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语(31)

Echo•L•Chen:

Root回忆模拟中的情境,而不管她怎么努力,她都记不起自己曾经用那般无助的语气去向Shaw求助。


 


难道潜意识当中,她是希望Shaw来带她回去的?所以当她辨不清模拟或者现实的时候,她会向Shaw求助,然后醒来后自己竟然全然不记得?




 这种可怕的可能性让Root神经紧张,她知道她身上接驳的那些仪器能把她用数据拆解透彻,她尽量控制自己,期待着那些见鬼的数据维持正常数值。




Root永不逃避,所以她复又睁开眼,面对眼前那个重新猖狂起来的金发婊子。


 


Martine歪着头欣赏自己的猎物,特工生活枯燥乏味,靠智商、拼体力,收入不菲,但也随时送命。


 


她从不满20岁起就做了专业杀手,至今已经十余年,也许靠着那么一点点幸运,但她相信更多的还是依仗自己敏锐的洞察力和卓然于常人的毅力。


 


她的手下亡魂不计其数,她见过各种人死到临头的反应,有的抛掉所有尊严,痛哭流涕,跪地求饶;有的害怕得发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有的知道大限已到却心有不甘,于是破口大骂;更有甚者,屁滚尿流惨不如兽……


 


她见过太多,以至于厌倦。


 


然后她遇见了Root,这个女人的相貌她提前见过,Greer特别强调,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击杀这个女人;当然,如果能俘获她更好。




他为这个女人提出了内部悬赏,史无前例。


 


Martine开始并没有觉得Root有什么特别,甚至为了证明棕发女人普通的要命,她不顾Greer的指示与对方实打实的交火,她确定,如果被自己击中,Root没有幸存的可能。


 


棕发小可爱迈着诡异的步子躲闪她的子弹,手持双枪争分夺秒地还击,漫不经心、毫无章法。Martine暗笑一声,怀疑对方是怎么活到这一天的。


 


Root在弹雨中丢掉手枪,吸引她的火力:“Catch me if you  can.”她当然知道那个女人的小算盘,她心甘情愿地上钩,那个女人致力于护着的目标在她看来杀不杀都一样。


 


但Root不同,她想捉住这个女人,弄清楚她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她想看看她的濒死反应,她期待着一点新鲜,她希望女人不会让她失望。


 


或许Root确有过人之处,等她追出去,Root带着她赋予的枪伤,成功地从她视线里逃脱,只余下地砖上的淋漓血滴。


 


Martine摸了摸鼻子,这倒是真的有点新鲜了。


 


而等到她真的击中Root,倒在血泊中的人却一眼都不看自己,她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枪口里会不会继续吐出送她去见上帝的夺命子弹。


 


她的视线集中在一个人身上,专注得像是整个世界都是她的陪衬,Martine的视线跟过去,发现了更有意思的,那不是自己前些天定位到的The Machine的执行人Sameen Shaw么。


 


Martine从未被人那么看过,那种好像一个人就是整个世界的眼神。


 


他们在移动的货车车厢里抢救Root,浑身浴血的人全无知觉,有那么几十秒,Martine确认那个女人已经死了。


 


她苍白得几近透明,Martine看她的衣服被撕开,血肉被切割,脆弱得像是初生的婴儿,却又仿似从未活过。


 


Root被他们从死神手中抢夺回来,更甚的是,她短时间内接受了多次手术。


 


而Root尚有余力刻意陷害自己,在从惩罚的疼痛中恢复之后,她拷问刑讯Root,将自己因她承受的加倍奉还。


 


Root的不屑和嘲笑只能换来她更为残酷的手段,Martine诧异着,她竟然:一边折磨,一边心疼。


 


Root第十七次失去意识,她的双手被悬吊着,嘴唇因为过度缺水干裂起皮,衣服和着血汗,紧紧地贴在身上。




Martine凑过去,Root身上的味道让她着迷,她贴上去轻轻地吻她,Root睫毛颤动,神情犹豫,她就那么僵硬了几秒钟,而当她终于肯睁开眼,她毫不犹豫地狠狠咬了自己。


 


呵,受了那么多次刑讯,她竟然还有这么大的力气。看她那掩饰不住的失落的样子,她以为会是谁?可笑、可叹、可悲、可怜。


 


“我想特工Shaw女士会很激动,毕竟情人久别……你猜她会不会为了你不自量力呢?”


 


Root的笑再次僵在脸上,为何她每次失控的点都是那个矮个子特工?


 


“你们究竟想通过我获得什么?如果仅仅是解决病毒问题,远不必如此大费周章。”


 


“不得不承认,你果然智力过人。Greer有事情要处理,他说如果你问起,我可以代为转达。你的心脏复苏,恢复到健康水准,而你耳后那有碍观瞻的疤痕也消失了,我们想让你看到的,是我们在医疗和美容两方面领先于世界的水准,而你对人工智能学有所长,Smanritan和Greer一致认为,我们的领先技术,加上人工智能的强大,假以时日便能将整个世界掌控。如果你愿意配合,你的听力和剩余的疤痕都会得到眷顾;若你还是执迷不悟的话,你已经享受过十一次模拟了,你猜到多少次的时候你会完全分不清现实和模拟?等到你神智完全混乱,说不定你会自愿帮我们创造另一台全新的人工智能呢,而Greer相信你有那个能力。”


 


Bad code. 愚蠢。


 


为什么总有人会妄图控制一切呢?




Root不介意自己能挨多少轮模拟,她介意的是Shaw。


 


没有任何一个时刻,她比现在更希望Shaw对她毫不在意,二轴不是不应该有感情的吗?


 


Sameen, 不要来。


 


To be continued ⚒


 


 


 


 


 



评论
热度(124)
  1. 阿壳壳壳儿Echo•L•Chen 转载了此文字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