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pe of My Heart (13)

小驴屹耳:


***



If I told you that I loved you


You'd maybe think there's something wrong



  十多年以后,有一个男人——一个足可以扭转你对“男人”这个词所有负面认知的男人——慢吞吞地向你描述了你的故乡小镇今日的面貌,那里的图书馆,酒吧,学校,警局,棒球场,和你童年时的朋友留在那里的墓碑。


  他的声音粗糙暗哑,质地奇异地接近你脑海中浮现的影像:一股缓缓擦过德克萨斯原野的,焦黄的阳光下携着沙尘的风。然而那一刻你和他正被堵截在州...

+

Shape of My Heart (12)

小驴屹耳:

Shape of My Heart (12)



***



(S)he may play the jack of diamonds


(S)he may lay the queen of spades



后来你时常想起这件事。那段时间你一个人在纽约城里孤魂一般地游荡,有看不见尽头的时间可以用来胡思乱想,你并不愿意这样:天知道你已经在意识的迷宫里活了有半辈子那么久,你想出来,从自己的大脑中逃出来,但回忆的画面涌入是你不能控制的。你耐心地等待它们褪色(你没有糊涂到期待自己能忘掉)。或许当它们没有现实中那样浓烈的色...

+

Gaze At The Youth: Wherever(Extra)

All U need is SHOOT:


※ 警告:超級OOC預警 / 非常可怕


※ 不是警告:AU / 不是短篇 / 速率與長短不定 / 致敬意味



各種devotion:女神的Devotion,Hurts的Devotion


然後是Adele的Sweetest Devotion...XD


時間在終章前,現在算是補遺當記錄,然而粗糙得可怕至極,可略過。


(也或許只是想表達戀愛中的人類都是笨蛋)...

+

Shape of My Heart (11)

小驴屹耳:

说明:继续410。根妹找大锤聊聊理想和人生。



***



(S)he may play the jack of diamonds


(S)he may lay the queen of spades



“‘ROOT’,是Unix/Linux系统中的超级用户:她有访问所有命令和文件的权限。当然,我在给自己取名字叫做‘ROOT’时,并不知道这个,”Root身体向后靠在椅背上,微扬着头,眼睛望向机器所在的车厢顶,声音和她的姿态一样,异乎寻常地平静,你只能透过她端正的背脊察觉到些许紧张。“那个时候我只是...

+

Shape of My Heart (10)

小驴屹耳:

说明:来到官方剧情410。此前各章都是躲在官方剧情后面但不与它冲突,到了410这里行不通了。有贝贝熊,但没有大锤被铐在长凳上这件事。(有点小遗憾,因为正剧里这一幕太好玩了,三个人全都揣着明白装糊涂,宅总配合她俩演戏,好娴熟。后来编剧还安排大锤说“kiss and make up”这样一句台词,我猜他/她是不是因为正剧里没时间演出来而心有不甘。)



***



(S)he may play the jack of diamonds


(S)he may lay the queen of spades



你就不应...

+

Curing Hands

小驴屹耳:

说明:本来是Shape of My Heart后文中的一小段,稍稍改动,扩展了一下,差不多可以独立成篇。恰好赶上母亲节。


***


        你在地铁站的一个角落里发现Shaw的旧手机。她的数不清的旧手机中的一部。这种一次性手机是你们的工作中损耗率最高的物品之一,Shaw换手机几乎和你换假身份一样频繁。你知道Shaw会将废弃的手机彻底毁掉:她偶尔当着你的面做这件事,踩碎,掰断,或是别的什么带有微型暴力表演性质的小动作,夹裹着愉悦感,与她将衬衣从你身上撕掉时的愉悦感类同,仿...

+

Demon(十一)

Noramyw:

“你很了解Cole.”


Shaw看着Root,她的小恶魔小声地咳嗽着,手背擦过嘴唇。


“做了不少功课。”



Root的喉咙发着痒,似乎Shaw的手还在那儿,慢慢挤走空气,也挤走那些讨人厌的气味——人的气味。


好像她能离黑暗更近一步,某部分的Root觉得她喜欢那样,尽管她的手脚有些瘫软,尽管Root是不能随便在其他人面前露出软弱的。



谁让她没有Shaw强,Root想。



“那么,你有多了解我?” 


Shaw问道。


Root是...

+

Demon(十)

Noramyw:

Micheal Cole是最早跟着Shaw的人。


他了解Shaw。


他试着用自己的方式来帮助她,保护她,但是有的时候......



