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语(53)

Echo•L•Chen:

Root不知道电是什么时候来的,Shaw浑身是血的进了手术室,她的灵魂也跟进去,在手术刀下被凌迟。

Harold,Reese,Lionel和那个菜鸟Tom,他们都在手术室外面守着,有医生过来处理她手臂上的伤口,她感觉不到疼痛。

Root回想,一切发生得太快,她搞不懂拿枪指着Greer的Shaw是怎么发现对面天台的狙击手的。

电光石火间,Shaw扑过来踢翻她的椅子,Root倒下去,Shaw跟着倒。

Reese出现,Greer的直升机没能升起来,银发老头的雄心壮志饮恨而终。

Root挣扎着,束线带勒进手腕,渗出血,Reese快速地为她解绑,没有胶带再缠着她,Root却仍然说不出话。

Shaw中枪了,Shaw为了救她而中枪。

Root的手颤抖着伸过去,覆在Shaw捂着自己伤口的手背上。

Shaw的血是温暖的,像她的怀抱,Root却觉得冷,从来都没有这么冷过,原来寒冷真的没有最高级。

“Hey,别哭。”

Shaw在对她说话,而Root不知道自己哭了,她只感觉到刻骨的寒冷,和钻心的恐惧。

Reese抱起Shaw,救护车在楼下,这可能是机器的功劳,但Root已经无暇细想。

Root跌跌撞撞地爬起来跟上去,整个世界在她眼里淡去,只有Shaw,染血的,越来越虚弱的Shaw是清晰的,重要的,连着她的命的。

Shaw躺在担架上,医生先做临时处理,Root攥着她的手,一直抖。

“如果我撑不过去,就是溺死的。”

Shaw尽力保持意识清醒,医生说子弹伤了她的肺,内出血,累积到一定程度的话造成呼吸障碍,Shaw冷静地把剩下的话补完。

Shaw很平静,她似乎扮演回了医生,向家属陈述着病人的情况,家属是Root,而病人是她自己。

“我抓着你,你就不会溺死了。”

Root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颤抖的,蛮不讲理的。

“Sameen,I can't live without you。”

Shaw看着她向来狂妄的小疯子满脸是泪抽抽嗒嗒地快把自己噎死过去,她想翻个白眼,但她没有力气。

她唯一的力气用来多看Root几眼,这次伤得不轻,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过去。

“你这是威胁,Root。”

Shaw嘟哝着,含混不清,路还有多长?

她忍不住想闭眼了。

“不,我求你,我是在求你。”

Shaw睫毛颤动几下,合上了眼睛,Root不知道她有没有听到自己的请求。

她怕自己永没有机会知道了。

Root手上还留着Shaw的血,她从腰后摸出一把枪,Shaw的枪,她卸掉弹夹看了看,正好还有一颗子弹。

几个男人看着原本痴痴的Root忽然摸出把枪笑得甜腻,除了Tom,心里都是一颤。

时间在手术面前有着无穷的魔力,每一秒都被魔法无限制地拉长,拉长成一个时空黑洞,把焦急等待的人卷进去,隔开生与死。

黄昏往夜的深处跌去,手术室的灯还没熄的意思,Root再受不住,等待死神审判的间隙,她还有一件事需要去完成。

Root站起来往出走,Reese拦住她,Root看他一眼。

“你知道你拦不住我的。”

Harold从椅子上匆匆起身,蹒跚着疾步过来:“Root…”

Root额头的伤彻底青紫淤血,衬得她的笑充满寒凉的杀意:“没错,我要去杀人,狙击手开枪的前一刻电力恢复,机器刚把他的照片发给我,你猜怎么着?”

Harold看着Root冲他笑,笑着笑着眼泪涌上来,泫然欲泣。

“那个狙击手是John跟过的,牢里出来的粉刷匠,机器隐入暗处有一次给出一些含糊的号码,他就是其中之一,John说他没问题,但我遇到过他,帮Smanritan做事,第二次机会,Harold,我给过他了。”

Root嗓音嘶哑,她还肯解释已经是极限,Harold,机器,还有所有人,他们同不同意她已经不在意。

走了这么久,Root以为她已经是大家庭中的一员了,但她发现并不是,不在于他们对她的态度,在于她小小一颗心的容量。

如果没有Shaw,她什么都没有了,也不再有自己,又何况于旁人。

手术室的灯还在亮着,Root却离开了,她胳膊上还缠着纱布,血色浸染,随着飞扬的发丝格外刺目。

Harold心痛地看她单薄的背影,此刻终于意识到Root对他多么重要。

智力高处是寂寞,Root是他遇到过几可与他比肩的对手,朋友——和家人。

但他清楚,如果Shaw没能战胜这场手术,他会同时失去她们两个,一个死不悔改他甚至从未见过的粉刷匠真的值得他护佑吗?

Shaw是对的,如果那个人伤害的是Grace,他相信自己的双手也能执枪;Greer某种程度上也是对的,或许恰是自己的执着,才把她们拖到了如此境地。

这台手术是场审判,捏着两个女孩儿的生死,拷问着他的良心与道义。

黎明之前最黑暗,Root踹开房门,面色苍白的男人正在整理行囊准备逃跑,他在书架前看她,来不及去拿自己的武器。

“我只是奉命行事,讨口饭吃。”

“即使是狙击一个曾经放你生路的人?”

“你能绕我一次,就能绕我第二次对吧?你如果杀我,岂不是变得和我一样了。”

为了求生,男人接近语无伦次。

Root笑,她才不在乎自己是天使还是恶魔。

“我的朋友教过我,要给别人第二次机会,但他本人却丢下自己的爱人,还差点杀了自己的孩子,我崇拜他,拿他当父亲,但父亲也不总是对的对不对?”

Root开枪,她看着男人在自己面前倒下,痛恨他浪费Shaw的子弹。

其实。

我不介意你杀我。

但你不该伤了她。

To be continued ⚒

明天是2016最后一天,而我已经对跨年失去了兴趣。

越狂欢,越寂寥。


评论
热度(158)
  1. 阿壳壳壳儿Echo•L•Chen 转载了此文字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