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ze At The Youth (27)

All U need is SHOOT:


※ 警告:超級OOC預警


※ 不是警告:AU / 不是短篇 / 速率與長短不定 / 致敬意味




真的希望能夠一邊聽One and only一邊看。


這樣我會很感激的。




BGM:One And Only - Adele




"You've been on my mind, I grow fonder every day."


"Promise I'm worth it to hold in your arms."


"To prove I am the one who can walk that mile, until the end starts."


"You're the only one that I want."

















【 Gaze At The Youth 】 (27)














        「這是我能做到最好的了。」


 


        當已然除去所有喧囂嘈雜的偌大廣場響起經典樂曲,身著深藍色削肩長裙的Root立刻將手上握著的物品全放進了Shaw的口袋裡,接著在滿臉困惑的女人來得及反應之前就拉起那雙僵硬的手,跟著節奏踏出優雅舞步。


 


        「我、等等,妳在做什麼?」甩不開那雙手便深皺起眉,對跳舞一竅不通的Shaw只能倉促跟上Root的每一步,在忙亂中前進、後退、左移、前進,幾次都差點踩上高跟鞋尖。「停下,我不是回紐約來──」


 


        「喜歡嗎?」


 


        「……啊?」


 


        「禮物,和這裡。」


 


        Shaw瞪著地板:「別鬧了,我要找的不是妳。」


 


        「但我一直在找妳,不只這半年。」將右手向身後拉去,一手摟住Shaw的腰際,Root倏地靠近她,便聽見屏住氣息的短促聲音,和將秘密洩漏的心跳聲。「那場槍戰沒殺死我,卻讓我把記憶弄丟了,忘記妳和回家的路,但還是堅持找著,直到終於想起一切……對不起,那時,我還是看不見真正的妳,還是害怕,所以不敢回去。」


 


        因為距離太近便向後退去,「太久以前的事,我早就忘了。」聽著從自己口中逸出的冰冷字句,發覺對方正試圖解釋往事的Shaw搖頭。理所當然,她知道Root畏懼的事物,畢竟那些於四年前的夜裡就已被攤在陽光之下。「妳也不必道歉,那不重要,一切都已經……不再相同了。」


 


        聽出幾許暗藏的逞強意味,Root一下露出無可奈何的表情,但又笑了,於是在驟然更換的慢板歌曲中、電視牆上照出的昏黃燈光裡,她搖搖頭,讓手指落入Shaw的指縫,輕輕扣住,而後者瞥向相繫的手,抿了抿唇,卻就任她這樣握著。


 


        「可我……很想妳,才回到那間房子,原本只是想偷偷待在那裡,但沒想到妳也在。」並未理會阻止話語,再度融進節奏裡踏起舞步的Root放緩速度,一步一步,讓似乎已經放棄掙脫的Shaw能夠跟上。「然後我看見──不、我感受到了,妳沒有放棄找我的原因,那是妳一直認為自己沒有的情感……」


 


        本還低著頭注意步伐的Shaw倏地抬起頭:「但妳走了。」


 


        像是現在才被勾起情緒反應,於語氣幾近控訴的冷硬回應之後,眼神難掩憤怒的Shaw停下腳步,更把手掐得死緊,但一對上那雙瞬間泛滿悲傷的瞳孔,她怔住片刻,就鬆開手,只是與垂下肩頭的Root僵持著,任沉默在悠揚樂曲中逸散開來。




        她知道Root想留住她。




        理所當然,從回到紐約後所發生的一切都是安排好的,車輛、熱烈過頭的推薦、雨傘、餐費和大得可怕的玩偶,還有此時空空蕩蕩的廣場,甚至是那些足以勾起回憶的物品……她毫不懷疑Root從自己落地開始就跟在附近,而這不可能只是為了給她一個解釋。




        何況Root都那麼說了。




        第一次。


 


        所以,或許有那麼一剎那,從心臟泵進冰冷體內的沸騰血液使Shaw想就這麼屈服,就這樣回到和自己糾纏不清的紐約,什麼都不問地留下來,如過往般待在曾經也找過她的Root身邊,然而,當真相如此明顯──Root比她更早看見自己始終擁有之物卻選擇離開──現下情況突然就變得可笑至極。


