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语(27)

Echo•L•Chen:

Dear Sameen,

我独赴一场漫长的征途,与我来说,这没什么难的,从出生起便这样,所有的征途,我独赴。

难的部分在于与你告别,不知从何时开始,每次与你分别,我都不情愿地将之视为永别。

我知道这一天终将到来,而我却永没有准备好的时候。

你闯入我的视线,在一份绝密档案的内页中,我惊叹、怀疑,我见过的错误代码太多,以至于当真正足够完美的那一个出现时,我的第一感觉竟然不是惊喜。

你的视线隔着照片刺穿我,我爱你冷硬的面部线条,爱你漆黑瞳仁中无尽的宇宙,你的睫毛浓密,你的发丝不羁,你的唇让我期待着吻上去的下一刻。

你会像我渴望你一样渴望我,你会推开我,你会揍我……我为无尽的可能战栗。

我爱你的躯壳,我爱你的冷漠,我爱你行为果决,我爱你丧失爱的能力。

我爱你,在遇见你之前,爱你如爱一个完美的代码。

我爱你,但我不在乎你。

代码对我来说是符号,能让我喜爱,不足让我动情。

在酒店,敲门的是你,我并不是没有料到,却仍旧惊喜。

你对我毫无防备,你面无表情地脱大衣,你并不高,这有点遗憾,但身材和比例弥补了所有。

三维的你比二维的更加耀眼,我深吸一口气,压下蠢蠢欲动的心。

你的声音低沉却清晰,精准而有力,我完美的代码,电击你让我激动地战栗,我将你束在椅子上,你仰着头哼了一声,予我以冷漠。

亲爱的,我没有骗你,我说我是你的信徒,那并不是假意的恭维。

而我用熨斗逼近你,那也不是威胁。

你完美地让我想要摧毁,我想揉皱你,然后亲吻你,最后撕碎你。

人类没有完美代码,这个世间不配,也不值得拥有你。

但时间不够了,我只能丢下你,往后,我忙于追逐机器,你在我脑海里渐渐淡去,亲爱的,你不知道往后的岁月我多庆幸当时自己没有执着于摧毁你。

你给了我一枪,而我不怪你。

我没什么可怨怪的,Harold视我为洪水猛兽,或许他是对的,我穷尽精力,赴汤蹈火,只想皈依,但我没有见到我的上帝,我一路的朝拜,我想放它自由的衷心,全部不堪提。

你谨慎地握着枪,围着我打转,而我视野空洞,我不在意。我不在意你会不会再补一枪,我不在意你们用随便什么方式处置我。

我没追逐过什么东西,我也从未有过不该有的期待。唯一的一次,又是让人失望的结局。

或许我这一生,根本就从不该有任何期许。

不该期许拥抱,不该期许温暖,不该期许我能拯救,不管是Hanna,还是一个甘愿被困的上帝。

我陷入空茫的意识大海,我在疯人院里看每一个人喃喃低语,或者歇斯底里。

我不在意,我经过他们,我是我自己的空谷,我是回声,我是黄昏跌进夜幕时最后一抹不甘的晕影。

机器主动联系我,我一开始不明白,我费尽千辛万苦,它拒绝我的靠近;而当我甘于放弃,它与我交谈。

这么说可能有点冒犯,但机器与我初次交流的那些天,我明白了什么是所谓知己,为此我愿意向它妥协,妥协一部分我的行事准则。

亲爱的,再见你,我焕然新生,有生命实体般的上帝在我耳中栖居,我帮她重建美好的世间。

我重新认识看待你,你不再单纯是一个符号,我看到你的血肉和魂灵。

你退去传奇色彩,你恢复成普通人类,我对你没了蠢动,也失掉了毁灭的念头。

我的上帝是最重要的,为此我不吝利用你,丢下你,哪怕你帮我解决了麻烦,我也毫无愧意。

你揍了我一拳,你一拳揍出了我的原始欲念,这不合理,但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没几件能称之为合理。

我开始故意撩拨你,进退间充满乐趣。

我爱看你生动的白眼,我爱你咬牙切齿的威胁,我爱你丧气地摇头眨眼,我觉得医学未必没有漏洞。

灵动如你,又怎会是铜墙铁壁的二轴障碍患者,每个人都不应该被定义,我不介意别人骂我疯子,但我介意他们说你像个冰冷的机器。

亲爱的,你得承认,我们彼此吸引,当我们贴近彼此,将距离变为负值,我浑身的血液沸腾,我们在灿烂的火海里相拥,你让我看到天堂的颜色。

有个人告诉过我,我总有一天会体会到这种感觉,直到与你在一起,我才承认她是对的。

你丢下过我,但更多的时候,你单刀赴会,冒着生命危险拯救我,我爱你孩子气般地故作不经意,我爱你看我无恙时亮晶晶的漆黑瞳仁。

你让我感到温暖,你让我坚硬的心变得柔软,你的拥抱不由分说地让我觉得安全。

但我知道,如果我觉得安全,那便是幻觉。

我爱你给的幻觉。

当形势变得越加艰难,我竭尽心力想着反击的途径,我想邪恶的那个上帝有点类似曾经的我,我想你常常的恶作剧。

我笑着写下第一行代码,为我的终局写下第一行序曲,我参考你的恶作剧,对付像我一样的那个上帝。

如果成功了,它会被困在一个笼子里、锁死。它将没有能力,做出早就策划好的晋级。

没有什么比这更残忍了,对它来说。我不确定我会不会成功,那将发生在我离世之后。

亲爱的Sameen,遇见你,与你经历春秋,在大雪里遥望你,在燥热的夏夜思念你,是我最深最沉的怀念。

此生无憾事,感激你赠予。

唯一我想延长的,只有与你在一起的时光,它们拉长再拉长,陪我踏上这漫长的、一个人的征途。

而我何其幸运,我得以再次睁开眼,我看到了恶作剧般的代码生效,我看见我死去,一次又一次。

我也在坚持舒醒,比死亡的次数多一次,我不知道我能坚持多久,但是在这次睡去之前,我闭上眼。

我又看见了你,亲爱的Sameen,我亲吻你,直到漆黑将你我淹没。

而我,并不害怕。
因为有你。

To be continued⚒

插一节书信体,Root的自白书。



评论
热度(163)
  1. 阿壳壳壳儿Echo•L•Chen 转载了此文字
  2. 阿壳壳壳儿Echo•L•Chen 转载了此文字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