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mon(十二)

Noramyw:

作者:先说清楚Root和Hanna在交往中,不记得的请去看前面的章节哦。



Hanna Frey喜欢和Sam在一起的时间。


Sam是个有趣的女孩子,她说不清,只觉得那种特质是她从未见过的,周围的人也没有的东西,就是......不一样。



或许是她说“游戏多傻呀”时的语气,或许是她插着口袋,吹起几绺散发的茫然眼神,或许是她握起来凉凉的手指,又或许,是因为Hanna看着Sam时,总觉得不踏实。


她是没法抓住Sam的,Hanna有时候会这么想,然后把矛盾又尖锐的心绪压进笑容里。



“我想要出去玩...

+

【授权翻译】Caged Animals——BlondeQ

咸粽喜欢吃糖:

我发现文笔这个东西真的是不存在的……大概是自己能力还不够,慢慢来吧。这章本来是想昨天发的,奈何我前几天人有点不清醒,总有自己存了档的幻觉……迟了一天。这几天重温POI 3-5 季,再度爱上了肖根,总算是有力了更完这文的勇气,我爱的CP世界第一甜。对了,安利你们去B站看粥大的(正)(剧),看完只能感叹,听说有个叫诺兰的同人拍得不错。



粽子食用声明:先尝一口,不好吃请点x,最好屯着吃,建议吃原文



类型:翻译(业余爱好渣)


配对:肖根


等级:K(这章可以说是十分地日常了)


特殊题材:无(译者坑算不算...

+

Demon(十一)

Noramyw:

“你很了解Cole.”


Shaw看着Root,她的小恶魔小声地咳嗽着,手背擦过嘴唇。


“做了不少功课。”



Root的喉咙发着痒,似乎Shaw的手还在那儿,慢慢挤走空气,也挤走那些讨人厌的气味——人的气味。


好像她能离黑暗更近一步,某部分的Root觉得她喜欢那样,尽管她的手脚有些瘫软,尽管Root是不能随便在其他人面前露出软弱的。



谁让她没有Shaw强,Root想。



“那么,你有多了解我?” 


Shaw问道。


Root是...

+

Demon(十)

Noramyw:

Micheal Cole是最早跟着Shaw的人。


他了解Shaw。


他试着用自己的方式来帮助她,保护她,但是有的时候......



比如当Shaw的小情人用那种高高在上的指使语气说话的时候。


或者Shaw默认了的时候。


Cole感到愤怒。



“射击游戏。”


Cole深吸了口气。


他决定第一盘放水,让那个孩子赢,也算是给Shaw面子。



Root露出一个甜甜的笑。


Shaw默默拿了瓶啤酒,还有点想叫人买些炸土豆圈来,但她不确定Root是打算速...

+

Demon (九)

Noramyw:

Sameen Shaw对Root的私生活没有兴趣。


Root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一个理性的人类,一个恶魔崽子。


然后这个恶魔崽子逃课是为了谈恋爱。



谈、恋、爱。



Sameen Shaw坐在沙发上,深深谴责自己,为什么上一次做交易不带着Root玩,真的,她情愿看Root不当操作,开枪弄伤自己然后住医院去。


这并不是说Shaw打算干涉Root的私生活,也不是说Shaw认为Root谈恋爱有什么不妥,只是当你满怀希望,捡回来一只爪子尖利的狼崽子,看到她对你摇尾巴汪汪叫,还是会有那么一点.........


+

Demon(八)

Noramyw:

作者:这一章有Root和Hanna交往的描写,无法接受者请主动离开



Root从图书馆的电脑上登出,抹除自己的痕迹,然后悄无声息地走到Hanna背后。


年长一点儿的女孩很专心地在看书,纸页被她的拇指按着,有一道浅浅的痕迹。


《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



Root挺喜欢这画面。


Hanna Frey是个赏心悦目的女孩儿,头发柔软,表情总是温和,眼睛里藏着天真和易受欺骗的那些被人们夸赞的“纯洁”品质。



“那感觉是怎么样的?”


Hanna Frey自言自语地道。...



+

Demon(七)

Noramyw:

Root不常做梦,但这天她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硕大的玩具熊,追着Shaw跑,那个女人冷着脸,脚步不断往后挪移,直到退无可退,从身后掏出一把黑枪。


Shaw警告她不要越界。



但不那么做,乐趣何在?


Root扑过去,毫不意外地被枪击中,然后醒来,面对一堆泰迪熊。



......那个记仇的女人。



Root挣扎着从泰迪熊堆里爬出来,冷不防被脚下的泰迪熊绊倒,又摔进一只超大的泰迪熊怀里,险些窒息而死。


......很好,她今天不想去上课了。



Root翻过身,从口袋里...