 


        夾雜著數年間所經歷的一切,太多被親手埋葬的想像忽又湧上──假如Root沒有走,她就不可能進入軍隊,也不可能因此前往戰區,而是會安定地將醫學院讀完,在畢業後成為醫生,開始擁有穩定收入,或許她們不會繼續待在紐約也或許會,往後生活大概非常平凡,卻很好。


 


        假如Root那天遵守承諾把她帶走,可預見的是無論多麼艱辛的路她都將跟隨,甚至走在前方,或許她們不會繼續待在紐約也或許會,往後生活大概會充滿變數與危險,不再能夠度過安寧日子,但那肯定也很好……


 


        可這些,都不是Root的選擇。


 


        不是已經看見事實的Root的選擇。


 


        而這之後,她已獨自經歷太多。


 


        「我並不是想……得到原諒,但請相信我,說要和妳一起離開的決定是真的。」手稍微向上抬了些,卻很快收回,低著頭的Root捏住裙邊,片刻才又開口:「只是那時我還沒能結束之前犯下的錯,沒辦法……回去。」


 


        小心翼翼地,她悄悄看了一動不動的Shaw一眼。不知道眼前的人是否會轉身就走,是否還願意聽下去,從一開始便緊張不已的她甚至連手心都冒出汗水,只知道自己大概就要無法繼續佯裝冷靜從容,於是她閉上雙眼,暗自祈禱那夜的話語仍然算數。


 


        許久,「後來我找到妳了,我總是會找到妳……」壓抑著吁出長氣的Shaw說道,彷彿正陷溺於過往,而那沉重得壓下了所有聲量,讓她僅剩自語的力氣。「但妳還是想離開,不是嗎?所以我走了,我不能……永遠想著不會留下的人。」


 


        總是夜裡、總是夜裡。這麼說著的Shaw低低笑了起來。總是夜裡,和一道格外明亮的月光,讓一切亟欲隱藏的都無所遁形,讓極力構築的偽裝與堅強盡皆褪去,只剩赤裸誠實……即使知道吐露多少話語都不夠,也毫無意義,卻難以忍耐。


 


        但或許這根本不是夜晚的錯。當Root終究伸出顫得劇烈的手,再次使盡全力似地牽住了她的,她任她這麼做,然後想,或許這真和使白日喧囂沉澱成靜謐的夜晚全然無關,一切,只因為和自己相對的是那個人。


 


        因為,並不是任何其他人,唯獨是她。


 


        「真正想要的」。


 


        Shaw還笑著,卻嘆了口氣。


 


        因為在胸腔裡鬱結著的是她早已明瞭的感受。


 


        「那很複雜……我直到聽見妳進入軍隊的消息才逃跑,後來,知道妳回到紐約也不敢去找妳。」掌心裡握著的手毫無反應,沉得可怕,壓不下急促呼吸的Root無法估量自己還剩多少勇氣,只是繼續說著。「即使是被妳救了以後都不算結束,我會害怕,Sameen,就算一直找不到出口、一直迷路,也不想讓妳陷入危險,所以那時……」


 


        猛地反握住Root的手,「危險?還有……迷路?妳也──不、為什麼這樣說?那天妳該不會……」接收到的訊息帶出半年前讓酒精淹沒理智的深夜,腦裡被打得一片混亂,Shaw難以置信地直視瑟縮了下的她,她則小小後退一步。


 


        「……我醒著。」


 


        就在Root承認當下徹底僵住,片刻,Shaw乾笑著將手甩開。


 


        她覺得自己像最荒謬的笑話。


 


        「那就結束了,不是嗎?這到底有什麼意義?特地把我找回紐約有趣嗎?如果妳已經知道一切,也聽到那些話卻沒……不,無論妳想做什麼,都與我無關了。」


 


        她必須離開。她不容許自己變得更加可悲。


 


        「我沒辦法忘記!」


 


        但Root向前抱住了她。


 


        死死地、拚命地……


 


        ──絕望地。


 


