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语(67)

Echo•L•Chen:

12岁之后,芸芸众生都成了Root眼里的错误代码,包括她自己,再没有人值得被解救,也无需被解救。


 


于是她转过身,背对整个世界,独自走上一条萧索之路,白皑皑的雪原,只看见自己的两行脚印,她不在乎自己在何时倒下,或是以什么方式倒下。


 


就像她清除错误代码,她最终也会被清除。


 


直到。


 


直到她邂逅一串无懈可击的完美代码,以及隐在后面的机器,雪原乍现冰晶,花纹优美繁复,Root跟着走了一段,终于目眩神迷,为之痴狂。


 


Root没想过解救自己,但在追寻机器的过程中,她明白了,即便是错误代码,也有被救赎的资格。


 


要自己解救自己,如果你曾沉溺在凄清寒冷的深湖,如果你肯浮上水面往回看,至少在死的时候,你知道自己正在游向岸边。


 


至少在死的时候,你知道你离开了空旷寂寥的雪原,重回了就算残缺仍尚存温暖的人间。


 


她做到了,她终于从寒冷空旷的生,游向温暖潮湿的死,她没有遗憾,也并不感到害怕。


 


那一刻,她完成了自救的归途,她拯救机器,保护爱人队友,做整个世界的不知名英雄,但当温暖潮湿的血液渐渐从她的伤口涌出,它们包裹她,温暖她,带她回到生命的最终归宿。


 


而在同时,越来越空荡的身体里面又袭来她最熟悉不过的寒冷,她回到了这个让她失望的人世,但这个人世已经与她无关,她的视线缠绕在那个小个子女人的身上。


 


Shaw,她就跟自己想象中的一模一样:安静、专注、板着脸。Root看着她,她看着Root。


 


之前的怒气在那个吻结束之后,在Root冲出去中枪之后,顷刻就散去了,她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Root,盯着,认真地皱起眉头。


 


Root拼命聚拢自己最后的一点精神,向她的爱人传达一点讯息。


 


没有遗憾,没有害怕,但她在这最后一刻,在尽力延长却实在短暂的闭上眼睛的前一刻,感到浓烈的不舍。


 


她以为那就是她的终局,为所有人,为Shaw挺身而出,虽有不舍,也算完满。


 


比她设想过的任何一种都要好,她没有在无尽的孤独包围下停止呼吸,Shaw就在那里,看着她,目不转睛。


 


Shaw不善谈情,但那对Root来说,便是最深情。


 


Root站在三年前的酒店门前,Shaw就站在她身边,板着脸斜睨着她。


 


“Ms. May,三年前,当你给我打开这扇门的时候,我可没料到在几分钟之后会倒在你的电击之下。”


 


Root挑了下眉回看她,得意地笑,同时伸手尝试着推门,不出所料,三年前的房间,除了少了一个被她绑住藏匿起来的女人,完整地在她眼前还原。


 


Shaw跟着进来,顺手带上门,Root皮衣仔裤,没有穿Shaw洗好的那套职业装,像她当时跟小Sam声明的一样,那个已经没办法再穿了。


 


“所以,Agent Shaw,这就是你的求婚现场?”


 


Root有点雀跃,也为Shaw的安排感觉到满意,她沿着房间四处晃,Shaw抱着胳膊跟在她后面。


 


沉浸在甜蜜中的Root一边参观她们的回忆一边想着Shaw什么时候跪下拿出戒指,就像Shaw在初次见面没有提防她一样,她也同样没有提防Shaw是什么时候迅速地变出一个电击器按在她脖子上的。


 


Root惊呼一声,抽搐着倒了下去,Shaw居高临下地看她,唇畔噙着抹得意。


 


“我知道你现在想说的是这酷极了,不,不要翻白眼,你知道那让你看起来有多蠢,还有,我已经把电量调到你当年电击我时的四分之一了,不客气。”


 


Shaw眼角眉梢带着难得的生动,她搬椅子,挪Root,从抽屉里翻出事先准备好的束线带,兴趣盎然。


 


Root被她以同样的姿势固定在椅子上,隔了一会才能开口。


 


“没想到你这么怀念这个呢,Sameen。”


 


Shaw勾了勾嘴角,分开Root的双腿,自己贴过去,贴过去,她扯着皮衣把Root拉下来一点,直到她确认自己的呼吸能够触碰到即便落了下风也从不肯服软的爱人。


 


“哦,没想到你会意外呢。”


 


Shaw从衣兜里摸出母亲给的戒指,刻着繁复花纹的指环上托着一枚剔透圆润的绿宝石,她把它捏着举到Root眼前。


 


“这个是我父亲当年倾尽所有寻来给我母亲求婚用的,我没见我母亲戴过,她给我的时候告诉我,她是怕戴丢了,弄丢它对她来说就是弄丢我父亲毫无保留的爱。”


 


Shaw低沉诱惑的声音在咫尺之间向Root陈述一个事实,她的父亲用这枚戒指向她的母亲求婚,她的母亲把戒指给了她,Shaw把它举在Root眼前。


 


Shaw说倾尽所有,Shaw说毫无保留,Root鼻子一酸,觉得激动得要晕过去了。


 


Shaw和Root一起的时间不短,终于能够适应她突如其来的各种情绪,她再凑近一点,轻轻咬了咬Root的唇,退开一点距离,低头给Root往手指上戴戒指。


 


“机器说大约在我跟你求婚的这个时间点,世界各地有上万对情侣在做同样的事情,虽然我们跟他们也没什么大的区别,但我不想问你千篇一律的问题,Root,我知道你愿意做我的妻子,而比起你单膝跪地,我现在可是完全地跪在你面前,所以你说,我们的仪式是不是完成了?”


 


Root抖着她的小颤音,红着眼眶笑:“你说大约是不是因为你事先跟小Sam约定好此刻这个房间,没有摄像头,没有收音器?而这历史性的一刻,就只存活在我们两个的记忆里?”


 


Shaw点点头,没有太使力气地拧了一把Root的大腿,她在Root的惊呼声中承认:“你说的没错,但是你避开了我的问题。”


 


“Where's my iron?”


 


Root确认Shaw说的没错,电量被Shaw刻意调小过了,她在短时间内彻底从电击中恢复,要不是手腕受缚,她现在就会把她的小炮仗扑倒在地毯上,她要用自己的热情告诉对方她有多么满意。


 


Shaw对她的回答似不意外,Root眼睁睁看着对方站起来,走开,回来,手里拿着一个没有插电的熨斗冲她不怀好意地笑:“我唯一没拿这个出来的原因,相信我,是因为我确信你身上没有需要熨平的部位。我是说,已经够平了。”


 


Shaw视线对着的地方,Root不看也知道是哪里,她想翻白眼,但记起刚才Shaw所说的,最终还是放弃。


 


她不想在这个值得回忆的特别的夜唯一给对方留下的印象是很蠢。


 


“Sweetie, 放开我。”


 


Root眉眼含笑,冲着自己的手腕向Shaw示意。


 


“着什么急?”


 


“因为我要艹你。”


 


Shaw咬嘴唇,过去,如Root所愿,但她要让眼前这个戴着她的戒指的女人知道,到底是谁要艹谁。


 


所以,Shaw告诉自己,这就是只属于她们两个的订婚之夜。


 


远远还没有结束的,终将成为记忆中无法抹去的,订婚之夜。


 


仅以你顽皮的、狡黠的、强悍的、激情的、独特的……


 


任何一面,都足够彼此享用一生。




To be continued⚒




谢谢大家喜欢,其实我也舍不得。


 


 


 


 



评论
热度(185)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