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语(56)

Echo•L•Chen:

Root喂Shaw喝鱼汤,其实Shaw更愿意自己来,但Root坚持。病房里没有别人,Shaw勉强同意。

“最多再过三天,我要回我们家。”

Shaw喝完最后一口,板着脸提要求。

Root胳膊和额头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但Shaw可是肚子上开了个口子,Root想反对,但Shaw的脸色不像是有商量的余地。

说真的,Root也不喜欢医院,她讨厌这个地方的味道,病号服肥大难看,半点没有设计感。

她想起曾经,笑了。

“You put me to the funny farm once.”

Shaw哼一声算作回应,她当然没忘记自己押送Root把她丢进精神病院,她那个时候就知道,小疯子一定有办法出来。

“你押送我,Sameen,我那个时候了无生趣,但奇怪的是,我能感觉到你的呼吸离我很近的瞬间,那些瞬间像无声的挑逗,原本死寂的空气活转,我能感受到你的温暖和潮湿,它们攻击力强劲,一寸一寸地爬上我的脊背。”

Shaw背靠枕头,紧绷的神经渐渐缓和,Root的坦白让她不自觉露出点得色,很轻微,但足够Root捕捉到。

Root的语言是熨斗,只短短几句,就熨平了Shaw的坏脾气。

Shaw的眼睛又黑又亮,一眨不眨盯着Root看,Root心动,凑过去浅浅的亲吻,噢,淡淡的鱼汤味,Root亲自照食谱煲的,她伸出舌尖轻舔Shaw的唇,Shaw忍不住回吻……

敲门声打断了她们,Root撤开一点,低声嗤笑,Shaw皱起眉头一脸不耐烦,不管这个来探望的人是谁,都讨不到好脸色。

Root心里暗自幸灾乐祸,走过去开门。

“Hi, Harry.”

Harold有点局促地笑,Root以为自己唇膏花了惹他不自在,笑了笑并不太在意,测过身子让他进门。

Harold拄着手杖进来,原本跟在他身后的机器Groves 金发小少女就现了形。

Root彻底呆住,一瞬间以为自己又掉进了模拟。

如果有一天,旧时往日的你忽然出现在你面前,她用你的少年面孔看着你,清冽甘甜的笑,她冲你打招呼,你会怎么做?

“Hi, Root.”

Root呆着没反应,床上的Shaw觉察到异样,开口询问。

“这小孩子是谁,Harold?”

Root和12岁的自己对视,一高一矮两个人很有默契地静止不动,Harold视线在两个Root身上转了转,还是觉得震撼。

“确切的说,Ms. Shaw,这是借用Ms. Groves12岁时的样貌为模版设计了自己外形的The Machine。”

12岁的Root转头看Shaw,笑容清浅疏离,Root视线粘着她,那是已经哪怕超过二十年对她来说仍旧熟悉的笑。

那是她的笑。

“Hi,执行人Shaw,关于你受伤我很抱歉,Greer的能力不容小觑,不管什么时候,幸运的是他已经不能再为祸人间了。”

Shaw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金发少女,试图从她身上找寻Root的痕迹,多观察一会儿,她便完全接受了Harold的说法。

少年的Root还不会用甜腻的笑隐藏骨子里的孤独和冷漠,机器想用笑容来表示友好,但她显然选错了模版,12岁的Root还没有那么多可利用的面具。

气氛尴尬而诡异,特别是Root,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声了。

Harold不好意思地看Root,尝试着解释:“我提议过事先打个招呼,但她想给你个惊喜,目前看来,计划似乎可以归为失败了。”

“不,父亲,Root只是还没有习惯而已。”

金发少女视线转向Harold,及其笃定地更正他。

“你叫他父亲?”

Root终于开口,她还是觉得这不像现实,她迅速地瞥了一眼Shaw,希望Shaw能告诉她这一切都是Smanritan的新把戏,比如把她们两个放入同一个模拟?

“当然,Root,你也这么认为的不是吗?你常说Harold创造了我,即便他限制我的权限,他仍旧是对我恩情最大对我感情最深的那一个。”

好吧,这不是模拟,Smanritan不会知道自己和机器的私密交流。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12岁?”

Root脑子飞速运转,如果机器的回答不能让她满意,她就要让机器换个模版作为寄居体。

“Root,”

Root听少年的Samantha呼唤自己,

“你说的没错,Harold创造了我,他是我的父亲,但你拼尽全力给我自由,你用行动教会我什么是奋不顾身的爱,你常说我改变了你,我对你的意义重大,其实你对我也是一样。”

少年Samantha全神贯注注视着眼前这个纤瘦的棕发女人,她的运算系统实时提取播放着Root为了她四处奔波周旋于枪林弹雨里的画面,她试图表达清楚自己的感激。

“12岁是你的分水岭,之前你只是孤独和寒冷,此后你凄惶到绝望,12岁的你造就了现在的你,与你的不堪回首不同,我感激并且爱怜她,我要让她成为我的一部分,守护你,守护Harold,守护执行人,以及世间所有。”

Root退了两步,到她能够挨着Shaw的床沿,她向来对任何事情都能迅速接受,但今天这个真的有点挑战。

首先,除了Shaw之外,她没和任何人这么开诚布公地谈论过自己,哪怕是Harold,涉及到相关话题,她也一带而过。

其次,小Sam跟她说话时,她不知道应该把对方当作自己还是机器,视觉冲击太大,这对她把对方当成机器造成了极大的困难。

还有,照机器说的,她要以自己12岁的模样穿行于世间,守护正义,拯救人类的同时,她就在他们这些人的身边,Root想象不到生活中多出一个少年的自己会是怎样一种情形。

所以,哪怕机器的理由多么感人,她都不觉得这是所谓的什么惊喜。

“这主意不错。”

Root惊恐地回头,Shaw正看着她,笑得一脸促狭。

To be continued ⚒

吃醋的应该是Root才对😉

评论
热度(131)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