        進入深夜也絲毫未曾消退的燠熱裡,被擁抱與僅僅一句話留住了的她感受著過往不該存在的感受,也在離開與否間掙扎,但本應把Root推開的雙手僵在身側,她只下意識地發出疑問單音,而後任流逝分秒讓一切歸於平靜。然後,不知怎地,她想起來,當自己與Root在一起,總是希望時間過得慢點。


 


        即使心臟於撕扯中疼得厲害,就要分不清那是真實亦或虛幻,一如過往只能透過胃部感受到的悶窒痛楚──但正抱著自己的是Root、傳入耳裡的是紊亂無序的心跳聲,或許就因如此,無論如何難受,她仍希望時間再走慢些。


 


        ……也因為,大概沒有下一次了,所以再待一會。儘管不願示弱,卻仍將額抵上Root的心口,投降似地,Shaw不再抵抗。


 


        「我一直記得所有的事,只是太慢發現自己有多蠢……也太慢發現,什麼才是真正重要的。」細語如同呢喃,即使懷裡的人靜了下來也不敢再輕易放手,Root把外套抓得很牢。「所以,妳說錯了,我不是自由的……至少,從帶走妳的那天就不是了。」


 


        「……我知道,該說抱歉的是我,這都是我造成的。」當Root再度提起過往,關於年少時光的片段影像逐一飛掠而過,彷若展示著她為她獻出的所有,Shaw搖搖頭,輕笑了笑:「如果不是我,妳不需要付出這麼多,我沒辦法返還那些被浪費的時間,但是──」


 


        「不是這樣,跟這些沒有關係,我從來沒有後悔過!」倏地挪開手,撫上Shaw的臉頰,顯得十分焦急的Root截斷了話語,「只是想告訴妳,真正重要的……」但震顫越發強烈,聲音卻漸趨微弱,更在樂曲中融化消弭,她屏住氣息。


 


        而後,當Root小心翼翼地將Shaw的臉抬起,或許從中感受到複雜之下的純粹情感,或許自己心底仍然存在微小期待,於是,不管掙扎多少次都無法拒絕的Shaw就只凝視著氤氳雙眼,靜靜等候。


 


        「那些日子裡,是妳為我付出的所有……讓我第一次明白了踏實是什麼感覺,像自己終於落了地,擁有根基,讓我願意放棄自由,為了給出最好的、為了能和妳待在一起而繼續努力,因為、很多時候,只要想著妳還在,一切……一切艱難,都平息了……」




        我的生命就是一團糟,除了妳。




        妳永遠是唯一例外。




        Shaw彷彿聽見Root這麼說。




        已經超過負載極限的淚水接連落下,在緊咬下唇死命不哭出聲音的Root面前,不自覺伸出了手的Shaw只是想著,為什麼過去無論承受多少傷害都不曾落淚的女人,卻會再次因為這種事情哭泣?但本該令她感到複雜的問題,此刻竟簡單得不可思議,於是指尖觸上溫熱淚水,她將它們全都拭去。


 


        「最不想傷害的、最重要的……一直都是……」


 


        親口說出這些話的Root用盡了所有力氣,或許,還有勇氣。就像數年前那晚的她,Shaw感覺得到,也仍記得,畢竟……一切艱難終將平息。


 


        ──正如她被安撫著緩緩回歸平靜的心臟。


 


        恍惚間,彷彿再次回到那個落著暴雨的夜,而她與她都還那樣年少,因為映入眼底的是微蹙起的眉,那雙薄唇緊抿著,甚至顫抖,沒能止住的淚水還落個不停,卻依然微笑一如既往,勾勒出至今未曾改變的溫和真摯──


 


        「還有很多事……它們都需要解釋,雖然、或許妳已經不想聽了……只是每一天,我都想著如果那時追出去就好了,如果我不是那麼膽小,就能……」


 


        ──那時,是Root握住她還軟弱無力的手,將所有翻騰著的不安澆滅,帶走了她,使一切平息。那時,被雨水淋得濕透的Root苦笑著說她會後悔,然而直至今日,無論經過多少時間,她知道自己從未真正後悔。


