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N AU】SAMS (四)

Noramyw:

回答并不必要。


Shaw抓住Root肩膀的时候,那个女人没有躲。 


于是Shaw碰了她的唇。




这过程很慢。


比Shaw想象得要慢很多。


Root喜欢笑,大致因此,嘴唇也锻炼得又绵又软;Root的呼吸很平稳,扑打在Shaw的脸颊,又轻又贴;Root的鼻尖抵着Shaw的,真实的,暖烘烘的。




她吻了Root。


Sameen Shaw吻了Root。


Root没有拒绝。




Shaw的吻陡然粗暴起来。


她的呼吸急促又激动,一面使着力气把Root往后推,一面扯着那女人的讨厌外套。Shaw明明走得很稳,却莫名感觉自己跌跌撞撞,才踩过铺着玫瑰花瓣的恶俗地毯,把那女人按倒在床上。




终于。




“Shaw...”


Root的棕色长发像是陷入了深色的床单里。


她的声音咬着Shaw的嘴。




模糊不清。




“Did you know?”


Shaw放开Root,定定地望着她的眼睛。


把信任和温存袒露无疑的眼睛。




“Sam...”


Root眼神闪烁了一下。


她看上去想叹气,又有些别的东西。




但Root是清醒的。


与五年前不同。




“这不重要。”


Root最后说道。


有手掌小心翼翼地捧着Shaw的脸颊。




Shaw想说那很重要,那件事已经他妈地缠着她五年了,她明明从来感受不到负疚或是担忧,但总有点什么东西压在她心头上,偶尔会狠狠撞一下,震得她瞳孔骤缩。


像是刑罚。




但,Root在主动亲她。


不是她们还小的时候,Root想知道自己对女性是否有感觉,而发生的验证性的吻(那一次很糟糕,Root的牙齿撞到了她的,Shaw的舌头被咬到,以至于整整两天没有说话,但她们之后又试了几次)。


这是,很明显的,带着情//欲的触碰。




Shaw不想毁了它。


这次不行。




Root开始解她的牛仔裤。


Shaw听见金属拉链和指甲的刮蹭声,以及她们交织在一块儿的呼吸声。




Root得洗掉她的指甲。


Shaw想,一面推高Root的里衣,迅速解开黑色的内衣。


这女人的审美倒是不坏。




相较于她,Root的反应好似慢了一拍。


她的手指在Shaw的后腰挑逗地移动了一会儿,才落到了臀部。




Shaw已经开始啃咬那女人的脖颈了。


她感到莫名其妙的急迫。




“Easy, tiger.”


Root吻她的耳朵,指尖顺着脊柱爬了上来。


Shaw的后颈感到温热。




像是Shaw初中时候,在足球比赛的休息时间,Root偷偷溜进休息的地方,抓着Shaw的脖颈,碰碰她的额头,告诉因为犯规被警告的Shaw,别被对方的挑衅轻易激怒。


结果Shaw只记住了Root的呼吸很干净。




不像身上总有酒味儿,汗水味儿,或者血腥味的Reese;也不像有书籍的霉味儿,狗用香波以及煎绿茶气味的Finch。


Root身上顶多有一点儿衣服的洗涤剂混着太阳炙烤过的香气。




她干净得不像是猎人家族能养出来的孩子。




“Well, not that easy.”


留意到了Shaw过长的停顿,那女人舔着嘴唇加了一句,腰胯无意识地动了动。


床单皱了起来,堆在Root的臀下,衬得她腿部肌肤越发得白。




Shaw俯下去。


和五年前的记忆重叠是很简单的。


Root的身体没什么变化,反应很慢,逼得Shaw重复运用自己的唇舌。




有时候她觉得Root就是被设计出来考验自己的耐心的。


从小到大都是。




她的黑发被抓住了。


Shaw抬眼。




“No.”


Shaw几乎感觉自己听见了五年前的那个声音。


Root试着挣脱她。




明明醉成那个样子,那女人似乎还是有一些意识。


Shaw不确定那意识里面有没有自己。




充满了Hanna Frey,这是肯定的。




“More.”


真正的,这一刻的Root开口道。


她的声音难得不颤了,而是沉甸甸的,吻着Shaw的心口。




她在想什么。


她那构造复杂的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




Shaw不知道。


她能知道的只是Root的肌肤有多热,湿润和气味是什么样的,Root抚弄她的身体是依照怎样的习惯,Root的呼吸和呻//吟之间的距离和节奏。




不,她不是用头脑分析这一切。


Shaw用身体记忆。




比起用脑,这更直接,更模糊不清,但也更持久。


像是,本能。




TBC

评论
热度(209)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