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语(61)

Echo•L•Chen:

Shaw洗完澡,素着一张脸面无表情擦头发,是Root最爱的时刻之一,头发湿漉漉的,五官深邃而英挺,胳膊上流畅的肌肉线条,力与美的完美结合。

“Sweetie,will you marry me?”

Root单膝跪地,双手捧着那枚小小的,闪亮的钻戒,似捧着自己昼夜不停跃动的心脏,献祭般几乎浑身颤栗。

但她克制着激动的心情,她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想要用俗世的方式跟一个人捆绑在一起,她敢肯定Shaw也没想过,但谁知道呢,Shaw说的,她们每一天都在变得不一样。

Root笑,初见时那种甜美的,蛊惑人心的,具有杀伤力的,她知道Shaw喜欢她这么笑,Shaw拿她没办法。

Shaw擦头发的动作停住,瞪着眼睛死死盯着Root看,而Root就像是在等待宣判。

“Where's your iron?”

Shaw的声音冷冷的,听不出温度。

Root撇撇嘴,有点委屈:“临时起意,准备这身衣服都差点来不及,即便有机器帮忙,我也来不及弄个和当时一模一样的熨斗,Sameen,你就是对当时我真的准备烙你耿耿于怀对不对?”

Root的单颗小膝盖撑着身子的重量,时间久了有点摇晃,Shaw迟疑的时间太久,她心里委屈,咬着下唇嗔怪地看Shaw。

Shaw摇摇头,叹气,俯身过来拉Root起来,Root顺势扑进她怀里,用下巴蹭她的脖子,蹭了两下拉开距离,捏住她的手指就要把戒指往上推。

Shaw拍了下Root的屁股,直接把戒指抢了过来:“现在不行,还有,我没有耿耿于怀,毕竟曾经我也一心想要杀你来着。”

Shaw嘟囔着,Root震惊地看她:“不行?”

小个子再次叹气:“你抢了我的台词,Root,既然这样,那就算你完成了你的部分,我的部分还没有完成,我也还没找到可以和你交换的戒指,所以求婚什么的,目前为止,完成一半,Okay?”

“你是说你本来打算向我求婚的?”Root惊喜。

“不,没有,我以为我们不需要那个,但是好吧,既然你提起来了,求婚的那个是我才对。”

“噢,Sameen,家庭纷争,煮烂的菜,一生一世一双人,谁能不爱呢?即便是我,也期待童话般的美好结局啊。”

Shaw勾了勾唇:“童话的美好结局,你应该和英俊的王子在一起。”

Root眨了眨眼睛,笑得格外欢畅,她的套装被Shaw身上残留的水渍濡湿了一小块,让她看起来平白添了些许生活气息。

Root环住Shaw的肩,贴在她的耳侧甜蜜私语。

“你就是我的小王子呀。”

Shaw嗯哼一声算作回应,Root这身装扮往两人初次见面没烧完的火苗上浇了一桶油,燎原烈火熊熊燃烧着,Shaw早就难耐,但她顾虑着机器,一直忍着没动。

现在Root贴在她怀里,轻柔的耳语刺激着她,Shaw觉得她没必要再忍,她抽空把戒指叼在嘴里,双臂环住Root,一使劲,Root惊呼一声。

Shaw咬着戒指笑出一口白牙,她把Root扛进浴室,成功地给机器宝贝戴上眼罩。

看不见,但声音还是有一些的。

小Sam坐在桌子上,两条小细腿悬空晃荡着,Harold反对过几次,但他无法禁止Shaw在他桌子前面吃零食,也看不住Root窝在椅子里把脚架在桌面上,自然也就管不住金发小少年。

Reese黑西裤白衬衫,皮鞋干干净净的,他挽着袖子逗Bear玩儿,Harold在一旁敲键盘,地铁站除了Bear的声音和键盘声,安静极了。

小Sam叹口气,低声咕哝:“她们就不累么?”

Harold回头,惊恐地看着她,生怕她语不惊人死不休。

小Sam勾起嘴角:“好吧,我什么都不说,有个重要的消息,不过我猜Root和Shaw更愿意自己告诉你们。”

Reese摸了摸Bear的后颈,站起来看着越来越和谐的父女二人组,他耸耸肩宣布:“好吧,那就等她们一起告诉我们她们要订婚或结婚的消息吧。”

小Sam看他,疑惑:“你怎么知道?”

Reese修长的手指摸摸鼻梁,视线转向Harold:“你真该让你父亲好好教教你说话的艺术。”

金发少年小细腿一晃荡,有点沮丧:“我以为我的模仿能力已经足够好了。”

Reese从衣架上取下西服外套,准备回家。

“没人说你模仿得不好,但谁都有进步空间,不是吗?”

Reese跟一大一小道了晚安,信步出了地铁站。

Harold目送他的身影不见,回过头看他的“女儿”,小姑娘两手撑在身侧的桌面上,低着头一语不发,像个闹别扭的小朋友。

他眼底漾出暖意,温和地开口。

“你的学习能力一向很强,只要有针对性的比对研究,很快就能弥补不足的。现在,你能不能告诉我,如果两位女士要订婚结婚,我该送她们什么礼物?我是说,你对Root的了解非比寻常,应该知道她的喜好。”

小女孩抬起头来认真听父亲讲话,委屈渐去,眼里缓缓地注满了亮光。

她近乎兴奋地回应:“Root喜欢抹胸婚纱,她翻杂志翻到时会多看看它们,噢,Shaw喜欢Root的肩膀、脖颈和锁骨,所以Root最好把头发盘起来。Shaw本人不太穿白色的衣服,她不爱西装,裙子也嫌烦,但她喜欢医生穿的白大褂,你说她穿医师服和Root结婚怎么样?”

小Sam兴致勃勃,半长的刘海挡住一侧眼睛,她顾不上,仍旧喋喋不休。

Harold瞠目结舌,说实话,他引起话题不过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不想她不开心而已,没想到她能给出这么建议。

穿着医师袍结婚?即使是对Shaw和Root而言,也过分新奇了点。

而两位话题的主人可顾不上她们的婚礼,浴缸里,洗手台,花洒下,一袭套装引发的欲念之火仍在蔓延。

To be continued ⚒

婚纱Amy简直要人命,还正好在我写到求婚的时候出现,啊🙈🙈🙈

评论
热度(167)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