+

Demon(六)

Noramyw:

Shaw回到安全屋是晚上。


她经过常逛的酒吧,瞥见酒保Harper冲她招手,然后摇了摇头。


Shaw觉得她回去的冲动,和小时候的Cole不到天黑就想回家玩飞机玩具的冲动,差不太多。



......但这不意味着她想一打开门,就真的看到一屋子的玩具。


还是那种棕色的、毛茸茸的、满脸写着“来拥抱我吧”的棕眼睛的泰迪熊。


Root。



她说什么来着?小恶魔,这就是个纯粹的恶魔。



“欢迎回家。”


Root晃晃悠悠地走上前,一副大大的老式眼镜挂在她的小耳朵上,几乎遮掉了...

+

Demon (五)

Noramyw:

坦白说,Shaw在周末见到Root的时候,几乎是惊讶的。


她以为Root会找到机会逃离学校、逃离这座城市,变回她原来的样子(这样也很好,省的Shaw要去想,她到底为什么要把Root留在身边);再不然,如果Root谨慎一点,配合一点,Shaw也以为Root起码会闹得前去接她的Anthony不得消停,带来一连串学校教师的责备和问题,让Shaw去头疼——毕竟那是个小恶魔。



可Root就在那儿,打扮和她离开时几乎没有区别,比普通的孩子要漂亮,也比普通的孩子要笑得邪恶。她的书包松松垮垮地背在身后,看上去不是很重,但Root依旧站的歪歪扭扭,好像那...

+

Demon(四)

Noramyw:

Root是个...奇怪的孩子。


她没有父亲,母亲总是在生病,算得上喜欢的东西只有两样——镇上的图书馆,和削给母亲吃,却往往会剩下一部分的苹果。



12岁的时候,Root的母亲住进了附近的疗养院,资金来源是Root利用图书馆内的电脑,找到的银行漏洞。


Root给自己办理了转学手续,把房子卖掉,坐上随意挑选的巴士,离开了那个镇子。



她去看了一场科技展。


过了半个月,她回到疗养院,在母亲的病床旁看完了薛定谔的《生命是什么》。


临走的时候,Root拿走了标准营养餐的布丁。...



+

Demon(三)

Noramyw:

Root从床上醒来。


一股酸疼感从她的胳膊、右腿还有腰部传来,脸上有些冰,抵着皮下的发烫。


不远的地方,有人安静地盯着她。



Root动了动鼻尖,这儿至少很干净。



“最近三个月,本州范围内走失的孩子名单中,没有你的名字。”


Shaw观察着那个孩子。


而那个孩子换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侧过脸,目光甜甜地投过来。



“多令人失望呀。”



“你有南方口音,所以我把范围增加了,但还是找不到。”


Shaw注意到了那个孩子的表情。


她早就料到...

+

Demon(二)

Noramyw:

“你值两万美金。”


Shaw舔掉了拇指上的血。


她的小恶魔就挑着淡色的眉毛,露出一个嗤笑来。



“不,更多。”



“更多?”


Shaw平平地问道。


她观察着那个小恶魔,观察着那个小家伙转动的漂亮眼珠,观察着那个孩子敏感体会到气氛改变,而慢慢地、小心地伸出的尖利爪子。



“给我三天时间,我给你四万美金。”



Shaw说不上很惊讶。


这个孩子身上有和别的人不同的东西,一种冰冷的、平淡的、笃定的东西。当然,在那之上,还有她这个年纪,或者说她这个人...

+

Demon (一)

Noramyw:

Sameen Shaw是在一个下雨天碰到那个孩子的。


Anthony守着出口,Reese负责破门,她带着五个手下,闯进外号叫“好人先生”的两层公寓。那公寓很破旧,墙上发黄的壁纸边角翘起,地毯发着一股霉味儿,包着绒的沙发上胡乱堆着捏扁的啤酒罐和蜷曲作团的锡纸。


而那位欠了她钱,又敢把从手下妓//女身上捞来的绿钞通通换了白粉的“好人先生”,正沉醉在毒//品的彩色梦境,一个看上去不超过16岁的金发女孩儿正讨好地用口舌伺候他。



接下来的一切非常程式化。


一个痛哭流涕、发誓痛改前非的男人,一个瑟瑟发抖、努力想让自己不存在的女人...

