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语(60)

Echo•L•Chen:

【我们可以比过去更亲密,我保证。】

Root在医院接到的机器久违了的信息,她当时鼻子发酸,差点落泪。

只是永远运筹帷幄的Root没想到,她信仰的人工上帝所谓的亲密,竟然是上帝住进她曾经的躯壳。

这真是,即便天气由夏入秋,她还是没办法完全接受的一桩奇事。

她看见曾经的自己对她不设防的天真笑容,她回想自己有没有那样笑过。

Hanna曾经在图书馆跟告诉她,低声的,温柔的。

“Sam,没事的,不要怕。”

她当时在埋头看一本数学课外书,Hanna突如其来的话让她困惑。

“你在说什么?”

“你知道,你已经两周没有笑过了,天哪,Sam,你才11岁,我的意思是,你要开心一点,知道吗?”

所以,她曾是那样阴郁的少年,眼前这个,到底和她是有些不同的。

Shaw被Root当众捏脸戏弄,深觉丢脸,有火发不出,吵架被打断,她翻个白眼,果断离开这一大一小两个Root,趁着Reese不在去翻翻他有没有缴获什么利器。

Root就站在那里看小Sam,小Sam也在看着她。

“你知道,如果你用我的外形做寄居体,我无法对你恭敬起来吧?”

“你不需要对我恭敬呀,曾经你或许是我的信徒,但是别忘了,Root,后来你已经不会全然按照我的意思来了。我们只需要是朋友,我不做你高高在上的信仰,我要做你的朋友,很亲密的那种。”

Root短促地笑了一下,她很认真地思考,自己究竟能不能把有着自己少年模样的人工上帝仅仅当作一个朋友。

小Sam是道坎。
人工上帝也是道坎。
朋友,这个尚算陌生的词汇,还是道坎。

“问题不在于你,而是我,我恐怕我不会是一个合格的朋友。”

Root没有笑,她很认真。

小Sam仰头看她,目光里都是纯真的亲昵。

“你一直是的,Root。”

Root不知道这算什么,她原本是兴师问罪来的,结果却变相的与机器,与曾经的自己和解。

她和Shaw在天黑后一起离开地铁站,Shaw甚至回头对小Sam发出邀约。

“你只要保证不在我们亲热的时候旁观,我就邀请你到我们家里玩。”

金发小鬼歪着头看她,好吧,小鬼在模仿成年Root了,她热衷于模仿每一个她感兴趣的模仿对象。

“你只要保证你们亲热的时候周围没有带摄像头的电器就好了呀。”

Shaw摇了摇头:“你知道那不大可能每次都做到吧?”

小Sam调皮地眨眼:“好吧,如果你们没做什么新鲜的,我就不看。”

Shaw翻个白眼,无视身旁Root脸上无声的戏谑,率先冲出去,她就不该跟这个小鬼好好讲话。

她们哪次不新鲜了?哪次完全一样了?

小鬼跟谁学的,连拒绝也这么拐弯抹角,好吧,答案并不难找,Harold。

Root很轻易就追上了她,两个人沉默着并肩在霓虹光影中漫步,Shaw等着Root开口嘲笑她,但Root并没有。

秋天了,入夜已经有了凉意,Root明明怕冷怕得要死,但哪怕是寒冬,她身上的衣衫也算得上单薄。

Root的前三十年,一直以苦当酒,饮鸩止渴,她嗜孤独而生,以绝望为伴,视苦痛为寻常。

她让别人不好过。
她让自己不好过。

昏暗中,Shaw伸出手,找到Root的,十指紧扣。

Root僵了两秒,似有意外,不过她很快就笑了。

“你知道你有时候一点也不像你了,Sweetie。”

Shaw鼻子里哼一声,不以为然。

“你也不会一直都是你,这一秒的你,和上一秒的那个,是完全相同的吗?”

Root身子靠过来一点,两个人的步伐整齐,默契。

“我不知道你还研究哲学,不过这么说的话,如果每一时刻的我们都不一样,那我们岂不是像这样在一起,千千万万次?”

Shaw叹口气,Root就是Root,她能在最严肃的时候最不正经地调情,Shaw熟悉,也安心。

有些事是会变,但也有不变的。

“对了,我的戒指你什么时候还我?”

Shaw被Root轻轻扯了下,两个人停下脚步,转过头面对面,似曾相识的场景,彼时,她们心照不宣;此刻,两人十指紧扣。

Root唇角愉悦地扬起,像那天晚上她问“这就是你来找我的原因吗”的时候一样。

Root直勾勾地盯着Shaw,眼底流淌着最单纯的快乐和调皮。

“我没记错的话,Sameen,那个戒指好像是我的吧?”

Shaw不肯认,据理力争:“你看到我挂在我脖子上了,你并没有反对,所以当然它就是我的了。”

Root撇撇嘴,无视路人偶尔停留在她们身上的探究眼神:“但它现在已经不在了。”

“而我们都知道那是因为它没办法跟着我上手术台。”

Root眼神暗了暗,她不愿回想那个时刻,Shaw无心的话脱口而出,看到Root的样子也有些后悔。

“算了,我们先去吃饭。”

Shaw转过身拉着Root继续走,Root跟着她,但并没有乖乖闭嘴。

“Sameen,其实我并不希望你抢夺原本朝我射来的子弹,我不是说我不感动,相反的,看你中枪的杀伤力可比一枚子弹对我的攻击强多了。”

Shaw哼了声:“我中枪我活下来了,如果是你,那可就不一定了,你知道那家伙瞄准的是你的小脑瓜吧?”

Root还想再说什么,但Shaw很严肃地警告她别再开口,她知道Shaw什么时候是不能违抗的,所以这次,Root听话。

Shaw带她去了一家很好的餐厅,Shaw说波斯新年的时候,如果她在纽约,她一般都会来这里。

Root很开心,她们就像最普通的情侣那样一起约会吃晚餐,然后一起回家,Shaw去冲澡,Root翻出刻有Shaw出生年份的戒指。

Shaw洗完澡,裹着浴巾出来,歪着头用毛巾擦头发,Root冷不丁地闯进她视线,身上见鬼的是她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的那身职业套装,发型,妆容,毫无差别。

Shaw瞪大眼睛,一股强烈的不好的预感瞬间侵袭她。

果然,Root单膝跪在她的面前,双手捧着那枚她挂在脖子上好几个月的戒指,笑得无辜而娇俏。

“Sweetie,will you marry me?”

To be continued⚒

猜猜Shaw怎么回答🍀🍀🍀

还有十章结束,剩下的,应该大部分是日常了。

评论
热度(172)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