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mon(三)

Noramyw:

Root从床上醒来。


一股酸疼感从她的胳膊、右腿还有腰部传来,脸上有些冰,抵着皮下的发烫。


不远的地方,有人安静地盯着她。




Root动了动鼻尖,这儿至少很干净。




“最近三个月,本州范围内走失的孩子名单中,没有你的名字。”


Shaw观察着那个孩子。


而那个孩子换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侧过脸,目光甜甜地投过来。




“多令人失望呀。”




“你有南方口音,所以我把范围增加了,但还是找不到。”


Shaw注意到了那个孩子的表情。


她早就料到了。




“介意介绍一下自己吗?”




“你可以叫我Root.”


Root的指尖抚摸着床单。


白色的,让她觉得自己像个病人,真是糟透了。




“我是Shaw,这你已经听到了。”


Shaw说道。


她已经被委婉问了几次,要如何处理这孩子的问题,但事实就是,她没想好。




“你想要回家吗?”




“为什么?”


Root眨了下眼睛。


“我看上去像有一个完美的家庭吗?”




Shaw点了点头。


她也不打算把Root交还给她的家庭,这个孩子身上有什么东西,让Shaw很在意。如果非要说的话,大概是Root有那么一点像......Shaw的同类。




“所以,你想好怎么处理我了吗,Shaw?”


那个孩子毫不客气地叫她的姓。


那个孩子的眼睛闪烁着好奇。




Shaw走上前,蹲下去,让那个小恶魔可以平视自己。


Root小小地笑起来,好像她知道Shaw会怎么对待她,并且已经有了对应的解决方案;又好像,她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单纯地对任何未知抱有愉悦的傲慢态度。




“你要去上学。”


Shaw低着声音说道,伸出手,查看Root脸上的指印。


Reese那一巴掌恐吓多于惩罚,再过几个小时就看不出来了。




Root终于露出了一瞬间的愕然。




“你会有一个假身份,有什么偏好的名字吗?”


Shaw的拇指扣着那孩子的下巴,将Root的头轻轻转了个角度,还未发育完全的、脆弱又精致的骨头硌着她,像是某种宠物。


Root试图动弹,Shaw的手掌压住她的肩膀。




“没有。为什么我要上学,你不是黑帮的人吗?”


Root侧着看Shaw。


黑头发,黑眼睛,挺直的鼻梁,抿着的嘴唇,这是一个好看的大人。




也是从二楼跳下来,没花多少力气就把她抓起来的大人。


怎么想,Shaw也不是站在好人那一边的。




“我统领黑帮,不是其中的一份子。”


Shaw伸手解开Root衬衫的纽扣,让那个孩子的背部袒露出来。


不是很严重,也不会留疤。




皮条客不会让贵重的货物外表受损,Shaw很清楚。


她的手指顺着痕迹抚过,Root的身体稍稍抖了一下,接着就保持了稳定。




“业余。”


Shaw说道。


鞭笞不应该是随意的暴力行为,至少,对待Root的时候不应该是这样。




“Are you gay?”


Root突然道。


Shaw眨了眨眼睛,险些缩回手,这个小家伙在想什么?




“你很年轻,看上去很健康,如果需要继承人的话,完全可以自己生育。”


Root继续道。


“教育是奢侈的东西,为什么要浪费在一个捡来的孩子身上?”




“因为你很特别?”


Shaw难得笑了起来。


Root漂亮的大眼睛无言地看着她。




“Ok, you are gay.”




“Do you even know what is gay?”


Shaw微微摇了摇头。


好吧,这个孩子很聪明,但也容易偏激,陷入某一个方向跳不出来。那可不够好,没有大局观的人,注定是棋子而不是下棋的人。




“Not...exactly.”


Root放缓了声调。


Shaw注意到她的眼睛在笑,就像是对手做出了意料之中反应后,会露出的那种笑。




好极了,这小恶魔只是想烦她。


看来她对学校有很大的不满,Shaw倒是不意外。




“你的首要目标是赶上高中的进度。”


Shaw命令道。


“我不在意你是否逃课,打架,欺负老师或者惹任何麻烦,但每周末你要到我这里报道,而且不许有不及格的科目。”




“我今年15岁。”


Root说道,她比Shaw想的要大一点。




“你是在抱怨跟不上?”


Shaw替Root扣好纽扣,接着找到那孩子的脚踝。


没有肿,好现象。




“不,只是告诉你一声。”


Root歪过头。


“你几岁?”




“24.”


Shaw瞥了她一眼。


“黑帮是......家族生意。”




“你看上去挺擅长的。”


检查完后,Root脚没有收回去,而是轻轻踩着Shaw的手背。


“当一个好人。”




Shaw站起来,看着陡然失去平衡的Root摔疼了背,眼睛生理性地掉出两滴泪水。


她揉了揉Root的脑袋,确定金发已经干了,过后那孩子不会因此而头痛。


“我更擅长当个坏人。”




TBC

评论
热度(222)
  1. rooty_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