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N AU】SAMS(八)

Noramyw:

“但你得听我指挥。”


Root这么说。


她低下头,长长的棕发乱糟糟的,一会儿碰Shaw的脸,一会儿碰Shaw的肩膀。




Shaw点点头。




“每、一、步。”


Root强调道。


她太清楚Shaw了。




“如果你有任何过线的行为,我向上帝发誓......”


Root顿了一下。


“我会在任何东西碰到你一根头发之前,把你变成一具尸体或者某种怪物之前,在你做出任何可怕的事情之前,抢先杀了你。”




她是认真的。


Shaw回看过去,突然,有那么一瞬间,忘记了其他的事情,只是想问自己,为什么能忍受不看那双眼睛,足足五年。




“你说了算。”


Shaw抿唇。


Root能这么爽快地答应,已经是令人惊讶。




她不是一心一意希望自己过平常人的生活吗?


为了Finch,为了她喜欢的长辈的心不至于被两个孩子都伤透。




“我去通知Cole的家人。”


Shaw吸了口气。


或许她永远也弄不懂Root在想什么,但总可以试试。




“你有我的电话,一旦找到下个地点......”




“德克萨斯州,我们回家。”


Root打断Shaw的话头。


她甩了下头,狠狠地按了下太阳穴。




说起来,刚刚Root有一阵短暂的头疼。


她还好吗?




“你想从Jessica的事情查起?”


Shaw咽下了别的问句。


那太柔软,现在还不适合出现。




你感受如何?


你还好吗?




这不是Shaw会问的东西。


那是Harold老是挂在嘴上的,是他给Root准备的个人图书室,是他带Root去的美术馆和音乐会,鼓励她学习芭蕾,是他买来两个海盐抹茶味的冰淇淋,永远记得提醒Root不要吃太快,也永远提前把口袋里的方巾叠好,放在Root手心里。




“不,John已经查过很多次了,事实上,他这次失踪之前,才又找到了一点不知真假的线索。那条路行不通,Harold很早之前就这么下了结论,我同意这一点。”


Root摇了摇头。


“我看到了点东西,有些模糊,有些清楚,不一定是真的,甚至可能是一个圈套......”




“我们回家。”


Shaw抓住那女人的手。


滴、答,她把手收回来,捎带着拿走了Root手上的车钥匙。




“以及我开车。”




Cole的家人在一团焦灰面前恸哭,保险公司的员工对着烧焦的屋顶张了五分钟的嘴。


警方在案件上盖章,判定这是一起意外案件,Cole爬上去换灯泡,因为故障烧死了自己,弄坏了屋顶。




Shaw在去德克萨斯州的路上想,有的时候,无知即是幸福。


Cole的家人会好起来,但知道真相的他们不会。


这就是Finch反感的东西,无止境的杀戮和复仇,外加越来越深的偏执和痛苦,最终会把一个正常人完全吞没。




所以,当Finch知道她是反社会人格的时候,心里是怎么想的呢?


当他表现出对Root越来越多的关注,当他不再对Shaw私下斗殴的事情进行反复说教,当他遇见了Shaw的绘画老师Grace的时候,那个对暴力和猎枪感到不自在的男人,那个永远穿着得体西装,研究一摞摞资料和咒语的记录者,是不是想过,他可以过的更好?




他可以摆脱永远冷着一张脸的养女,为了初恋四处奔波的丈夫,和另一个温柔体贴的女人,一个满足了所有人期望的女儿重新生活?


Shaw不因此讨厌Root,正相反,就因为对各自养父的不满,她和Root达成了第一次和解,一起在学校的后森林的不知名小屋里,偷偷喝完了十几罐难喝的啤酒。




但Shaw和Finch的关系一直算不上亲近。


他会很惊讶吧,Shaw的手指擦过嘴唇,目光短暂地瞥向Root。


她和Root一起出现的话。




那女人一直低头用手机查着资料。




“你通常几点睡觉?”


Shaw问道。


她把目光转回路面。




“昨天?”


Root头也不抬地道。


“那得问你。”




“我说‘通常’,还有,那不是个笑话,Root。”


Shaw猛地踩了刹车。


Root撞到了挡风玻璃,手机也掉了。




“Oops.”


Shaw没诚意地耸耸肩。


“谁让你不系安全带?”




“提醒我你还没到喝酒的年纪,否则我会把你灌醉,然后让你发疯裸//奔。”


Root瞪了Shaw一眼,俯下去捡自己的手机,一面哼哼着。


“只要随便往酒里下点药......”




Shaw敲了下她的头。


有那么一秒,她思考要不干脆把Root的头一直按在底下好了——正好可以让那女人的唇舌发挥点别的作用。




“回答我的问题,我得确定你那‘通灵’能力,不是什么睡眠不足导致的幻觉。”


Shaw最终没有动手。


而Root总算系上了安全带。




好孩子。




“这取决于不同情况,你知道,有些总是喜欢多占据一点你的时间,有些就很干脆利落.....”


Root把手机暂时收了起来。


她专注地看着Shaw,显然决定换一个玩//弄对象。




“你说的是案子。”


Shaw不用思考就知道她想做什么。


“别玩了,五年里你到底喝了多少咖啡?医学研究表明......”




“停下,否则我要亲你了。”


Root撇了撇嘴角。


Shaw果然顿住了,安静下来。




亲吻比上//床的含义更重,Shaw当然明白这个道理。




“So?”




TBC

评论
热度(144)
  1. tianshengqs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