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语(63)

Echo•L•Chen:

很长一段时间,Root分不清模拟和现实。


 


她分不清睡着还是醒着,或者是在睡着时梦见自己醒着。她不知道自己单只耳朵听见的声音,那些声音,它们是来自于风雨雪,还是来自于人海车流。她辨不出记忆和虚构,遗忘和失去。


 


而所有这一切,又有什么区别。她背着Shaw偷偷地研究薛定谔和量子力学,但没有什么大的改观。


 


可能Smanritan的模拟会把人的脑子彻底搅乱,Root有点慌,但Shaw在她身边。


 


Shaw是让她能够在混乱中感到安定的力量,直到Shaw为了救她而中枪,Root终于彻底清醒,模拟中不会有那么温热的鲜血。


 


Shaw说的没错,她能给Root鲜活的现实感,只是方式太过惨烈了些。


 


仿佛自从遇到Shaw开始,Root就邂逅了幸运。


 


Shaw空空荡荡的一个人,自称不知情绪算个什么东西,但她板着脸,嚼几口牛肉芥末三明治,就将Root整个人捂暖。


 


Root拥抱小Sam,她在那一刻把她完全当成12岁的自己。Samantha活到12岁,没有得到过拥抱,机器给她机会,有了Shaw的Root拥抱自己:little Sam,不要怕,即使艰难,你也会一步步长大,你会在生死间徘徊,直到遇到那个她。


 


那个她总说自己没有感觉,但你生命中的绝大多数的温暖,都来源于她。相比于光耀如太阳的男性,她可能更像个月亮,但是月亮真好啊,不管你在走向她的一路漆黑中遇到过什么,发生过什么,你走进她的范围内,她把你的所有都擦拭得一干二净。


 


你像是重回幼婴,黑客、欺骗、布局、复仇、杀手,你所有的背德面在她面前摊开,在月光里晾晒,你无声地忏悔,但她从不苛责,她接受每一个部分的你。


 


很多次,你在午夜离开她的床,你一个人走在月色下,感觉到她和月色融为一体,伴随着你在街头游荡,你迎着风走,向着月色走,眼泪溢出眼眶,你的哭泣不是为了赎罪。


 


是因为你偷偷爱上一个人,第一次感到幸福的滋味。你确信,哪怕她在寒夜里递给你一杯冰水,你也能酩酊大醉。


 


她能温暖你,让你哭得像个好人。


 


小Sam被Root紧紧圈在怀中,她认真感受着这种人类最真诚直白的情意,她身后的商场门口安装了监控,所以她能看见Root频繁地眨眼睛,尝试着不在她面前掉泪。


 


小Sam叹口气,声音闷闷地从Root胸口传出来:“你又把我弄糊涂了,这突然来的情绪,又是为了什么?”


 


Root继续眨眼睛,她总算成功把突然来的情绪憋了回去。


 


她放开小Sam,含着笑意直起身,现在,对方于她而言,又成了机器:“谢谢你挑选了我,你知道,如果一个人厌恶自己,这个人就会厌恶全世界,但你没有放弃我,给了我重新爱上这个并不完美却仍值得拯救的世界的机会。”


 


小Sam学着她眨眼睛,学着她微笑:“以前我在你耳朵里的时候,你就已经对我说过谢谢了,你知道,不像你们人类,我永不会失忆,而在你帮着我开放权限之后,所有你跟我说过的话,都将永久存储下去。说到这个,我觉得是时候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了,我也应该抱歉,Root,Smanritan几个月前就可以给予你的,我现在才研究明白。”


 


机器宝贝稚嫩清脆的语音里真的带着点歉意,而Root隐隐有预感:“你是指……”


 


金发少年学着大人顿了顿,卖足关子才揭开谜底:“你愿意恢复你右耳的听力吗,Root?”


 


“她当然愿意,还有,小鬼,你问这句话的语气能别学着她求婚的腔调吗?”


 


Shaw在街道另一头远远地看了两个人足够久,久到她有那么些不耐烦,或者也带着丝好奇,机器无意泄露她的位置给Root,所以Shaw只需要避开Root的注意,悄悄接近她们就可以,对于她来说,这并不难。


 


Root没料到Shaw会突然出现,她下意识地观察Shaw的反应,甚至忽略掉了小Sam话中对她而言几乎可以说求之不得的好消息。


 


Shaw没有板着脸,也没有笑得很危险,所以Root的结论是,她安全了,Shaw已经不再为她早上的恶作剧生气。


 


Root歪一歪头,笑得格外灿烂:“Sameen,你听起来像是在嫉妒。”


 


Shaw点头敷衍她:“是啊,我嫉妒,不如你告诉我,嫉妒是个什么玩意儿?”


 


“你不能拿你的二轴当盾牌,不然很多事情都不成立。”


 


Shaw翻个白眼,Root是聪明没错,但她就是学不会见好就收,这股纠缠到底的傻劲头让Shaw头疼。


 


“我是说,Root的听力可以恢复了,Smanritan的高科技设备我雇佣了专家解析研究,事实证明,Root只需要再动一个小小的手术,植入一小块芯片,它能起到镫骨的作用,而且不会留疤哦。”


 


小Sam再次被晾在一旁,她还是没有习惯这两人目中无人随时随地都能拌起嘴来的习性,她忍不住,插到两人中间,两手各拉了一个人的胳膊,强求存在感。


 


Root终于再次将视线移回她身上:“你告诉我的这些,Greer在法国已经告诉过我了呀。”


 


小Sam低头看地面,用后脑勺对着两个大女孩:“所以,这不算一个惊喜礼物,这只证明了我很笨而已。”


 


Shaw实在受不了,挣脱小屁孩的手掌揉她的头发:“得了吧,谁不知道你刚开放权限,你别跟Root乱学,拿着卖惨当情趣。”


 


“我什么时候……”Root话还没说完,就被忽然抬起头双眼冒光的小Sam打断,小屁孩盯着Shaw:“啊,你是指Root跟你说你弄疼她了然后她就把你推翻骑在你身上玩你全身的时候吗?原来那个叫情趣?”


 


Shaw瞪大眼睛说不出话,她在心里咒骂那个一本正经的老头子,他怎么就不能教教这个家伙关于这方面的知识?她们还要这样被这个小家伙打着懵懂无知的旗号调侃多久?


 


Root又露出一副事不关己深觉好笑的欠揍模样,Shaw奔波了一天,还没选到合适的戒指,没有闲工夫再跟她生气。


 


Shaw犹豫了下,同时对一大一小两个Root宣布:“你们两个,现在,都跟我回家。”


 


“Shaw……”


 


Root不愿意让第三者和她们同处一个空间,那是她们的家,她和她的。


 


“她得知道什么能看什么不能看,什么该听什么不该听,Harold教不好她,我可以帮帮他,毕竟他名义上还是我的老板。”


 


所以,这就是Shaw的决定,她说完就率先转身,Root和小Sam对视,一个等着看戏一个带着好奇,两个人迈着整齐地步子,跟了上去。


 


月亮斜斜地挂在夜幕上,月亮真好。


 


To be continued⚒


 


今天开始修前面的稿了,以前写一段就发,没统计字数,有的章节很短。


 


工程不小,还要想新篇,忙碌而充实。


 


 



评论
热度(132)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