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pe of My Heart (01)

小驴屹耳:

说明:




这个故事,起于四位小伙伴的点梗:白纸根,新弯锤。(不是我偏心啊,只有四人点梗,而且点的同一个梗,我也是木有办法……)510之后,一度想放弃。挣扎、犹豫了很久,还是决定尽量写下去。写的过程同时也是自我疗愈,我很需要。




原本计划这就是一个夹带私货的中篇,我想借用我最爱的这两个人物,探索一下性和爱的话题。但以现在的心境而言,“寄托”这件事没那么重要了,我只想对她们好。我不确定我能不能按原来的设想把这个故事写完整;但我保证在我的世界里她们会得到温柔的善待。




时间起点是405。谢谢脑洞仓库 @Shiro老伯伯 提供的一个剧情补丁:405根妹胳膊受伤后诸多不便,趁机跑去找医生锤,各种撩,各种该说的话、该发生的事情……然后,大致顺着官方的第四、第五季的剧情,直至510结束前3分钟。此后就与官方剧情偏离了。




已经写熟了锤子的第二人称视角,这里继续。我现在越来越能体会这种方法的好处:技巧上来说,可以避免行文的歧义(哪个“她”是锤哪个“她”是根,并不总是很清晰,对写的人和读的人来说都一样);情感表达上来说,得以相对直接地透过锤的眼睛看根,见其所见,感其所感,就像是6,741里面的模拟那样,但又保留了一段安全距离。我曾经试着用锤的第一人称来写,写了几段后发觉切入太深反而不妥,于是重新来过。现在这种讲述方式,处在第一人称的僭越和第三人称的疏离之间,不远不近,恰到好处。




名字里的Shape,出自510枪战一幕中的肖根对话。Shape of My Heart也是Sting的一首很棒的歌。我说“这歌很肖根”没有说服力(因为凡情歌写得好皆肖根),但真的,真的很肖根呢,不信你们看:




He deals the cards as a meditation


And those he plays never suspect


He doesn't play for the money he wins


He doesn't play for respect


He deals the cards to find the answer


The sacred geometry of chance


The hidden law of probable outcome


The numbers lead a dance




I know that the spades are the swords of a soldier


I know that the clubs are weapons of war


I know that diamonds mean money for this art


But that's not the shape of my heart




He may play the jack of diamonds


He may lay the queen of spades


He may conceal a king in his hand


While the memory of it fades




I know that the spades are the swords of a soldier


I know that the clubs are weapons of war


I know that diamonds mean money for this art


But that's not the shape of my heart


That's not the shape, the shape of my heart




And if I told you that I loved you


You'd maybe think there's something wrong


I'm not a man of too many faces


The mask I wear is one


Those who speak know nothing


And find out to their cost


Like those who curse their luck in too many places


And those who fear are lost




I know that the spades are the swords of a soldier


I know that the clubs are weapons of war


I know that diamonds mean money for this art


But that's not the shape of my heart


That's not the shape of my heart


That's not the shape, that's not the shape of my heart




***




Root爱慕你的肉体:你知道这件事情已经很久了。




实际上,几乎所有见过你们俩在一起的人,都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因为Root实在是做得有些过分:她喜欢把目光死死地粘在你身上,你的脸廓和脖颈,胳膊上的肌肉,胸部的曲线,腰、臀、大腿、小腿、脚踝……每一个细节她都不放过。哪怕那些你自己并不是特别满意的部位(比如你的脖子和腿完全可以再长一点,肉乎乎的手和脚背是对你周身健美肌肉的可耻背叛),她都可以贪婪地盯着看很久,好像除了盯着你看,这世界上就没有其他事情需要她考虑了。如果你不小心瞥见她纠缠的目光,里面那种必须被称作“迷恋”的情绪是那样直白放肆,你的心不由得也会跟着小小地荡一下,发生大约0.01秒的轻微走神儿。在这0.01秒之内你会觉得这个世界上真的只有你们两个人存在,她全然只是一道将你包裹的目光,而你只存在于她的注视里。




Root是一枚迥异于世界上所有其他人类的磁石,一枚逆反普遍定律、被你吸引而不是排斥的磁石。这并不是你想要的,但那样一种自然力不随人的意志而转移,她就是被你吸引,牢牢地吸引,你怎么甩也甩不开。只要她出现在你身边,无论是站是坐,她的身体总是顽固地抗拒你们之间令人尴尬的身高差,拗拧着向你倾倒过来,教你隐隐担心她的腰背和颈椎会不舒服。起初你觉得她是故意的:侵入你的私人空间,撩拨起你的烦躁,这或许是她掌握的唯一能激起你情绪反应从而达到控制目的的手段。然而随着时间慢慢推移,你们的相处渐渐变得和平融洽(这当然是相对于早先的电击、酷刑威胁、枪击、精神病院囚禁、再电击、下药、捆绑、拳头、铁笼软禁这样一些事情而言的),你也早已对她证明你根本不吃这一套。你们成为可以将性命交在对方手上的战友,对面的敌人那样庞大,战局如此危急,你实在想不出她怎么还有心情或闲暇把这个无聊的游戏继续进行下去。




你渐渐地接受了这样一种可能:她可能真的没有什么叵测居心,就是单纯地喜欢你,被你吸引而不由自主地靠近。这个你能理解,因为那种不可抗拒的力量,你同样感受得到。




你也喜欢她的物理存在,而且,你开始担忧是不是喜欢得有些过头了。你发现自己时常也在偷看她——当她沉浸在头脑中那个代码世界里面的时候,感官会变得极其迟钝,不至于察觉你蜻蜓点水式的偷窥。你能迅速捕捉到她细微的心思,眼角细纹里的紧张、眉梢上的焦虑、笑容里的敷衍,她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但你都能精准地分辨。哪怕闭目塞听,你还是能接收到她的状态信息:今天她是那个活泼欢闹的神经病,还是那头悲观忧郁的笨驴。你一直都能非常敏锐地感知他人的情绪,否则你不可能在自己的专业里做到如此优秀;但Root是唯一一个能牵引你有同样反应的人,这就很成问题了。




而这个问题在这一天显得尤为尖锐。




你在这一天中将大部分气力花在了管住自己的脖子和眼睛这件事情上。你尽量避免把头转向她,不得不面对面的时候你也坚决回避与她的注视短兵相接,但你依旧敏锐地觉察到她今天的异样。你清楚地知道她在用一种新颖的方式凝望你,沉静、内敛、近乎伤感的目光落在你颌骨和肩颈处的皮肤上,不刺,不痒,无灼烧感,只造成一阵带着轻微暖意的酥麻,却令你极度不安。




Root总是难以捉摸的,但令你措手不及的是自己的紧张。那是你这一生中,哪怕在与死神相距不过分毫刹那之间地对视时,都不曾体会过的紧张。甚至在你从全城大停电的纽约踩着自行车奔赴新泽西的那个夜晚,这个你根本不想管的疯子的性命安危把你的一颗心怪异地揪紧,你也不曾有过今天这样的感觉。




没来由地,你知道有什么大事情要发生了。




而那股在你们的身体之间已经积蓄了太久的张力,似乎真的到了崩断的极限。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341)
  1. JVause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2. 阿壳壳壳儿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3. lovetaeyeonlove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肉肉的手儿和脚背,大锤说,驴儿,膝盖是不是不想要了。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