+

【SPN AU】SAMS(十二)

Noramyw:

“刚刚那个混蛋。”


Root咬牙切齿地瞪着Shaw。


她打开车门,靴底砰砰作响,好像要把地面凿开,召唤一大堆恶魔去杀人一样。



Shaw推开车门,想。


等等,车门,嗯?Shaw用了全力,但那车门纹丝不动。




Shaw翻着白眼,翻向副驾驶。


——她被操纵杆撞了一下,一抬头,又被车镜子撞了一下,整个人摔进副驾驶,然后刚刚还开着的车门砰地一声关上了。



FUCK



不出意料,另一侧的车门现在也推不开了。


Shaw瞪着挡风玻璃,以及那...

+

【肖根】医患关系

秋乙一:

收录于肖根本《Marks》,经主催许可后公开。



Shaw没有放开的打算,她右手抵着Root的背,低头在对方的身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的记号。为了被这女人翘过脚的办公桌,为了她那从不管用的密码锁,更为了此时此刻那夹杂着愉悦与痛苦的呻吟。


她下定决心要血债血偿。



配对:Sameen Shaw/Root


分级:T


特殊题材警告:AU,Shaw一直都是医生,小分队其他设定不变


---


<正文>


在轮班结束后不久,Shaw 接到了一个电话,来电显示上的名字是Harold...

+

【SPN AU】SAMS(十一)

Noramyw:

Shaw向Zoe Morgan下榻的高级酒店开去。


Root的目光紧紧跟着她......


口袋里的幸运兔脚。



这当然不是Root第一次专注地盯着Shaw。


Shaw记得那女人,还是女孩儿的时候,走在John Reese前面,低着头盯着自己,然后出乎意料地、甜甜地笑起来:


“现在你有我这个大麻烦了。”



Harold Finch笑了。


John Reese也笑了。



Shaw当时干了什么呢?


她揍了Root的脸颊,不重,但John Reese立刻变了...

+

【SPN AU】SAMS(十)

Noramyw:

“现在你可以说实话了。”


Shaw难得笑了一下。


Root的嘴唇抿紧,怒气跃上眼睛,伸手就要揍她。



接着Shaw见证了她这一生看过的、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Root。


那个不到二十岁,就端着双管猎枪,干掉温迪戈的女人。


她的左脚绊了右脚,像个笨拙的孩子一样地,扑通一声倒在Shaw身上,连带着她们摔在了身后软绵绵的沙发上。



还居然是嘴贴着嘴。



“这算不上幸运。”


Shaw勉强张着嘴,努力不把舌头伸进某个地方去。


Root鼓着眼...

+

【SPN AU】SAMS(九)

Noramyw:

Shaw拿出钥匙,打开家门,古旧的木地板上还铺着沾着狗毛的毯子。


客厅很整洁,一面书墙,背后是小型的军火库。


Root站在她旁边,叫了两声Harold。



没人回答。


Shaw和Root对看了一眼,各自开始搜索房间。


这不是她们第一次玩寻宝游戏。



Harold和John的相遇就是一场你追我逐的游戏,或许因为这个,或许因为他们四个人一起呆在家里的时间太短(鉴于John总是在外猎魔,而Finch总会跟着帮忙,并劝说丈夫放弃那样不安定的生活),每年圣诞或是纪念日,Harold就会设计一个寻宝游...

+

【SPN AU】SAMS(八)

Noramyw:

“但你得听我指挥。”


Root这么说。


她低下头,长长的棕发乱糟糟的,一会儿碰Shaw的脸,一会儿碰Shaw的肩膀。



Shaw点点头。



“每、一、步。”


Root强调道。


她太清楚Shaw了。



“如果你有任何过线的行为,我向上帝发誓......”


Root顿了一下。


“我会在任何东西碰到你一根头发之前,把你变成一具尸体或者某种怪物之前,在你做出任何可怕的事情之前,抢先杀了你。”



她是认真的。


Shaw回看过去,突...

+

【SPN AU】SAMS (七)

Noramyw:

“你知道些什么?”


Shaw的鼻尖撞在Root的肩膀上。


她的手臂被松松垮垮地抓着,而那女人不断喘着气,半弯着腰。



“黄眼恶魔......”


Root急促地说道。


她难得看上去慌了手脚,好似下一秒就会崩溃,说不上来是在回答Shaw的问题,还是想要从纷乱的思绪中理出个头来。



上一次Root表现成这样,是Hanna Frey死的那一天。


Shaw刚从学校组织的郊游回来,Root已经等在家里,穿着沾血的T恤,周围十几个显示屏开着,有温迪戈怪物的资料,有学校的监控画面,还有警察局的资...

+

【SPN AU】SAMS (六)

Noramyw:

承诺。


Shaw讨厌这个词。


但从出生到现在,她都没法摆脱它。



Harold Finch收养Shaw,是为了一个对友人的承诺。


她上医学院,过普通的生活,也是遵守承诺。


五年前,那件事的起因,还是因为承诺。



“当然。”


Shaw最终扯了下嘴角。


她是个守信的人。



Root露出了满足的表情,Shaw思考着,决定让那神情留的久一点。


还有一点时间,不是吗?


