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ze At The Youth (9)

All U need is SHOOT:


※ 警告:照樣OOC預警


※ 不是警告:AU / 不是短篇 / 速率與長短不定 / 致敬意味




全世界都知道我要說什麼。


終於又放假啦啊啊啊啊QAQ


這篇是第九章,也是這裡的第九十篇廢話。


依然請多指教。




BGM:Devotion - Ellie Goulding (Acoustic Ver.)




"And maybe we'll fall a little deeper."


"I think our little hearts will be alright."


"Cause this is devotion."

















【 Gaze At The Youth 】 (9)














        天底下大概沒有第二個會衝去學校主動帶孩子翹課的監護人了。


 


        坐在表情愉悅地哼著不知名歌曲的Root身旁,抱著書包無言以對的Shaw板著臉,從前面抽屜拿出三根棒棒糖拆掉包裝,一口氣全塞進嘴裡。倒不是她真的多想上課,但某人身上纏著繃帶還興高采烈地揮著假條跑到教室把她帶走,這實在……非常誇張。


 


        更令Shaw不悅的是,當自己無意間提起夜裡那些問題,Root竟然全都不記得──是真的不記得、連半點印象都沒有,她看得出來,而Root甚至反過來追問她夜裡都說了些什麼,搞得她差點拿書包砸過去,但因為還在學校裡就克制住了。


 


        「只是想兜風,到處跑跑。」


 


        結果是Shaw忍不住先開口問她們的目的地是哪裡,Root則一派輕鬆地笑著回應。毫無意向與意義的回答不意外又讓孩子一陣惱火,於是慣例似地喀啦喀啦咬碎嘴裡所有的固體糖果,但大人並未阻止,或說些牙齒會壞掉之類的話,僅是繼續哼著歌。


 


        「……有必要非得帶上我不可?」


 


        不知為何噘起嘴,Root一臉百無聊賴,「別跟我說妳喜歡學校,喜歡老師或者那些無聊透頂的人。」頓了下,打開車窗把手伸到外頭亂揮一氣,接著回頭衝著已然皺起眉頭的Shaw笑:「如果妳喜歡他們更甚於我,我會笑的。」


 


        「妳就笑吧。」天氣晴朗的無盡公路上,遠方高樓大廈群與天際成為一線,單調又無趣,Shaw望著,學Root把手伸到外頭靠著車身,背對她:「他們都還好,但我的確討厭妳。」


 


        「真的?」




        Shaw皺眉,收回手,關上車窗。


 


        「真的。」


 


        意味深長地哼了一聲,雙手搭上方向盤的Root突地放聲大笑──在時速一百公里下瞬間將方向盤扭到底──身側霎時撞上車門,連頭都狠狠磕上車窗的Shaw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幾秒內喊了些什麼,只知道世界不斷繞著同一軸心高速旋轉,甚至某個瞬間,車窗外閃過幾縷黑煙,她看見了,但Root還在笑。


 


        她吼著要她停下來,但Root沒有,依然大聲笑著,歡愉、放肆並且瘋狂無比──只能緊抓把手不放的Shaw真的從那毫不間斷的笑聲裡感受到這些、看見自己從未見過的Root──彷彿永遠無法找到出口的無限迴圈裡,剎那間,她莫名想起過去曾待過一段時日的某個基地。


 


        基地附近有個公園,裡頭有個奇怪的遊樂器材,它是能轉動的鐵製平台,許多孩子總喜歡在上頭待著,讓其他孩子推著它,然後,仰頭的話,天空會跟著劃成圓圈,淺藍色的逃不出去的圓圈。那時她已學會最好別與其他人有過多接觸,但仍忍不住好奇心,在旁邊待了會兒後便跳上去,可不過一下子就感到強烈暈眩,幾乎是跌著逃下那座平台。


 


        她記得自己吐得很慘,或許是那天午餐特別豐盛的緣故。然而,在所有人都離去的傍晚,她不服輸地自己推著平台跑,接著跳了上去,緊緊抓著鐵桿。跳上、逃離、嘔吐,一次又一次,直到父親前來帶她回家,還是沒能克服。


 


        於是每個傍晚,她都跳上那座平台,相同歷程重複再重複。說不上原因,或許僅僅是覺得不能輸,儘管沒有比較對象也不能輸,僅僅如此。


 


        不過,現在,她有了一個比較對象。


 