比如当Shaw的小情人用那种高高在上的指使语气说话的时候。


或者Shaw默认了的时候。


Cole感到愤怒。



“射击游戏。”


Cole深吸了口气。


他决定第一盘放水,让那个孩子赢,也算是给Shaw面子。



Root露出一个甜甜的笑。


Shaw默默拿了瓶啤酒,还有点想叫人买些炸土豆圈来,但她不确定Root是打算速...

+

Demon (九)

Noramyw:

Sameen Shaw对Root的私生活没有兴趣。


Root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一个理性的人类,一个恶魔崽子。


然后这个恶魔崽子逃课是为了谈恋爱。



谈、恋、爱。



Sameen Shaw坐在沙发上,深深谴责自己,为什么上一次做交易不带着Root玩,真的,她情愿看Root不当操作,开枪弄伤自己然后住医院去。


这并不是说Shaw打算干涉Root的私生活,也不是说Shaw认为Root谈恋爱有什么不妥,只是当你满怀希望,捡回来一只爪子尖利的狼崽子,看到她对你摇尾巴汪汪叫,还是会有那么一点.........


+

Demon(八)

Noramyw:

作者:这一章有Root和Hanna交往的描写,无法接受者请主动离开



Root从图书馆的电脑上登出,抹除自己的痕迹,然后悄无声息地走到Hanna背后。


年长一点儿的女孩很专心地在看书,纸页被她的拇指按着,有一道浅浅的痕迹。


《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



Root挺喜欢这画面。


Hanna Frey是个赏心悦目的女孩儿,头发柔软,表情总是温和,眼睛里藏着天真和易受欺骗的那些被人们夸赞的“纯洁”品质。



“那感觉是怎么样的?”


Hanna Frey自言自语地道。...



+

Gaze At The Youth (完)

All U need is SHOOT:


※ 警告:永遠不變的OOC預警


※ 不是警告:AU / 致敬意味 / 完結。



好久啊,十一月底到現在,五個月。


終於畢業了。


謝謝。



BGM:Drown - Bring Me The Horizon (Acoustic Ver.)



"Who will fix me now? Dive in when I'm down?"...

+

Shape of My Heart (09)

小驴屹耳:

预警:对应官方剧情409。我自己对这一章的尺度也很忐忑,后半部分含暴力内容(尽管是在自愿前提下的),基调也比较黑暗,一些用词可能引起不适。未成年人请回避。



***



S(he) doesn't play for the money (s)he wins


S(h)e doesn't play for respect



有一个晚上,你帮着John和Lionel处理完一个无关号码,循着惯例你们应该去喝一杯之后再各归各家。但他们不知道你早上离开Sameen Gray的公寓时,她的床上还躺着一个危险的...

+

Demon(七)

Noramyw:

Root不常做梦,但这天她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硕大的玩具熊,追着Shaw跑,那个女人冷着脸,脚步不断往后挪移,直到退无可退,从身后掏出一把黑枪。


Shaw警告她不要越界。



但不那么做,乐趣何在?


Root扑过去,毫不意外地被枪击中,然后醒来,面对一堆泰迪熊。



......那个记仇的女人。



Root挣扎着从泰迪熊堆里爬出来,冷不防被脚下的泰迪熊绊倒,又摔进一只超大的泰迪熊怀里,险些窒息而死。


......很好,她今天不想去上课了。



Root翻过身,从口袋里...

+

Demon(六)

Noramyw:

Shaw回到安全屋是晚上。


她经过常逛的酒吧,瞥见酒保Harper冲她招手,然后摇了摇头。


Shaw觉得她回去的冲动,和小时候的Cole不到天黑就想回家玩飞机玩具的冲动,差不太多。



......但这不意味着她想一打开门,就真的看到一屋子的玩具。


还是那种棕色的、毛茸茸的、满脸写着“来拥抱我吧”的棕眼睛的泰迪熊。


Root。



她说什么来着?小恶魔,这就是个纯粹的恶魔。



“欢迎回家。”


Root晃晃悠悠地走上前,一副大大的老式眼镜挂在她的小耳朵上,几乎遮掉了...

+

Demon (五)

Noramyw:

坦白说,Shaw在周末见到Root的时候,几乎是惊讶的。


她以为Root会找到机会逃离学校、逃离这座城市,变回她原来的样子(这样也很好,省的Shaw要去想,她到底为什么要把Root留在身边);再不然,如果Root谨慎一点,配合一点,Shaw也以为Root起码会闹得前去接她的Anthony不得消停,带来一连串学校教师的责备和问题,让Shaw去头疼——毕竟那是个小恶魔。



可Root就在那儿,打扮和她离开时几乎没有区别,比普通的孩子要漂亮,也比普通的孩子要笑得邪恶。她的书包松松垮垮地背在身后,看上去不是很重,但Root依旧站的歪歪扭扭,好像那...

