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语(57)

Echo•L•Chen:

Root不会做家务,她的诸多身份中还没有过家政女工,所以她没有过钻研,平时不是安全屋就是酒店,她从来没想过需要自己动手打扫房间。

她们有了家之后都是Shaw在负责这部分,但她总不能欺负伤员,Shaw跟她回了家,定时吃药换纱布,这些对有过专业经验的Shaw来说不是难事。

Root愁眉苦脸打算叫家政,她实在不想让别人进她们的家,但又苦于自己一双手不知道从何做起。

Shaw坐在地毯上清理她的枪械,金属碰撞声清脆爽利,Root倚着吧台纠结快半小时,她不动声色全收入眼里。

“我有个不错的主意。”

Shaw低沉的声音飘过来,Root应声回头,挑起一侧眉毛,无声的询问。

“叫机器过来,她本事通天,现在有手有脚,这点事难不倒她。”

Root立即就皱了眉:“得了吧,这可不是什么不错的主意,这主意简直糟透了,想想吧,Sameen,面对过去的你自己?”

Shaw组装好最后一块零件,咔嗒一声,她似想起什么好玩的,嘴角愉悦地上扬。

“我都不知道你小时候是金发呢。”

Root哼一声,Shaw对小Sam感兴趣?

“我都不知道你小时候是卷毛呢。”

Shaw瞪大眼睛盯着Root看,好吧,没什么值得奇怪的,这个疯女人当然会借着机器的便利把她研究个透彻,说不定她和多少人上过床,Root比她都清楚。

而似乎对她有读心功能的女人立即开口为自己辩护。

“别瞎想,亲爱的,我只了解了不太私密的部分,关于你的淫乱史我可没翻呀,毕竟没有人去干专门往死气自己的事情,哪怕是我也没无聊到那种程度。”

Shaw翻个白眼,Root对占用她少年时期模样作为自己人形的机器出乎意料的排斥,这倒挺新鲜。

“你知道她能听得见吧?你这么抗拒她不怕她伤心?鉴于机器开口闭口已经都是爱了。”

Shaw嘟哝着,她不确定Root有没有被那个金发小妞气昏头,一时忘记她们都在小妞的显微镜头下。

Root学着她翻白眼,那蠢样子让Shaw觉得好笑,她也真的笑了。

“哈,她未经我同意就重塑我的12岁形象,我还生着气呢,嗨,如果你在听着,如果你实在觉得有必要弄一副皮囊寄居,麻烦换一副好吗?”

Root双臂交叉在胸前,气乎乎地给机器隔空传话。

Shaw心情不错,手枪经过她的专业保养已经重回最佳状态,她吹了声口哨,撑着沙发扶手让自己慢慢站起来。

Root忘了自己刚刚还在警告机器,她紧张地盯着Shaw的动作,生怕她跌倒再起不来似的。

Shaw站直身子,摇了摇头。

她受过比这次更加严重的伤,印象中也没这次恢复起来这么麻烦,她当然不会觉得自己身体素质下降了,一切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Root。

Root觉得她差点就死了,Root强调她的创口多长时间不能下床,Root说她还不能吃太刺激的食物,Root认为两个人睡在一起对Shaw的伤口影响不好……

Root抱着Shaw Junior睡在她们的长沙发上。

Shaw走过来,步子很稳,稍有点慢而已。她攥着枪身,枪柄敲了敲Root的屁股。

“Miss Genius,清洁屋子没那么难,我教你。去把吸尘器拿出来,插上电,打开开关,你跟着它沿着地毯慢慢走就行了。”

Root狐疑,Shaw真的不是在假装正经地捉弄她?

不过Shaw做她的家政老师,似乎也是挺有趣的一件事。

Harold可没有Root那么好的兴致,他真的不觉得12岁的Samantha Groves,不,是小Sam和机器的混合体,跟在他身边开口闭口管他叫父亲是多么有趣的一件事。

Reese大概受不了内心的违和感,毕竟他曾经亲赴Bishop小镇,他见过Root小时候的照片,当那个少年气息浓烈的小Sam从二维变成三维,且全知全能时,他真的不知道应该把她当机器,还是当少年Root。

Lionel大概是唯一一个觉得机器的选择不错的人,他上午来过一趟地铁站,虽说接受起来花了他两三分钟,但他已经习惯这两男两女的强悍组合不断刷新他的认知了。

他是这逆天小队中的一员了,不是吗?想想就够他得意的,他决定等儿子长大了,找个合适的机会,给他讲讲自己的老爸可不仅仅是警局里摸爬滚打好多年的离婚单身汉警探。

“Nice hair, kiddo.”

小Sam盯着他举起来将要落在自己头发上的肥厚手掌,眼神不由清冽起来,她有无数种方法阻止他,而其中一种是Lionel衣兜里的手机起火,当然,她希望他跟着队伍做任务这么久,起码学到点微表情识别。

Lionel被那清泠泠的眼神盯得浑身不自在,那手掌最终没有落下去,Reese不在,Shaw不在,Root当然也不在,他可不想单独跟眼镜儿呆在一个空间里,他是说,除了小疯子少年模样的机器和Bear之外。

Lionel来得毫无预兆,溜得速不及防。

小Sam笑了笑,高挺的鼻梁在脸上投下一小片阴影,她充满好奇地蹲下来和Bear打招呼,见它哼哧两声没反应,禁不住诱惑伸手去抚摸它的毛发。

“Brilliant!”

小Sam发自真心的赞叹。

Harold叹口气:“我没想到放开你的权限之后短短时间之内你竟能进化到这般地步。”

小Sam蹲在地上,仰起头来看他笑,清冷无辜。

“父亲,你应该为自己感到骄傲,我可以保证再没有任何类似Smanritan的人工智能击溃我,我的位置再不会被暴露,因为我已经没有了具体位置,我无处不在。”

Harold不是没有想到这一点,所以并不显得很惊讶。

“那么你应该可以轻易地成为任何模样,为什么非得是Ms. Groves呢?你没看到她不自在?”

小Sam已经没在看他,就像一个正在这个年龄的女孩最该有的淘气模样,她与Bear对视,皱起鼻子学着它喘气,还不忘抽空回答她的父亲。

“我已经回答过了,父亲,因为我爱她。她需要时间接受而已,你比任何人都知道她对我的感情对吧?”

Harold看着这个与真人没有任何差别的他的造物,心思复杂,Root一直崇敬他,现在少年Root模样的机器用Root二十年前的声音唤他父亲,不得不承认世事的奇妙。

“噢,父亲,顺便问一个问题,你能帮我解释下为什么执行人Shaw指挥Root用吸尘器清洁地毯这么简单的事情两个人都能吵起来,而又是为什么吵架的两个人不认真吵架又莫名其妙地开始接吻?”

Harold对上那双过分漂亮无辜的大眼睛,他像一个真的父亲那样对着自己的女儿开始犯愁。

这该怎么解释?

To be continued ⚒

机器宝宝还小,进步空间还很大。

评论
热度(160)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