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语(68)

Echo•L•Chen:

时间:2011年12月14日凌晨四点半。


地点:布鲁克林原罪酒吧。


 


凌晨的街道和白日是完全不同的光景,偶有车辆呼啸而过,但大多数时候则空荡荡的,不像是人口密度让人皱眉的繁华闹市。


 


雾很大,浓雾当中一串脚步声由远及近,这个时候酒吧里的人最少,也几乎不再有新的来客,看门人穿着厚实的防寒服,站在门口打瞌睡,听到声音他勉强睁大眼睛,浓雾里渐渐现出一道瘦弱的人形剪影。


 


女人个子很高,极瘦,棕色的长卷发,寒冷的天气里只裹了一件深色呢子大衣,皮鞋踏在路面上,敲出一串不规律的音符。女人走得很近看门人才看清她的面容,与他设想的干枯无神不同,她的一张脸精致艳丽得像是一件价值连城的易碎品,女人双手插兜,冲他绽开一抹笑。


 


看门人一愣,简直怀疑她不是活人,他的女儿最近痴迷吸血鬼,这个女人苍白冰冷,又美艳无双,倒是很符合吸血鬼的形象。


 


他在冷风中打了个寒颤,忙不迭地帮她开门,女人脚步有点不稳,但就连那背影,也是迷人的。看门人转身,重新站好他的岗,换班的时间快到了,他决定回家后立即美美地睡个饱觉。


 


女人涂了淡红色唇彩的粉嫩双唇在他脑海里盘旋不去,看门人想着,被这样一双唇抵住颈部动脉,怕是就算舍了命,也销魂。


 


只是不知道她有没有目标,而有的话,那个上天眷顾的幸运儿又会是谁。


 


酒吧里只有寥寥几桌客人,各自有伴,女人走进来之后有人打量她,但她完全无视那些目光,找了一个吧台角落的位子,跨坐上高脚椅。


 


当值服务生兼调酒师过来,问她要什么喝的。女人左手仍旧插在兜里,右手在吧台上敲,似在思考。


 


“嗯~就你最擅长的,酒精浓度最低的,鸡尾酒。”


 


调酒小哥还在偷偷欣赏女人的姿容,冷不防又被一把甜腻的嗓音蛊惑住,他原本又冷又困,这下感觉到浑身血液沸腾了一般周身游走,他试着露出自己最自信迷人的微笑,冲着女人回了一个Wink。


 


小哥屏住呼吸,炫技般尽力发挥出自己的最佳水平,女人专注地看着他繁复的花样,唇畔噙着一抹恰到好处,不远不近的恬淡笑意。


 


“Karma,”小哥把一杯近似天蓝色的液体推到女人面前,含着笑解释:“我刚调试出的搭配,口感像您一样甜美,但我想它最明显的特点和不足之处是它大概永远没有办法像您一样醉人。”


 


小哥隐晦地调情,女人并不着恼,但也不回应,莹白纤长的手指托住杯子,端起来轻抿一口,唇角往一侧勾起弧度。


 


“Karma is a bitch, but I like it.”


 


小哥这下由衷地雀跃,似是找到了知音,他冲女人眨眨眼睛:“你喝多少,全算我的。”


 


女人还是右手,把散落在脸颊的发丝别向耳后,她也冲他眨眨眼睛。


 


“噢,那恐怕要你破费了,我要喝到太阳升起来,浓雾散去才会离开呢。”


 


……


 


“你腰部左侧的那个伤疤,就是这天留下的?”


 


Shaw的视线暂时从电视屏幕上离开,转向和她一起坐在沙发上的Root。


 


“好吧,没错,我就知道你会看出来的,但酒保那个蠢货直到我离开都没发现。”


 


Shaw冷哼一声:“你的脚步虚浮,妆容太过艳丽一看就是想掩饰什么,失血过多的病态苍白?脸上有淤青?还有,你的左手插在兜里,从头至尾没拿出来过。”


 


Root冲着Shaw俏皮地眨了眨眼睛:“亲爱的,相信我,没人能在看见一个血掌还能保持镇定的,尤其是在凌晨,我可不想自己没破绽却被随便哪个傻瓜暴露了。”


 


Shaw有点不痛快,这都怪机器,她忽然来了兴致,说要调出在她上线之后有监控的范围之内,Shaw和Root离得最近的记录,作为她们的订婚贺礼。


 


Shaw面无表情地瞪了一眼窝在Root另一边,靠着沙发扶手看得津津有味的小Sam,怀疑她有了人形之后变蠢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


 


看见过去的Root受着伤还一脸风情万种的和人调情究竟算哪门子的贺礼?