+

Shape of My Heart (08)

小驴屹耳:

说明:官方剧情来到408集:大锤已经脱离了罗密欧团伙,根妹则不见踪影。抛开正剧时间线,我想象中的407到409是一个延续数月的时间窗口,大锤在这段日子里过得比较闲暇,纽约良民一枚;根妹跑东跑西的,不知道在忙些啥。



***



Root或许会有一套把人绕晕的说法来解释这件事,但你是不相信命运的。可是,有时候,你真地觉得有种什么力量在捉弄你。



如果不是因为那场关于全面消毒注意事项的小误会,或许你和Root不会来到现在这个地方。毕竟,在此之前,你并不知道Sameen Shaw是能够接...

+

Demon(四)

Noramyw:

Root是个...奇怪的孩子。


她没有父亲,母亲总是在生病,算得上喜欢的东西只有两样——镇上的图书馆,和削给母亲吃,却往往会剩下一部分的苹果。



12岁的时候,Root的母亲住进了附近的疗养院,资金来源是Root利用图书馆内的电脑,找到的银行漏洞。


Root给自己办理了转学手续,把房子卖掉,坐上随意挑选的巴士,离开了那个镇子。



她去看了一场科技展。


过了半个月,她回到疗养院,在母亲的病床旁看完了薛定谔的《生命是什么》。


临走的时候,Root拿走了标准营养餐的布丁。...



+

Demon(三)

Noramyw:

Root从床上醒来。


一股酸疼感从她的胳膊、右腿还有腰部传来,脸上有些冰,抵着皮下的发烫。


不远的地方,有人安静地盯着她。



Root动了动鼻尖,这儿至少很干净。



“最近三个月,本州范围内走失的孩子名单中,没有你的名字。”


Shaw观察着那个孩子。


而那个孩子换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侧过脸,目光甜甜地投过来。



“多令人失望呀。”



“你有南方口音,所以我把范围增加了,但还是找不到。”


Shaw注意到了那个孩子的表情。


她早就料到...

+

Demon(二)

Noramyw:

“你值两万美金。”


Shaw舔掉了拇指上的血。


她的小恶魔就挑着淡色的眉毛,露出一个嗤笑来。



“不,更多。”



“更多?”


Shaw平平地问道。


她观察着那个小恶魔,观察着那个小家伙转动的漂亮眼珠,观察着那个孩子敏感体会到气氛改变,而慢慢地、小心地伸出的尖利爪子。



“给我三天时间,我给你四万美金。”



Shaw说不上很惊讶。


这个孩子身上有和别的人不同的东西,一种冰冷的、平淡的、笃定的东西。当然,在那之上,还有她这个年纪,或者说她这个人...

+

Demon (一)

Noramyw:

Sameen Shaw是在一个下雨天碰到那个孩子的。


Anthony守着出口,Reese负责破门,她带着五个手下,闯进外号叫“好人先生”的两层公寓。那公寓很破旧,墙上发黄的壁纸边角翘起,地毯发着一股霉味儿,包着绒的沙发上胡乱堆着捏扁的啤酒罐和蜷曲作团的锡纸。


而那位欠了她钱,又敢把从手下妓//女身上捞来的绿钞通通换了白粉的“好人先生”,正沉醉在毒//品的彩色梦境,一个看上去不超过16岁的金发女孩儿正讨好地用口舌伺候他。



接下来的一切非常程式化。


一个痛哭流涕、发誓痛改前非的男人,一个瑟瑟发抖、努力想让自己不存在的女人...

+

Gaze At The Youth (27)

All U need is SHOOT:


※ 警告:超級OOC預警


※ 不是警告:AU / 不是短篇 / 速率與長短不定 / 致敬意味



真的希望能夠一邊聽One and only一邊看。


這樣我會很感激的。



BGM:One And Only - Adele



"You've been on my mind, I grow fonder every day."...

+

Gaze At The Youth (26)

All U need is SHOOT:


※ 警告:超級OOC預警


※ 不是警告:AU / 不是短篇 / 速率與長短不定 / 致敬意味



從踏進2X歲的那個瞬間開始,跑攤斷續喝了兩天多的酒


有幾個瞬間感覺自己真的看到人生跑馬燈...