Shaw的指尖动了动。



回学校的时候,Root没再...

+

【SPN AU】SAMS(五)

Noramyw:

作者:不虐,这AU是年度狗血大剧(噫)



正文:


Root躺在她身边。


光//裸的。



Shaw的视线不受控制地黏在那女人身上。


Root侧躺着,肌肤泛着浅浅的粉色,身体放松。她过长的手脚总算不那么碍眼或碍事,反而有种安静又纤长的美感。



漂亮的东西。


Shaw想,又在内心补上前缀。


她的。



起码这一刻,Root是她的漂亮的东西。



Root倾身过来。


她的指尖穿过Shaw的长发,摘掉一片玫瑰花瓣。...


+

【SPN AU】SAMS (四)

Noramyw:

回答并不必要。


Shaw抓住Root肩膀的时候,那个女人没有躲。 


于是Shaw碰了她的唇。



这过程很慢。


比Shaw想象得要慢很多。


Root喜欢笑,大致因此,嘴唇也锻炼得又绵又软;Root的呼吸很平稳,扑打在Shaw的脸颊,又轻又贴;Root的鼻尖抵着Shaw的,真实的,暖烘烘的。



她吻了Root。


Sameen Shaw吻了Root。


Root没有拒绝。



Shaw的吻陡然粗暴起来。


她的呼吸急促又激动,一面使着力气把Root...

+

【SPN AU】SAMS (三)

Noramyw:

作者:评论是喂养更新的唯一途径



正文:


“你好。”


Shaw站在Root旁边,手里抓着一张假身份证。


她勉强扬起一个笑容。



她不是紧张,只是觉得和人打交道很烦。



“有什么可以为你们效劳的?”


前台的女孩儿有着相当甜美的长相。


长卷发,眉毛有些粗,雀斑不少,青春洋溢。



Hanna Frey。



Root居然没有直接冲这个女孩儿扑上去,反而把自己推出来。


Shaw想着,难道是太像了所以反而不敢搭讪?...


+

【SPN AU】SAMS (二)

Noramyw:

迈阿密。


Shaw从小型飞机下来的时候,有那么一点恍惚。


她跟着Root,不到半天,就犯下抢劫、盗窃、伤人三项罪名。



Shaw什么感觉都没有。


像Reese说的,她才是那个应该继承家业的人,特别是这“家业”代表着无止境的杀戮。


但结果是Root。



那个上学会被人欺负,要Shaw课后一个个揍回来的书呆子。


天晓得她是怎么长到比Shaw高一个头的。


而且她还总是吃兔子的食物。



Shaw看向那个女人。


Root擦着猎刀的模样认真专注。...

+

【Supernatural/双皮奶/邪恶力量/温家双煞 AU】SAMS (一)

Noramyw:

作者:挣扎一下,用这篇复健,看看能不能把其他坑也跟着填了


          大纲写在微博了,大概就是一个有各种各样怪物和捕杀它们的猎人的世界,Root和Shaw是


          一对猎人,重组家庭姐妹设定



正文:


Shaw打开合租公寓的门。


天色已经很黑了,她没有打开灯,窗户边缘也没有撒上驱鬼的盐,像个...

+

Marriage (十九)

Noramyw:

“我妻子说你认识我。”


Root蹲在Martine的面前,不自觉摸了摸耳后。


她可不记得这个女人的脸。



Shaw撕掉了用来封嘴纸胶带。



“你们刚刚才搞过?”


Martine咳嗽了几声。


她明明听见了枪声和打斗声。



“对已婚的人来说,那应该叫做//爱。”


Root颇为自豪地扬了扬眉。


Shaw有些尴尬,但她不打算打断Root的审讯。



事实上,她的嗓子还有点哑。



“Ew。”


Martine露出了...

+

Marriage (十八)

Noramyw:

Shaw躺在沙发上喘气。


准确来说,她背靠着沙发唯一没有被轰烂的扶手。


Root有一下没一下地亲吻她额头的伤口,让那里持续不断地流出些微的鲜血。



她大概是很喜欢血腥味,或者觉得这种不强但恼人的疼痛感对Shaw来说,是一种合适的爱//抚,又或者,Root只是想要让Shaw的视线保持在她起伏跃动的胸//部上。



“停下,Root。”


Shaw翻了个白眼。


她反击似地拍了下Root受伤的肩膀。



“嘿!”


Root吃痛地嘶了一声。


她撅起嘴巴,跟个吃不到...

+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