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语(64)

Echo•L•Chen:

Shaw一个人飞去了欧洲,小Sam说她让Shaw去处理一件并不危险的任务,Root也要跟着去,但她马上要动手术恢复听力,Shaw不同意。

“我回来的时候你最好已经能听立体环绕音了。”

Shaw丢下一句话就头也不回地进了值机通道,Root看着她的背影,笑得隐晦。

多么稚拙的借口,Shaw串通机器跑去欧洲找戒指,还想瞒着她,Root无奈摇头,或许聪明人的唯一缺点就是人生缺乏惊喜。

Root出生成长于Bishop,地地道道的美国人,但Shaw认真端详Root的轮廓,总觉得她一副血统高贵的欧洲范,她偷偷清点了自己的小仓库,还忍痛去黑市卖了两把珍藏纪念版手枪,带着自己搜刮出来的全部家当,怀着满满的信念踏上了她的寻戒指之旅。

找到让她满意的戒指并不容易,德国,法国,意大利,英国,Shaw狂风一样席卷欧洲的土地,结果却并不如意。

她满意的她支付不起,勉强能买下的又差强人意。

Shaw又累又生气,生Root的气,生自己的气。

胸口的戒指浇不熄她的怒火,Shaw停下脚步,坐在广场的台阶上,从口袋里摸出一块破布。

血迹早就干涸,暗色的痕迹渗入纤维层,几个月前,她永远慢一步地追寻着Root被带走的痕迹,她没能在第一时间解救出Root,只能拿回一块染血的纱布。

Root的血,Root的生命,Root的感情。

Root一个人来去匆匆,带着癫狂劲为机器奔波劳碌的时候,Shaw常常觉得她像一片云,风一吹就散了。

而在Root在她眼前冲出去的那一刻,Shaw觉得她错了,Root不是云,云散了还可以再聚拢,但Root倒下了,可能就永远都起不来了。

像她的父亲,像Cole,像在她手下失去生命的那些人。

Root会死,会为了Shaw死,为了机器死,为了Harold死,为了队友死,为了与她毫不相关的人去死。

而婚姻是什么,承诺是什么。

在Shaw看来,如果Root跟她结婚,Root说她爱她,那就代表Root没有权利随便舍弃自己的生命。

如果一枚戒指能让Root不在Shaw的眼前散去,Shaw可以忍受这些不太有意义的奔波。

Root难得没有联系她,没有纠缠着问她你想我没,Shaw感到点轻松,见鬼的竟也有一些不习惯。

小Sam透过通讯器向她汇报,Root已经顺利地完成了手术,她白天在地铁站自己编程序玩,偶尔征求Harold的意见,晚上她会按时回家睡觉,偶尔允许小Sam留宿,但她不允许小Sam上她们的床。

Shaw扬着唇角笑,她猛然意识到,或许哪天她的愤怒全部都死去了,就只剩下对Root的感情了。

那种感情,就是她在心软时已经承认过的爱情。

Shaw最后去了伊朗,她回到那个国家去看好几年没见面的母亲,和并不亲近的外公外婆。

母亲给她做她旧时最爱的食物,Shaw吃得满足而平静,饭后母亲和她聊天,她不问她的工作和生活,只跟她说她小时候的事情。

Shaw坐在沙发上,母亲的身边,她听着那些似近似远的往事,母亲并不避讳谈论父亲。

“你会想念他吗,妈妈?”

Shaw的发色随母亲,只是母亲梳得整齐的发髻里已经夹了银丝,母亲对她笑得温润。

“当然,Sameen,无时无刻不,你爸爸永远活在我的记忆里,我知道你也会一直怀念他,医生说你有情感障碍,可我和你父亲都觉得,你不是毫无感情的,孩子,你只是不知道怎么表达,它们,我是指那些情绪,被困住了,对不对?你需要很辛苦才能解救它们,习惯它们……”

Shaw的母亲对她说话时很认真地注视她,Shaw和她久不见面,但Shaw不觉得她陌生,相反的,Shaw觉得亲近。

Shaw犹豫了下,还是决定告诉她,她原本就为此而来。

“就是……我遇到个人,一个女孩,她叫Samantha,但你可以叫她Root,前段时间我受了点伤,她说没有我她不能活……我想,我对她是一样的。”

Shaw眼睛清澈干净,她像小时候一样看着母亲,每次她这么专注地看母亲时,她就能得到任何她想要的。

新的运动鞋,自行车,训练服……

母亲怔了怔,但她很快就笑了。

“所以你爸爸和我是对的,你并非像那些医生说的一样,Root是吗?不管这次她为什么没跟你一起来,我都希望下次能见见她。”

Shaw也笑,眉眼瞬时温润下来:“也许是她改变了我,她很漂亮,聪明,有点神经,不管怎么样,我决定跟她结婚,如果我们举办婚礼,妈妈,我会带她来接你过去。”

“不错的计划,你跟她求婚了吗?”

“还没有,我没能买到合适的戒指。”Shaw决定不告诉母亲Root已经向她求过婚的事实。

“你等等。”

母亲拍了拍她的胳膊,站起身进了房间,过了会儿回来,手里多了个精致的丝绒小盒子。

“这个是你父亲当年向我求婚的戒指,他花光了当时所有的积蓄,求一个古董收藏家割爱卖给他的,戒指是活口的,你拿去给Root,应该不算寒酸。”

Shaw接过来打开盒子看,是她苦苦寻觅的欧洲贵族风格,Shaw眨了眨眼睛,为自己和父亲的默契而愉悦。

她也打算花光所有积蓄来着。

Shaw把她用来买戒指的备用金除了返程机票钱全留给了母亲,虽然不能弥补她这些年不在母亲身边的缺憾,但她希望母亲能感觉到她的在乎。

Shaw离开两周,Root像赌气一样不跟她联系,Shaw跟母亲说好下次再来看她,匆匆忙忙往回赶。

落地的时候纽约是深夜,Shaw让机器对她的行程保密,她回到家,机器宝贝识相地没找存在感,Root蜷缩成一团,陷在被子里睡得正香。

Shaw过去,坐在床沿摸Root的头顶,Root迷迷糊糊醒来,扬起小脸眯着眼看她。

Shaw低头,在柔和的壁灯光线里亲吻小疯子的额头。

“Hey.”

“Hey, Sweetie…”

“Yes, I miss you.”

“No, I wanna ask you where is my ring?”

Root醒来得差不多,挑眉得意地笑。

Shaw翻个白眼,她错了,她的愤怒永不会死,Root总能一句话点燃她,不管哪种火。

To be continued⚒

谜底揭晓,Shaw落在安全屋的是染了Root血的纱布。

评论
热度(174)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