愛惜生命,老化後請勿酗酒。OTL



BGM:Without You - Oh Wonder...



+

Shape of My Heart (07)

小驴屹耳:

说明:


1)抱歉拖了这么久才更新。我的心被另一个故事拐跑了。


2)整篇里会有两三章是视角转换,这是其一。根妹视角远比大锤视角难写,导致拖延加剧。


3)鉴于我们从没有见过根妹人工耳蜗的体外装置(语音处理器),而且她在植入手术后直接开始接听机器指令,没有经过任何调试,所以,我倾向于认为她的右耳仍然是聋的,只能通过内置于人工耳蜗的接收器(317中她请求宅总安装在耳蜗中的那个小部件?407中的充电大概就是给这个小部件续能?)听到机器的私享频道。我是技术白痴,这个设定很可能是错的;我乐意将错就错。



预警:通篇无肉(不骗人)。...


+

Gaze At The Youth: Quagmire (Extra)

All U need is SHOOT:


※ 警告:超級OOC預警 / 可能導致不適的內容 / 合理性低微


※ 不是警告:AU / 不是短篇 / 速率與長短不定 / 致敬意味



這篇擱置很久,一直猶豫是否該放,如果要放又該何時放。


但考慮到這篇是基礎之一,最後決定直接放了。


再次警告,此篇含可能導致不適的內容


全篇為細節補遺,可略過,不影響後段。...



+

Gaze At The Youth (24)

All U need is SHOOT:


※ 警告:超級OOC預警


※ 不是警告:AU / 不是短篇 / 速率與長短不定 / 致敬意味



給在過去歲月裡往復輾轉不見盡頭的你。


無論那抹幽魂是否將纏繞心頭一生直至失去呼吸,都要學著放下。


放過那個人,也放過自己。


放過自己。



BGM:Hearts Without Chains - Ellie Goulding...



+

Gaze At The Youth (23)

All U need is SHOOT:


※ 警告:超級OOC預警


※ 不是警告:AU / 不是短篇 / 速率與長短不定 / 致敬意味



電腦大爆炸,崩潰。


我討厭BIOS。過渡章節。



BGM:Dead In The Water - Ellie Goulding



"I'm there in the water."


"Still looking...

+

Summer Days

No.20160418:

说明:童年或青少年梗/全程Shaw视角



嘶鸣的蝉喋喋不休的夏天刚开始的时候,12岁的Shaw突然对滑板运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天气很热,她抱着长溜溜的板子来到了公园的广场上。男孩儿们早已经玩得热火朝天了,Shaw跟着他们学着往前溜,不出一会儿功夫就掌握了诀窍。Shaw两只脚踩着滑板飞快地往前滑行起来,凉风第一次在她耳边呼呼吹过,伴随着周围男孩儿兴奋的口哨声。Shaw差点想要扬起手做出一个得意的表情,这时旁边突然窜出一个影子——



“砰!……砰!”



忽然之间,男孩儿...

+

【SPN AU】SAMS(十二)

Noramyw:

“刚刚那个混蛋。”


Root咬牙切齿地瞪着Shaw。


她打开车门,靴底砰砰作响,好像要把地面凿开,召唤一大堆恶魔去杀人一样。



Shaw推开车门,想。


等等,车门,嗯?Shaw用了全力,但那车门纹丝不动。




Shaw翻着白眼,翻向副驾驶。


——她被操纵杆撞了一下,一抬头,又被车镜子撞了一下,整个人摔进副驾驶,然后刚刚还开着的车门砰地一声关上了。



FUCK



不出意料,另一侧的车门现在也推不开了。


Shaw瞪着挡风玻璃,以及那...

+

Gaze At The Youth (22)

All U need is SHOOT:


※ 警告:超級OOC預警


※ 不是警告:AU / 不是短篇 / 速率與長短不定 / 致敬意味



再不趕快發一發總覺得word裡面會繼續零進展part2。


終於到這裡了自己都覺得好感動T____T


這首歌的氛圍真的超強OTL



BGM:Devotion - Hurts feat. Kylie Minogue



"Forgive...

+

Gaze At The Youth (21)

All U need is SHOOT:


※ 警告:超級OOC預警


※ 不是警告:AU / 不是短篇 / 速率與長短不定 / 致敬意味



再不趕快發一發總覺得word裡面會繼續零進展。



BGM:Dream - Imagine Dragons



"We all are living in a dream."


"And all these sorrows...

+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