        當速度漸緩,風景不再於眼前劃成一道持續拉扯的模糊油彩,車輛最終於尖銳聲響後以歪斜姿態停於路邊,而將自己陷進椅背中的Shaw深呼吸,在心跳頻率恢復正常後,吐出一口長長的氣──接著用盡全力舉起書包往Root腿上的傷處砸下去。


 


        「唔!……Sameen!」


 


        「妳是故意的。」真的氣壞了,沒管身邊大人痛得臉都扭曲起來還咬著牙直抽氣,再往書包上送過一拳便打開車門直接下車的Shaw冷聲說道,關起門前又補上一句:「別喊名字,我更討厭妳了,不可逆。」


 


        「……不可逆?」


 


        「對。」


 


        掙扎片刻後才一拐一拐地跟著踏到外頭,「真驚訝妳還懂這種詞彙,妳真的只有十二歲?」仍因間歇疼痛而不住喘氣,但整個身體靠上車身的Root說著笑瞇了眼。遠方明明有更加廣闊的城市風景,那道視線卻定在小小的背影上,一動不動。「別說這個了,翹課出來兜風不錯吧,妳看,天氣很好呢。」


 


        不錯個頭。


 


        打從心底不願回應任何字句,用力揉揉眉心,Shaw只覺得身後那個半大不小的女孩的抽氣聲很吵,便往前方草皮走去。如果繼續待在原地,那些疼痛好像就都會變成她的錯,但明明是Root先刺激她的……明明是那個討厭鬼的錯。


 


        所以為什麼會是她的錯?


 


        直直走到覺得夠遠了的地方也不回頭,悶悶不樂的Shaw坐下,抱著膝頭,好陣子都沒再聽到任何人為聲響,只有近夏微風輕柔拂過,她於是愣了愣,這才突然想起大衣們不知何時已不見蹤影,衣櫃裡則多出幾件從未見過但全都合身的衣褲。


 


        不知不覺,Root再未穿著將自己緊緊包裹的黑色大衣,但依舊一身黑,前陣子更擦起黑色指甲油,說是覺得有趣,還伸著膠漆未乾的手指在寫作業的她眼前直晃,她被鬧得煩了就一掌拍下,結果是Root灰頭土臉地回去重擦指甲油,而她只能等到指腹黏膩乾去才把它們摳掉。


 


        ……說起來,那種黏膩有點像昨夜的血。


 


        指甲油還能細細摳去,可血沾上衣服就洗不掉了。想著還是氣不過,情緒惡劣的Shaw拔起一把草,接著放手讓它們隨風飛走。雖然血跡乾去後大約也與Root千篇一律的黑色衣褲同個顏色,但被暗色血液浸染的是她的睡衣和雙手。


 


        直到此時此刻她都覺得自己的手聞起來像生鏽了。


 


        淡淡的、不過一線之後就與死亡直面的鐵質氣味。


 


        但Root還在笑。


 


        該死的還在笑。


 


        「親愛的,妳生氣了?」連踩著草地都那樣靜悄悄的,不知何時已走到Shaw身旁的Root保持些許距離坐下,口吻也保持一貫輕挑快活。Shaw嫌惡地別過頭,再往她的反方向挪了一些。她輕咳兩聲:「別擔心,我向來只做有把握的事,所以,不會有事的,我們都不會有事……很安全。」


 


        既似自誇又像安撫的話語,永遠如此。


 


        偽裝堅強的游刃有餘。


 


        但這偽裝太差勁了。


 


        倏地轉頭面向Root,視線轉移到滲著淡薄暗紅的繃帶上,再轉移到那扣在小腿上的右手手指,Shaw凝視上頭已有些許剝落的指甲油,突然開始想,那隻纖長白皙的手究竟自何時開始與槍身緊密連接?指節下彎曲部分那塊突兀的繭又是在扣下幾次扳機後養出來的?還有,身邊這個她連真正姓名與年齡都不知道的女人在昨夜回家路上流了多少血──


 


        而這一切是為了誰?


