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语(55)

Echo•L•Chen:

Shaw身体素质好,天一亮就要求查房医生帮她关掉镇痛泵,Root在一边欲言又止,最终随她。

Root没照顾过人,她甚至也不怎么会照顾自己,每次受伤都处理得很粗糙,但难得的是,她在Shaw的病床前格外尽力,小心翼翼,不出差错。

她嫌医院里的器具不好,出去买了全新的,左手右手大包小包全拎满,臂弯里还夹着束鲜花。

Shaw在独立的高级病房,里面配置沙发,电视,卫浴室。Root像是忽然开了窍,从半个生活白痴摇身一变成为半个生活专家。

鲜花插在透明水瓶里,摆在床头柜上,矿泉水打开瓶盖放入吸管在一边放好备用,脸盆和毛巾用热水消毒,又接了温水端到床前的椅子上,Root对上Shaw的视线,挑眉一笑。

她往温水里滴入几滴香氛,浸湿毛巾,拧到半干,先给Shaw擦脸净手,Shaw拧着眉毛有点不自在,但也没反对,好几天没净身,她确实不舒服。

Root动作尽可能的轻柔,Shaw在她的毛巾下像个未长大的孩子,难得的没了那股狠厉迫人的劲头。

露在外面的皮肤全清洁好,Root暧昧地勾起嘴角,开始脱Shaw的衣服,Shaw一个白眼甩出去,装什么,又不是没脱过。

很快地,Shaw就发现这完全不是一回事,最重要的区别是她此刻一动不能动,手术创口火辣辣地烧灼着,让她的感官比平时更加灵敏。

Root的手指滑过她的肌肤,毛巾带着轻微的力道游走,Shaw的欲念迅速被激发,积攒,急躁地在小腹间呼啸来去。

Shaw的喘息越重,Root的笑意越浓,毛巾走过胸口,Root停下来,咬着下唇认真端详,端详够了俯低身子,伸出小巧的舌尖舔。

Shaw身子一弓,感觉到自己腿间的反应,她咬了咬牙,这该死的创口,让她落尽下风。

毛巾来到伤口周围,Root水汪汪的眼睛盯着纱布一眨不眨,Shaw眼看那水汽有凝结成泪的倾向,赶紧想着说点什么。

说到底,哭哭啼啼的Root和绝望中推开她的Root一样,都会让她手足无措。

“你擦好了吗,擦好就把我衣服弄好,我可没打算这个样子见医护人员,或者是任何走进房间的队友,比如Reese,Lionel。”

Root眼底的水汽慢慢地退去,她诡秘一笑,得意至极:“噢,Sameen,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都不会有人进来的,我说了你要睡觉,门也反锁了。”

她把毛巾丢回脸盆,双手掀开薄被,开始脱Shaw的裤子:“擦了上面,还有下面呢,前面完了还有后面,我问过医生了,他说注意一点的前提下,你可以侧一下身,适量的翻身对你的创口恢复有帮助,避免内部粘连。”

Shaw看着Root一本正经地耍流氓,无可奈何,只能由她,但当Root作势要脱掉她的平角内裤时,Shaw还是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Root笑得开怀:“Sweetie,不用别扭,我从咱们家里给你拿了替换的,好几天了,我们得让你这里舒服些,就算你不在意,我也有义务让你这里舒服些呀。”

Root变本加厉,Shaw气得牙痒痒,但她太了解Root,她这个时候的任何反抗或反击的言辞都只会让Root更加兴奋而已。

她只能认了,在心里记一笔账,日后加倍讨回来。

Root手指略微探了探,忍不住惊叹:“我都不知道你这么想我了,不过现在不可以,你想要就得好得快一些哪。”

Shaw快气晕过去了,干脆闭上眼不搭理小疯子。

然而,闭上眼感官更加敏锐,Root有技巧地流连、辗转,Shaw像是受了一场刑。

Root终于玩儿尽兴,她依言给Shaw套上内裤,病服也整理好,Shaw以为终于结束,Root撇撇嘴,又变戏法似的拿出一瓶头发干洗剂。

Shaw眨了眨眼,Root是不是拿她当活体玩偶,她开始怀疑,Root对Shaw Junior是不是也是这一套。

当然,挑逗的部分除外,那是她的专属酷刑。

Root开始清洁Shaw的头发,认认真真地,Shaw的发丝在她手里,像是质感上乘的丝绸。

Shaw再次闭上眼,感受Root的手指穿过她的头发,Root的十指按摩她的头皮,一下一下,似有韵律。

Shaw的意识开始模糊,她知道自己要跌进睡眠里了,伤口的烧灼感理她很远,Root离她很近。

……

地铁站又恢复了拯救号码的日常,机器的执行人日益增多,但地铁站的核心成员还是这几个。

没有了Smanritan的威胁,地铁站便不是最佳的指挥中心,但大家对这里生出了感情,都不肯换基地。

机器在世界范围内清除Smanritan的余孽,没有Greer的指挥策划,一切都格外顺利。

Smanritan的高级医疗美容仪器被运回美国,机器愿意研究对方的成果,毕竟Root的心脏功能得以恢复,完全仰仗邪恶版本的人工上帝一方的先进生化技术。

这天白天,Root在医院照顾Shaw,Reese在出任务,Lionel坐镇NYPD随时提供内部资源,Harold不再需要掩护身份,他辞去了教职,在地铁站想着机器下一步该往哪里走。

一个穿着格子衬衫牛仔裤的少女走了进来,Harold看着她,莫名觉得眼熟。

立体的轮廓,柔软的金发,瘦弱的身子,清亮的眼神。

“你是……”

Harold扶了下镜框,心里有个猜测,但他不敢肯定。

“你好,父亲。”

金发少女清冷地笑笑,稚嫩的音色让Harold的心一颤。

“The Machine?”

少女Root模样的人工智能对着Harold点点头,迈开步子走向他。

“是的,父亲。”

To be continued ⚒

谢谢大家的新年祝福,就不一一回复了。

还有15节,接下来也让我们愉快地一起度过吧。

也祝大家新年快乐,诸事顺遂。

少年Samantha Groves版本的机器上线,大家期待吗?

评论(1)
热度(146)
  1. 阿壳壳壳儿Echo•L•Chen 转载了此文字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