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语(51)

Echo•L•Chen:

Shaw Junior还是跟着她们回了家,Root抱着丑玩偶,笑得又甜又傻,Shaw嘴唇紧紧抿成一条线,克制着吐槽的冲动。

她当初是为什么去把这个东西领回地铁站的?随之而来的记忆还有Samantha Shaw,这个名字不错,Shaw很满意。

Root进门,甩掉鞋子就要去浴室,连着她的玩偶一起,Shaw不可思议地看着她兴高采烈的样子,忍着不要提醒她,玩偶有专门的清洁工具。

Root不知道这个,她的童年没有玩偶。

Shaw叹息一声,换了背心短裤开始清洁她们的地毯。

吸尘器的嗡鸣没有完全盖住Root的声音,她一会儿尖叫一会儿咯咯笑,Shaw听了一会儿,也跟着扬起了嘴角。

40分钟后,Shaw已经把家里整个清理过一遍,Root还没好,也没了动静。

小个子忍不住好奇,进浴室查看情况。Root显然早就洗好了,她穿好了内衣内裤,正拖着下巴愁眉苦脸的对着浴缸里的一团黑,沉思着。

Shaw翻个白眼,有点幸灾乐祸。

“接下来你要怎么办?”

Root想得专注,没听见她进来,吓得身子轻轻一颤。

Shaw挑眉,她看Root转过身来看自己,前额上沾着一撮泡沫,尚在滴水的头发被她整理到肩膀一侧,Root鼓了鼓脸颊,有点委屈。

“我想用我们的吹风机帮她吹干,可是显然工程量太大;洗衣机有甩干功能吧好像,可是她要是被甩得变形了怎么办?”

Shaw摇了摇头,Root是认认真真的在犯蠢,不过倒也挺可爱。

她没搭理Root,过去把浴缸里的水放干,摘下淋浴喷头把玩偶身上的泡沫彻底清理干净,在浴缸里挤干它体内的水分,Shaw拎着被Root唤作小Shaw的玩偶,把它摆在落地窗旁边的地毯上,黑色玩偶挺着肚子,躺在柔软的地毯上晒太阳。

Root批了浴袍,跟在Shaw身后旁观着一切,又欣慰又嫉妒。

Shaw从窗子前直起身,贴过来,Root以为她要接吻,乖巧地闭眼睛。

Shaw抹掉Root额头上的泡沫,Root闭上了眼睛,浓密纤长的睫毛微微颤抖,Shaw的心跟着颤了颤,她本意不是这个,但管他呢,她勾着Root的后颈把对方拉低,轻含慢舔。

Root轻哼,Shaw拍了拍她的屁股,两人拉开距离。

Root咬着下唇看她,眼带笑意。

Shaw清了清喉咙:“我去冲澡,你想办法弄点吃的。”

Root站在原地,浴室传来水声,太阳正在往地平线跌进去,最后的能量透过窗子打进来,暖融融的。

Shaw很快冲完澡,她擦着头发出来,Root站在那里弄面粉,听见动静也没回头。

“我点了牛排外卖,菲力,一会儿就到。”

“那你这是做什么?”

“甜点啊。”

“你会做?”

“伪装身份之一,亲爱的。”

晚餐很不错,Shaw很满意,当然,Root更加不错。

Root恢复了精神,开始把她经历的原样奉还,她骑在Shaw的身上作威作福。

一边还有心思安排明天的行程。

“我还是觉得不对劲,明天开始我要去做Harold的助教,他上课我就跟着他,他下课我护送他回地铁站,他要休息有行军床,在Reese回来之前,他最好别回自己的住处。”

Shaw被Root折腾得欲火焚身,偏偏死女人还在闲庭信步,喋喋不休。

Shaw用气音警告她:“你再在我们做|爱的时候谈论男孩们,我就让你一个音节都吐不出。”

Root一抖,手上力道没控制好,Shaw跟着闷哼了声。

Root实相地闭嘴,专注于自己正在做的,Shaw当然火辣极了,她只是被隐隐的不安扰乱了心思。

Root经验少,尽管她不会承认,但她创意多,花样层出不穷,Shaw被她带着走,从身体到心灵,从进攻到承受,全部得到双重满足。

一觉醒来,Shaw难得愿意亲自动手,给她们两个做了薄煎饼,煮了香浓的咖啡。

Root吃得比平时多一点,她心情不错地跟Shaw宣布自己要去做Harold的保镖。

Shaw脸颊鼓起一块,端起杯子喝了口热咖啡,看Root一眼:“那我做什么?我这样子可做不来助教。”

“要不,你去带带在处理号码的菜鸟?”

“提议不错,但我不保证不揍他。”

Shaw挑了下眉,露出点调皮劲儿。

Shaw的手机响,NYPD年轻警探的资料已经发到她手机上,信息备注:执行人Tom Aderson。

Root凑过来东瞅瞅西看看,年轻,英俊,有型——Tomas那一类的,Shaw喜欢的类型?

Shaw一眼把她纠结的心思看穿,翻个白眼。

“我不是什么随时随地发情的母兽,Root。”

Root笑了声,为她的幽默,笑完又皱眉头,一双水润闪亮的棕色眸子上下打量她的小炮仗,充满了怀疑。

Shaw被她看得怒气像气球一样越鼓越大。

“Fuck you, Root,你敢真的这么认为试试,看我艹不死你。”

Root嫌弃地撇了撇嘴,耸耸肩膀,两手一摊。

“听听你说的吧,Sameen。”

两人出门,一个兴高采烈在前面摇曳生姿,一个拉着张脸双手插兜轻生嘟哝。

走到岔路口,瘦高个子停下来,回头冲小个子甩个Wink算作告别,小个子回个白眼,两人同时转身混入人群。

Root架了副黑框眼镜,怀里抱着几本书,走在大学校园里竟然自成一道风景,滑着滑板的男孩经过,呼啸着吹一声口哨,Root笑得明媚。

Harold学识广博,选他艰深科目的人不多,但出勤率绝对有保证,Root以他助教的身份旁听,兴致勃勃。

Harold偶尔视线扫过她,Root感觉到他目光中不经意流露出来的暖意。

Root的手机调成了静音,机器时不时地发Shaw和菜鸟出任务的现场照片给她。

小个子嘴唇得紧紧的,深邃的眼底全是嫌弃,小菜鸟战战兢兢缩着脖子的样子莫名搞笑。

一切都很好,超乎她的想象。

但是Root知道,还有什么在暗处酝酿着。

而她绝不允许那坏事情伤害到她身边的任何一个人。

To be continued ⚒

冬天有点冷。

评论
热度(137)
  1. 阿壳壳壳儿Echo•L•Chen 转载了此文字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