 


        她反射性地伸手捂住胃。但沒有感覺。


 


        「好啦,別生氣了,做個和解,兩包小熊軟糖怎麼樣?我挺喜歡的。」


 


        不痛,沒有感覺,正常運作。


 


        取而代之的是喉頭曾感受過一次的強烈乾涸,枯竭著,甚至惡狠狠燒了起來──Shaw瞬間伸手掐住它,可是沒用,完全沒用,它仍在熱烈沸騰。她於是驚覺自己需要更確實的、並非壓抑的任何舉動,就像Root轉下方向盤時笑聲裡的那種瘋狂,她真的需要,迫切無比。


 


        雙手從自身喉頭倏地轉向身旁那對瘦削肩頭。


 


        沒有預警,憤恨地,她突然吼了起來,推著Root,使盡全力,直至毫無防備的Root倒在地上,但被陰影壟罩的棕色雙眼卻清澈平靜,沒有任何訝異與波動,彷彿她對她做什麼事都能被包容,彷彿只要是她就無所謂,彷彿整個世界的運轉法則都在訴說一切本該如此──


 


        於是她吻住她。


 


        「告訴我所有事,譬如,妳究竟是誰。」


 


        她的掌心覆上她的額頭,輕輕推開。


 


        「Root,第二次見面時我就說了。」


 


        她又吻住她。


 


        「……我真討厭妳。」


 


        而Root笑了。


 


        「我知道。」








///


 


 


 


        很久很久以後,當Shaw想起十二歲那年近夏時節裡的那個下午,只記得一陣強烈的天旋地轉。不過,當時的氣溫格外舒適,天空很藍、陽光很暖,青草的氣味帶點腥臊,並不那麼討人喜歡,但整體來說,也還行。


 


        至於自己雙眼對上的溫潤朦朧,或者是雙唇與另一雙唇相觸的柔軟感受,或者是那嘴角噙著的、像要哭了一般的笑和緊接而來的調侃話語,說真的,她是沒什麼印象了。不能怪她,時光走得很快,新的記憶會沖刷掉舊有記憶,無論當下是否深刻,全都一樣。


 


        ……不、等等,說起來──


 


        她記得,那天是她第一次感到恐懼。












【TBC】


- - - - -


一直在想小孩跟大人接吻好像哪裡怪怪的,後來問一下覺得似乎沒什麼大不了就寫了XD


其實身邊還有許多人,但他們都不重要,因此感覺在廣袤無邊的世界裡只剩彼此,無奈到氣急敗壞的孩子跟拚命堅強起來的大人,相依為命。


大概不會有盡頭的日子裡,有知覺的或不知不覺的,都為對方付出了一點或很多「什麼」。


可能有些扭曲、算不了正常,然而本質上,都是最最溫柔的。


像世上每種情感一樣美麗。




歌詞(手動改)



Open up and let me in


敞開心門讓我進去吧


Show the bruises on your skin


讓我看見你身上的疤痕


Let the fires all burn out


讓一切曾經都隨煙毀去


I can hear the silent shout in you


我能聽見你無聲的吶喊


Let it go don't be so scared


放開手不要害怕


Find the love you lost again


去找回遺失的那份愛


Let the chaos disappear


讓心中的混亂消失


Don't you know I'm always here for you?


難道不曉得我會一直陪你嗎?


Cause this is devotion, I am lost


因為這是奉獻,我迷失了


You're the only one I see


而你卻是我唯一所見的


Our bodies in motion, I am caught


我們在彼此的軌道之中運行,我被深深吸引


Floating in your gravity


圍繞著你而形影不離


Whenever you break, I'll fix it for you


即使你面臨崩潰,我都將為你修復一切


I'm the one who drives to you at night


因為我是那個唯一在深夜裡仍奔向你的人


And maybe we'll fall a little deeper


或許我們會因此而更了解彼此一點


I think our little hearts will be alright


我想我們小小的心靈都將安好無缺


Cause this is devotion


因為是心甘情願啊


Tell me what you dream about


告訴我你的夢想吧


I lose you in my sleep, somehow


有時候在夢裡我失去了你


Let the chaos disappear


讓那些混亂消失吧


Don't you know I'm always there for you?


因為我會一直陪著你啊



Cause this is devotion, I am lost


這是奉獻,我迷失了


You're the only one I see


而你卻是我唯一所見的


Our bodies in motion, I am caught


只能抓住我們的一舉一動


Floating in your gravity


圍繞著你而形影不離


Whenever you break, I'll fix it for you


即使你面臨崩潰,我都將為你修復一切


I'm the one who drives to you at night


因為我是那個唯一在深夜裡仍奔向你的人


And maybe we'll fall a little deeper


或許我們會因此而更了解彼此一點


I think our little hearts will be alright


我想我們小小的心靈都將安好無缺


Cause this is devotion


因為是心甘情願啊








评论
热度(48)
  1. 阿壳壳壳儿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2. 佚名啊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3. Ri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