 


小Sam动了动身子,调整位置,最终发觉靠着Root比靠着沙发扶手舒服不止一个等级,没错,她也能有感觉,如果她愿意的话。


 


“Shaw,你不用瞪我,我敢保证你会对接下来的内容感兴趣的,鉴于你明显早把这个五年前对你来说再寻常不过的一天忘得一干二净了。”


 


Shaw没有回答,她确实想不起来自己五年前的这一天到过这家酒吧,遑论细节。


 


Root挑了挑眉毛,倒是很好奇后面会发生什么,关于她自己的部分她很清楚,在浓雾散去,她用手机黑进酒吧门口几英里之内的通讯网络,确认追杀她的人已经被她成功甩掉了之后,她就离开了这家名字还挺有意思的酒吧。


 


而借着给调酒小哥省钱的名义,从头到尾的几个小时,Root只喝了两杯。


 


Root走出酒吧的时间是早上八点,而视频上的时间在她的身影消失之后,立刻跳转到了当天夜里八点,在Root离开原罪的十二个小时之后,一身黑的Shaw推开门走了进来。


 


酒吧里人很多,Shaw四处扫了一眼,不动声色地走向吧台,同一个调酒师小哥,他休息了一整个白天,夜里又开始上班。


 


“噢,原来你是去约炮的,Sameen,那天那么冷,你居然还有心思发情。”


 


Shaw尴尬地咳了一嗓子,她也从屏幕上看出了自己的意图,但时间隔得久,也没什么特别的人事值得记忆,她还是想不起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但有一点她可以确定,不管是真蠢还是假蠢,以后小Sam都是她需要提防的名单榜首,其危险性甚至超过了Root。


 


Shaw坐了Root坐过的高脚椅,Root甜甜地笑了笑,Shaw还是紧盯着屏幕,她真的不确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美女都爱喝这个,”调酒小哥往她手边推了一杯酒,自信地冲她眨眼睛:“我的新作品,它叫Karma,不好喝的话算我的。”


 


Shaw冷冷地看他一眼,小哥缩了缩脖子,有点畏惧,但还是满怀期待地看着她。


 


Shaw端起杯子一饮而尽,回味了下,摇头。


 


“味道还行,但是没劲,你说算你的是吧?麻烦再来杯威士忌。”


 


小哥认真地看她,确认她并不是为了省一杯酒钱才说他的新作品不好,答案显而易见,小哥有点沮丧,但至少凌晨的那个美人儿是喜欢的。


 


他依言给Shaw倒了杯威士忌,Shaw冲他露出一抹含义不明的笑:“You should change a name for your cocktail, cause Karma is a bitch, but I like it, and you know I don't like your work.”


 


调酒小哥这下彻底不高兴了,他拉着脸,拒绝再跟Shaw说话,早上的女人跟现在这个说的某一部分句子是完全一样的,但前者让他充满欢欣,后者却毁了他一天的好心情。


 


Shaw也懒得搭理他,她在酒吧里转了一圈,没挑到一张让她感兴趣的面孔,也没一副让她动心的身材,于是她兴味索然,喝了两杯烈酒,坐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夜又渐深,雾又降临。看门人看着一个面容英俊毫无表情的女人推门出来,一步一步远离,最终彻底被浓雾淹没。他打个哈欠,今天是个值得开心的日子,一早一晚,两个绝色从他眼前经过。


 


……


 


“我的贺礼是想说:你们属于彼此,你们总会遇见。”


 


小Sam靠着Root的胳膊,轻轻蹭了蹭,盯着已经黑掉的屏幕,眼底清澈而透亮。


 


Shaw和Root对视,几乎是同时,她们伸出手,十指紧扣。


 


 To be continued ⚒


还有最后两章,除了婚礼,大家有没有特别想看的情节,我可以综合考虑看看😊



评论
热度(137)
  1. RiEcho•L•Chen 转载了此文字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