 


        即使還有疑問,但似乎已不那麼重要。


 


        畢竟執著地根植在心中的事物,已經說明一切。


 


        「妳想留住我。」


 


        沉默半晌,移開視線的Shaw終究在嘆息溜出之前開了口。


 


        「……我只是想告訴妳……」


 


        「理由,只需要……一個理由。」


 


        當樂曲戛然而止,原本空蕩的廣場中開始出現細碎人聲,屬於警車的刺目光線從遠方照來,想著真有那麼些討厭退讓得如此迅速的自己,她卻讓掌心輕壓上仍停留在自己臉頰的手,在世界尚未完全落入喧囂之前,等待所有解釋成為一個切實答案的瞬間。


 


        「妳是、真正重要的,Sameen,無可取代。」雖然還哭喪著臉,但傳遞著不安與恐懼的震顫停下了,反手繫住仍帶著些許不確定的溫暖,再一次,Root輕聲說道,語氣堅定,彷彿再沒有任何事能夠將其動搖。「也是……唯一讓我希望自己能夠留下的人。」


 


        而我現在想讓它成真。深呼吸了幾次的Root又說,聲音更小了些。


 


        聞言,Shaw刻意皺起眉:「妳好像沒考慮過我的想法。」


 


        似乎沒預期到這般回應的Root一下睜大眼,接著就因窘迫想縮回手,但Shaw握著它的力道非比尋常,於是臉上寫滿無助的她看向左邊再望向右邊,最後低下頭,只是,咬了咬牙,又抬起頭,直視眼前已等待自己太久的女人。


 


        真的太久了。長得能以年計數的歲月之後,她不能繼續放任怯懦浪費時間,更不能讓唯一機會自手中溜走。她在心底催促自己。


 


        即使說出那種字眼實在需要莫大勇氣──


 


        「我……大概從我們都發現以前,就愛上了一個討厭全世界、卻只喜歡我的人,直到現在都沒改變,所以,是的……我沒辦法考慮任何事,只希望她能給我一個機會,無論有多麼自私,我都想要她留下來,然後一起……過上我們想要的生活。」


 


        想要的生活。


 


        「我們」。


 


        ──愛情。


 


        雖然早已知曉答案,但當出乎意料的直白話語化為音聲,進入耳裡時仍帶來了強烈衝擊。一時間還無法消化那份無以名狀的龐大感受,腦裡全是那個詞彙的Shaw倏地別開視線,可很快又抬眼看向那張連耳根都染滿緋紅的臉。


 


        「……從妳口中聽到這話,感覺就不那麼噁心。」


 


        「因、因為我是認真──」


 


        再度被喧囂佔據的廣場裡,回歸正常運作的電視牆在她們身上打下各式鮮豔色彩,但一瞬間,在Root開口辯解之前,凝望著眼前那張溫柔臉龐的Shaw感覺世界仍是安靜的,而此處依然只有她們,只有能夠洗去一切的銀白月光,於是她搖搖頭,在Root轉為慌亂的目光中笑了出來。


 


        悠長歲月裡,執著在同一種思念中反覆輾轉太久,有時會讓人以為自己真的迷失了,所以汲汲營營只為尋覓一個出口,卻於無法放棄的年年月月裡累積過多疲憊,最後拖著困頓腳步停了下來,但一回頭,才發現能夠溫柔撫平所有傷痕的出口始終都在。


 


        毫無來由地,Shaw想起自己曾對Root說過,最後她還是回來了,她必須回來。那時的Root笑著對她說,或許她們還有一些時間能夠證明這個論點。在那之後直至今日,Shaw依舊討厭宿命論者,也仍然認為這種說法有些命中注定的意味,只是此時此刻,那都無關緊要了。


 


        畢竟,她總會找到她。


 


        她們用了太多太多時間將它證明──


 


        她總會找到她,而她,總會回來。


 


        「Root。」


 


        一直、一直,始終如是。


 


        「……對不起、如果我說錯了什麼……」


 


        當Root的指尖拂去那點濕潤,Shaw閉上眼。


 


        「不,妳……」


 


