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N AU】SAMS(十)

Noramyw:

“现在你可以说实话了。”


Shaw难得笑了一下。


Root的嘴唇抿紧,怒气跃上眼睛,伸手就要揍她。




接着Shaw见证了她这一生看过的、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Root。


那个不到二十岁,就端着双管猎枪,干掉温迪戈的女人。


她的左脚绊了右脚,像个笨拙的孩子一样地,扑通一声倒在Shaw身上,连带着她们摔在了身后软绵绵的沙发上。




还居然是嘴贴着嘴。




“这算不上幸运。”


Shaw勉强张着嘴,努力不把舌头伸进某个地方去。


Root鼓着眼睛瞪她。




电话响了。


“嘿,这里是Zoe,刚好路过德州,有事找我就好,地址是......”




“哇喔。”


Shaw没忍住。


Root依旧瞪着她,像只没吃到食的小金鱼。




可她不是吃到了吗?




“Sam。”


Root不满地唤她。


她的舌头倒是肆无忌惮地乱扫。




Shaw推了她一把,Root从沙发边缘摔了下去,她的衣角被勾住,于是刷拉一声,深蓝色的T恤被弄破一半,很是干脆地把上半身整个露在了外面。




“Sam。”


Shaw学她的语气,但没憋住笑。


要是........




“你觉得这很好玩吗?”


Root双臂抱胸。


天花板上的防火喷水系统恰好出了意外,独独吐出一股水流,准确无误地击中了Root。




Shaw眨了一下眼,又眨了一下。




“满意了?”


Root抹了把脸,睫毛倔强地抖了抖沾上的水珠。


她的蛮横和凶狠短暂褪去,就那么把小时候娇气又无赖的样子显了出来。




还是发育完全版本的。




“等你说清楚这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后,我想我会满意的。”


Shaw耸了耸肩。


下一秒会发生什么?Root的牛仔裤拉链崩掉?




“我说过了,这就是个幸运符。”


Root死死抓着牛仔裤的边缘。


“前提是它不丢失。如果兔脚不见了,你的好运会全部转成坏运,两天之内,就会因为意外事故死亡。”




“只要一直拿着不就好了?”


Shaw捏了捏那小东西。


持续下去的话,是不是Root就会一直跟在她的身边了?




“幸运总是一时的。”


Root叹了口气。


“只要拿到兔脚,几天之内,就会丢失,这是巫术的另一个作用。毕竟,女巫可不是善心的人——这东西创造出来,本来就是为了诅咒人的。”




“要是你拿到,你怎么处理?”


Shaw立刻反问道。


有一股愤怒不由分说地占据了她的眼睛。




“没有人能从我身上偷走任何东西,Sam。”


Root露出了一个‘你在和我开玩笑吗’的表情。


“而且我知道什么时候收手。”




“没有人能从我身上偷走任何东西,Sam。”


Shaw照样重复了一遍。


Root干脆冲她翻了个白眼——嘿,那可是Shaw的专利。




“噢,真的?过来。”


Root站了起来,一只手提着裤子,尾指不注意地勾起了内裤的边缘。


今天是蓝色的。




Shaw乖乖跟着走了。


Root走进了自己以前的房间,打开衣柜门,一点迟疑都没有地、在百十来件各异的、显然被Finch精心保养着的衣服中,找出了一件黑色的连帽衫。




“等等,那是我的。”


Shaw微微睁大了眼睛。


Root偷她衣服?什么时候的事情?




那个小偷不答话,就那么光明正大地,背对着Shaw,把湿透的衣服脱掉,换了条靛蓝的裙子,外面随意罩了件皮衣。


这是,为了配内衣的颜色?




“看到了,你可不怎么擅长这个,亲爱的。”


Root蹲下去,又不知从哪里划拉出一件白色的、胸前空间非常大的连衣裙来。


那他妈也是Shaw的。




虽然毕业舞会后,她就没穿过,但那是Shaw的衣服。


Root是偷盗成瘾还是怎么回事?




“我迟早有一天要把你的手给剁了。”


Shaw瞪着那个女人。


最好人也绑起来。




“总之.....”


Root顿了一下,视线心虚地别过Shaw。


“从现在开始,你给我时刻抓着那个该死的兔脚。”




TBC

评论
热度(156)
  1. tianshengqs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