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语(52)

Echo•L•Chen:

纽约忽然停电,先是布鲁克林区,皇后区,然后丹顿岛,布朗斯区,再到整个曼哈顿。

今天本来是值得开心的一天,各小队虽有波折,但总算完成任务,Smanritan的新兴势力一个个被拔除,执行人从四面八方往回赶。

Shaw早上出门的时候心情不坏,Root拍她屁股她也没生气,还意味深长地笑了下,算是对调情的回应。

Tom渐渐没有那么怕她,Shaw在驾驶席坐着,天气太热,带着温度的光肆无忌惮地越过挡风玻璃,把活人当熏肉那么烤。

Shaw不耐烦,皱眉冷脸,处理号码渐渐失去乐趣,太简单了,菜鸟都能应付。

或许,跟着Root也能找点乐子?

但她也明白向来独来独往的教授身边忽然冒出两个女助教,势必会引来不必要的校园八卦。她倒是无所谓,Harold估计心里能别扭死。

号码大半天没动静,菜鸟拿着单筒望远镜瞅了半天,停下来,观察Shaw,他把望远镜递给个子不高格斗能力惊人的女人,Shaw接过望远镜,冷冷扫他一眼。

Tom一缩脖子,讨好地笑:“我去去就来,很快。”

Shaw无所谓,Tom很快消失,她把玩着手里的家伙,这个距离,她用不上这个。

时间有个不会轰鸣的引擎,昼夜不停地转,一切恍然还是昨天。Cole因为好奇心把他们两个置于险境,他替自己挡了一枪,深邃的蓝眼睛里面又是恐惧又是欣慰,Shaw无法回应他,只能眼睁睁看他咽气。

她替他报仇,被自己人灭口,Harold和Reese带她重回人间,他们希望她的加入。

她拒绝,决定自此做一匹独狼,人来人往,独对月光。

直到她在Harold那里看到那个女人的信息,那个破天荒她一丝不曾怀疑提防的女人骗倒她,女人举着发烫的熨斗笑得娇俏而无辜,Shaw强忍着兴奋战栗,成千上万多如星斗的火苗在她皮肤下跳跃。

她要战胜她,火苗叫嚣着;
她要征服她,火苗炙烤着;
她要毁灭她,火苗嘶吼着。

都是以前了,Shaw无意识地摸了下胸口,那里垂着一枚戒指,藏着无辜而娇俏的女人最隐秘的心事。

她要保护她,火苗永不熄灭。

Tom打开车门,Shaw的眉头舒展开一些,当然,她看到他手里的雪糕之后显然心情更好了,又大又黑的眼睛简直在冒光。

Tom眼前一花,雪糕已经到了Shaw那里,她近乎蛮横地撕开包装,一口下去满嘴凉爽,她满足地哼一声。

电就是这个时候开始停的,机器在她耳中的聒噪戛然而止,Shaw意识到了不对劲,手机没有信号,交通灯渐次黑下去,受到停电干扰的行人停下来查看情况,抱怨。

Shaw眨了眨眼睛,发动车子,一脚油门就冲了出去,Tom在副驾胆战心惊,没有交通灯车子怎么开?

还剩一半的雪糕被丢弃在一边,一点点融化掉。

Shaw稳稳地、高速地、技巧性极高地开着车,脑子里却乱成一团,上次全城停电是黑夜,她忘不了那个时候的Root在干什么。

一个人,去送死。

Shaw咬紧牙关,她能救她一次两次,就能救她三次四次,她得护着她,火苗永不熄灭,像月亮眷顾着地球。

……

Root被束在椅子上,额头青紫掉一块,右手臂子弹擦伤,还在滴血,她只解决掉两个人,一个膝盖中枪,一个近身格斗被她电晕过去。

一切发生的太快,前一秒刚停电,后一秒就来了十多个特工,Greer的银白头发从大个子们身后飘出来,满脸褶子偏偏笑得优雅绅士。

“你们乖乖跟我走,这些学生就不会死。”

Decima科技已经是一座废楼,产权不明,一直没有重新投入使用,Harold和Root被带到天台,停机坪上面一架直升机,螺旋桨已经开始转动,旁边摆了桌子椅子,还有一壶煎绿茶。

Root不安分,主意又多,Greer命人把她困在椅子上,老头子邀请Harold入座。

“我们谈谈。”

Harold拄着拐杖,严肃而悲悯地看着眼前这个长久以来的对手,他回头看了Root一眼,她的嘴上被缠了黑胶带,额头上一大块青紫,正渗出血来。

Root与他对视,眼底没有疼痛,全是担忧。

Harold心里刺痛一下,她那么执着,坚持护着他,他终于肯承认,很多时候,她才是对的。

比如Greer不会善罢甘休,比如机器早该自由。

Harold走向为他准备好的椅子,坐下,开口。

“谈什么?在Smanritan全盘覆灭的时候清点一下你们一起造下过的罪孽么?”

Greer在他对面落座,他所了解的Harold,即使在最穷途末路的时候也不会如此咄咄逼人般地质问。

Greer笑。

“不,我们的出发点不一样,你造机器是想阻止罪恶发生,而我让Smanritan上线是为了整顿规则。人世太乱,人心不堪,你的方法,治标不治本。”

Harold看着对面的英国男人,绝望过的人缓过来之后,要么狂妄要么狠厉,这个人兼而有之。

“你不是上帝,人类的生死善恶不是你能决定的,走到这一步,我以为你起码应该想明白了。”

Greer嗤笑一声,很是不以为然。

“那你呢?你就从没有决定过别人的生死判断过旁人的善恶么?或许在很多人眼里,你是正义的化身,但为什么从来就没有人怀疑,你借着正义之名,牵连了多少无辜?”

Greer看一眼Root,笑了笑。

“就说她吧,她一心追随你的机器,你却一再疏远她,忌惮她,她为了信仰,丢了听力、毁了心脏,落在我们手里,陷入一次次模拟……她为了你的机器献祭般付出一切,你呢?你能放下她的过去么?Mr. Finch,让你过来我只是想跟你说说我的看法,你不是我的目标,她才是。”

Greer看Root,忽略她堪要溢出眼眶的愤怒和厌恶。

“我要带走这个孩子,她和我才是一类人,有她在,Smanritan的升级版指日可待,而即使有一天我不在了,她也会完成我未竟的事业,整顿这个乱七八糟的世界。”

密集的枪声响起,站成两排的大个子来不及反应就一个个倒了下去。

Greer转头,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自己。

“下地狱做梦去吧。”

砰——

To be continued ⚒

猜猜中枪的是谁?

评论
热度(115)
  1. 阿壳壳壳儿Echo•L•Chen 转载了此文字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