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N AU】SAMS (六)

Noramyw:

承诺。


Shaw讨厌这个词。


但从出生到现在,她都没法摆脱它。




Harold Finch收养Shaw,是为了一个对友人的承诺。


她上医学院,过普通的生活,也是遵守承诺。


五年前,那件事的起因,还是因为承诺。




“当然。”


Shaw最终扯了下嘴角。


她是个守信的人。




Root露出了满足的表情,Shaw思考着,决定让那神情留的久一点。


还有一点时间,不是吗?


Shaw的指尖动了动。




回学校的时候,Root没再招摇地抢私人飞机,而是选择了租车。


普通的,黑色的,适合主妇开的那种小车。


Shaw抓着方向盘,怀疑这是Root的另一个阴谋——她试图从Shaw手里抢到开车的权利。但是没门,就算这辆车丑的要命,就算车上还有恼人的香水味。




没门就是没门。


她们比试过,谁能先学会开车,方向盘就归谁。


是Shaw赢了。




尽管Root总是比她高一个头,也能轻易踩到踏板。


尽管Shaw是在穿着不合脚的高跟鞋情况下,才把车开起来的。


尽管之后,那女人报复地把Shaw所有的鞋子都换成了高跟鞋,还他妈是艳红色的。




但,是Shaw赢了。


从小到大,关于猎魔的训练,从开车到开枪,从搏击到杀生,都是Shaw赢的。


可她偏偏要过寻常人的日子。




有时候想起来,命运真是个婊//子。




“三个月。”


Shaw斟酌着。


她的声音夹杂在车内播放的古典乐里,很突兀。




Root的脑袋无意识地跟着音符起伏。


听到她的话,她猛地顿了一下,像是小时候Shaw唯一留着的玩具。


那是一个吸血鬼木偶,头与身体用弹簧连接着,Shaw会用笔或者手指弹它的头,不过不管怎样,它都会顽强地晃着脑袋回到原位。




有那么点像死缠烂打的Root。


特别是她从Shaw那儿讨苹果的时候。


Shaw觉得,那女人喜欢吃苹果,一定是因为她可以在苹果皮上画Shaw的小人,然后在Shaw面前得意洋洋地吃掉。




大写的幼稚。




“一年。”


Root哼哼道,还跑着调。


她不需要问Shaw指的是什么,Shaw也不用告诉她。




“半年。”


Shaw看见了公寓的标志。


她走之前给室友Cole留了纸条,但那个宅客有时候会连续几天窝在某个地下车库里,说不准根本不知道Shaw离开了。




Root玩电脑的时候,也差不多,只除了喜欢拿Shaw当靠枕。


为了报复回来,Shaw每次吃零食的时候,都会把Root抓过来垫着,时不时刻意落一些碎屑在那女人的头发里。


不过,那是小时候的事情了。




“一年。”


Root伸手转了转后视镜。


她整理长发,又整理衣服,就是不看Shaw。




“半年,Root,最多半年。”


Shaw盯着她。


“我半年向Finch报告一次自己的情况,那其中也包括你的情况。”




她信任Root的能力。


Shaw也知道狩猎有多危险。




“半年后见。”


Root最终妥协了。


她下了车,和Shaw走到公寓门口,顿了一下。




Shaw看着那女人。


她没怎么变,和五年前比也好,和更小的时候比也好。


洋娃娃一样的皮肤,洋娃娃一样的眼睛。




就像Shaw永远也拿不到的玩偶。


她会弄坏的。


而Sameen Shaw只能拥有她玩不坏的东西。




真操蛋。




“你可以留在这儿,直到找到下一个案子。”


Shaw莫名开口道。


Root可以住廉价旅馆,可以住高档酒店,也可以偷溜进无人的公寓。




“我的室友基本不在。”


如果,她肯留下来呢?




“狩猎这回事没个准,或许下一刻就有案子跳出来。”


Root耸了耸肩。


她看着Shaw打开门,脚尖冲外。




Root不会留下。


这是当然的,Shaw咬着口腔内壁想。


只要她想离开,这世界上有什么能让Root停下呢?




一具尸体。


天花板上,见鬼的,有一具尸体。




“上帝啊......”


Root第一时间把Shaw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那具尸体像是得到了某种讯号,猛地燃烧起来。




Cole.


Micheal Cole.


有着蓝眼睛的瘦弱男孩儿,比Shaw还要小一岁。




“黄眼恶魔。”


Root喃喃道。


她的手指颤抖着,陡然头疼欲裂。




有图像的碎片拼凑起来,硬生生扎进Root的脑子里。


子弹射进John的胸口。


枪在......




Harold手上。




TBC

评论
热度(151)
  1. tianshengqs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