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语(54)

Echo•L•Chen:

Shaw做了个梦,梦很长,她浮在半空,自己的前半生在她的眼前上映。

父亲母亲只有她一个孩子,他们把满腔的宠爱全部倒给她,直到发现她与众不同,他们带她看医生。

父亲待她如初,母亲也没太大变化,但Shaw见过她偷偷擦眼泪。Shaw不懂那意味着什么,她没哭过。

交警把她从车子里抱出来,安全带狠狠勒了她一下,她半个身子都在疼,蹭得灰头土脸。

车子撞得变形,她心里空荡荡的,像有风吹过。

她问交警叔叔,我爸爸是不是死了?

交警的目光闪烁了下,不知道怎么开口,愣了几秒才点头,Shaw不意外,也根本不会哭闹。

她说她饿了,她是真的饿了。

大风刮过她的五脏,她的胃里也空了。

交警看她的眼神变了,她不知道那是什么,学校里,亲戚,好些人都那么看她。

大概是,对一个有情感障碍的孩子的同情?厌恶?

但同情和厌恶又是什么?

Shaw的家境优渥,父亲过世没给她们母女带来经济上的拮据,母亲对她仍然不错,送她上最好的学校,唯一的不同是,她不用再去看医生了。

12岁,Shaw在课余时间开始练习格斗,学校里总有人以羞辱欺负她为乐,Shaw带伤回家几次,母亲就给她报了格斗课程。

14岁,Shaw发育得很好,面部轮廓精雕细琢,身材饱满结实,男生们不再挑衅着试图激怒她,他们看着她的眼神让她觉得恶心。

她考上医学院,拿了奖学金,母亲决定回伊朗,照顾年迈的外公外婆。

Shaw的理论知识过硬,临床表现无可挑剔,顺利到医院实习,但当她在嘴里有食物的情况下向家属宣布病人不治时,一把迁怒的火烧毁了她的前途。

鬼使神差地,Shaw进了海军陆战队,接受最严苛的军事训练,退役后进入ISA,成为任务完成率百分之百的政府特工。

Shaw跟不少人上过床,男的女的都有,她的首选条件是够辣,其次是干脆不拖拉,她讨厌哭哭啼啼的纠缠戏码。

没有哪个人,能第四次爬上她的床。

直到遇见Root,Root火辣,会使双枪,还该死的随时随地调情,她们第一次上床,在那个CIA安全屋,Shaw初次体会到棋逢敌手,Root予她致命的激情,濒死的快感。

Root是一阵风,能刮进她心里,但Root从不停留。

Root爱笑,笑起来无辜而娇俏,Shaw渐渐发觉,Root的笑就像她自己的情感屏障,将自己与整个世界都隔开。

Root偷偷看她,视线死死缠在她身上,而等她忍不住看回去,Root又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散漫模样。

她知道Shaw是什么样的,所以她没有期待。

或者说,Root比Shaw更不适应一段关系。

Root以身犯险,朝不保夕,Shaw都懒得记自己到底救了她多少回,但Shaw越来越能感觉到,风过并非无痕,Root把她的屏障吹出了裂缝。

证交所,Root吻她,冲出去,倒下,用唇语对她说Besides me,Shaw的屏障轰然倒塌,她的内心世界扬起漫天灰尘,呛得她几乎不能呼吸。

Shaw为Root落泪,不止一次,陌生的液体让她无措,Shaw不知道正常人在哪些情况下哭泣。

Shaw拼命寻找Root,她的女孩。

Root陷在模拟里,Shaw盯着屏幕,看尽Root所属世界的孤单和冰冷,Root穿行其间,终年大雪。

好冷,Sameen。

Root拉着她的手,哭哭啼啼,像她曾避之不及的样子。Shaw不怕疼痛,但Root的眼泪让她心里刮风下雨,浇湿所有情绪。

不舍,心疼,孤单,害怕……

Shaw一瞬间感受了太多,Root哭着说I can't live without you,Root说她在求自己。

Root……

Shaw睁开眼,Root攥着她的一根手指,趴在病床边睡着了,病房里灯光偏暗,所以这是夜里。

Shaw转了转眼珠,眼睛眨几下,她轻轻转动脖子,还是只能看到Root毛茸茸的头顶。

Shaw停止尝试,这样也很好,不算多的清晨,她也是看着Root的发心醒来的,Root手长脚长,睡觉偏偏爱缩成一团,还总把脸埋在她胸口,说触感舒服,不知道遭了Shaw多少白眼。

时间很慢,悬在她上方的药袋一滴一滴降落,Shaw的视线扫过药袋,竟觉得它可爱。

Root很快惊醒,她抬起头Shaw吓了一跳,不仅仅是额头的伤口太醒目,Root脸色过分苍白,眼睛里有血丝,嘴唇青白干裂。

Shaw叹口气,低哑着开口。

“没搞错吧,Root?我才是刚动了手术的那个。”

Root盯着她,没表情,不眨眼。

“不是梦,也不是模拟。”

Shaw知道她想什么,她尽量让自己的第二次开口发音比第一次清晰。

Root愣愣地低头,看自己攥着的Shaw的手指,Shaw回握,顺势挠了挠她的掌心。

Root的脸上这才有了表情,不是什么大喜大悲,仅仅淡淡一笑,很淡很淡的笑。

“Hey, my love.”

Shaw咽了咽喉咙,太渴了,但她应该还不被允许喝水。

“第几天了?”

“第84小时。”

Root看了下治疗仪器上的时间,迅速回答她。

“你需要喝水,Root。”

Root视线离开了下,又立即回到她身上,听她开口微微勾起点嘴角。

“我唯一需要的,你已经给我了,Sameen,谢谢你醒来。”

Shaw再叹一口气,摇头对她来说有点困难。

“我唯一能听你一句比一句让人起鸡皮疙瘩的话的原因是我没有选择,Root,闭嘴。”

Root笑的弧度再扩大一些。

“而我不能立刻检验你是不是真的如你所言起了满身鸡皮疙瘩也是因为我没有选择。”

Shaw终于成功翻出一个白眼。

To be continued ⚒

辞旧迎新,2017快乐。

评论
热度(182)
  1. 阿壳壳壳儿Echo•L•Chen 转载了此文字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