 


这就是个悖论。


 


Shaw用房卡开门,屋里漆黑一团,不像有人的样子,她开了灯,门口有Root脱下来的鞋子,Shaw挂起外套,脱鞋,把两人的鞋子摆放整齐。


 


她在卧室找到Root,她的女孩蜷缩成一团,小猫一般窝在床边的地毯上,像是睡着了。深秋的夜里寒气已经不容忽视,Root没开空调,也没盖被子,抱着自己朝着床底,把单薄的背对着外面的世界。


 


看起来,格外孤单。


 


Shaw摇摇头,叹了口气,她过去扶Root起来,闻到淡淡的酒精味。


 


“Root?”


 


Shaw单手把Root圈在怀里,另一只手把遮在Root脸上的发丝拨开,Root在轻微地发抖,惨白着一张脸,触手微凉。Root轻哼一声算作回应,挣扎着站起来,她推开Shaw跌跌撞撞往浴室跑,Shaw跟过去,Root把门反锁不让她进去。


 


水声很大,持续了很久,Shaw在外面焦急,又怕自己踹门惹得Root更加生气。Root没有酒量,这个Shaw很清楚,但Root严格自律,Shaw从没见她贪杯,也没见过她的醉态。


 


门终于开了,Root抱着自己的胃出来,Shaw扶她,她没有再挣扎,两人慢慢往卧室挪。


 


Shaw连拖带抱,把Root弄到床上,她也上去,抱住Root往两人身上扯被子。


 


“Sameen…”Root轻唤自己的小炮仗,声音带着无限委屈。


 


“是的,我在,你怎么喝成这样了,小Sam呢?她没看着你?”


 


“我就知道!”Root握起小拳头,没什么力气地锤Shaw的肩:“你就会跟她串通起来骗我,她听你的话比听我的话都多,你跟她在一起笑得那么快活,你知道她是未成年吧?不管身体还是意识,都未成年。”


 


Shaw皱起眉头,这个把自己折腾成这个鬼样子的女人脑子里就想着这么些奇怪的念头?Root在嫉妒?


 


Shaw攥着住Root扑腾的小拳头,往自己怀里收。她真的想翻白眼,但她得先解释。


 


“我以为你不开心是因为我还没有跟你求婚,没想到你在吃你自己的醋。”


“对,还有戒指,”Root在她怀里闭着眼睛嘟哝:“你就是不肯完成我们的仪式,你是个坏蛋……Sameen,我太难受了,有只看不见的手在我胃里按压,柠檬汁都吐出来了,但是好苦,我刷了牙,还是苦。”


 


Shaw眨了下眼睛,耐心地给小疯子科普:“那是胆汁,你个蠢货。”


 


“我早就知道你嫌弃我了。”Root声音里染了哭腔,无限委屈:“Sameen,你不能嫌弃我。”


 


Shaw把怀抱收紧一点,低头吻掉Root睫毛上挂着的泪珠,她低声保证:“好的,不嫌弃。”


 


Root得到承诺,甜美地笑了笑,她挣扎着睁开眼睛,看着Shaw:“我要你爱我,永不生厌。”


 


Shaw抬手用拇指轻抚Root的眼角,像是在哄一个孩子:“好的,永不生厌。”




To be continued⚒




谢谢大家的关怀和建议,废了一夜一天,我又活了😉






 


 



评论(1)
热度(182)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