        ──生命看似複雜,其實簡單,而一切艱難最終都將平息──


 


        她相信了。


 


        「妳是、唯一讓我希望自己能夠留住的人。」












【TBC】


- - - - -




「我不是完美的,甚至糟透了,但一定是最適合妳的。」


「所以,請別離開,讓我留在妳身邊。」


「直到最終。」




- - - - -




修到差點痛哭流涕,像把一年份的話全都塞進這篇了。


雖然還不是結束,但就苦難(?)來說,算是真正意義上的結束。


之後的都算後日談吧。




一開始是因為看了LEON而寫的,中間讓Root因為想找到根基而為自己取了這個代號,而提到這一點是因為LEON的最後片段。像落了地,終於擁有根基,也終於屬於某個人。




找歌找得筋疲力盡腦袋空空的時候聽到這首歌簡直像被聖光壟罩,整個得到救贖。其實覺得Snakehips的Don't Leave也挺適合,而且真心好聽,可以無限循環那種,但這個Root沒有那麼強勢,所以最後還是沒用,不過仍然有從詞中得到概念。(再說實驗結果是我聽快歌寫文就會暴走,所以不能用XD)


老實說我根本不知道幹嘛要跳舞,只是覺得把一個到處都是人還吵得要命的地方清空,然後只有兩個人待在那裡很浪漫,但光站在那裡又很無聊,好像不能打架,那不如來跳個舞好了。可能我腦裡浪漫的定義跟別人不太一樣。


如果這是校園戀愛故事的話就讓Root彈吉他唱情歌把Shaw惹得七竅生煙了,然而不是。


倒是一個慢慢慢慢喜歡上彼此卻從未發現,也用千百種理由藉口蓋在上頭,非得要等到什麼事發生了才猛然驚覺存在自己心底真正感受的老套故事。




以為只有自己站在原地等待,但回頭時,卻發現那人也一直等著自己。


於是走向彼此,牽住手,決定永遠不會放開。


大概是世上最幸運不過的事了。




"Shut your mind off and let your heart breathe."


永遠不要留下遺憾。






One And Only 歌詞:



You've been on my mind
你一直都在我的心上 
I grow fonder every day
我每天都越來越喜歡你
Lose myself in time
有時在時光裡迷失
Just thinking of your face
只是因為想著你的臉孔
God only knows why it's taking me so long to let my doubts go
只有上帝知道,為何我花了這麼多時間才解開疑問
You're the only one that I want
你是我唯一想要的

I don't know why I'm scared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害怕
I've been here before
我也曾經來過相同場景
Every feeling, every word
每個感覺,一字一句
I've imagined it all
我也曾經想像過
You'll never know if you never try to forget your past and simply be mine
你不會知道,如果你從不嘗試放下過去並決定只屬於我

I dare you to let me be your
我敢讓我成為你的
your one and only
你的唯一
Promise I'm worth it
我保證我值得
To hold in your arms
值得握住你的手
So come on and give me a chance
所以就給我一個機會吧
To prove I am the one who can walk that mile
證明我是那個可以走過重重困難的人
Until the end starts
直到最終

If I've been on your mind
若我曾經在你心上
You hang on every word I say
你會記住所有我說過的話
Lose yourself in time
當你迷失在時間裡
At the mention of my name
而我的名字被提及的時候
Will I ever know
我究竟能否知道
how it feels to hold you close
將你抱緊的感覺 
And have you tell me whichever road I choose, you'll go?
你又可曾跟我說過,無論我選了哪條路你都將跟隨?

I know it ain't easy giving up your heart
我知道要把你的心放下很不容易 
Nobody's perfect
沒有人是完美的
Trust me I've learned it
相信我,我已經學到了


I dare you to let me be your
我敢讓我成為你的
your one and only
你的唯一
Promise I'm worth it
我保證我值得
To hold in your arms
值得握住你的手
So come on and give me a chance
所以就給我一個機會吧
To prove I am the one who can walk that mile
證明我是那個可以走過重重困難的人
Until the end starts
直到最終




评论
热度(70)
  1. 阿壳壳壳儿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2. Ri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