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语(50)

Echo•L•Chen:

Root和Shaw旁观日本人严肃紧张地清理潜在威胁,必要时给点作战建议,Shaw手痒忍不住,下场施展了下拳脚,也把黑市换来的家伙们消耗一番,彻底尽兴。

机器把纽约的状况同步传达给她们,以前被拯救过的号码加入拯救者小队,成为新的执行人,跟着John和Lionel一起出任务。

John带着退役大兵去了柏林,Lionel带着一个主意多多善于应变的爆炸头去了悉尼,还有部分新成员资金充沛,自己组织新成员开着私人飞机去了南非。

Shaw感叹终于迎来了机器的全盛时代,但Root皱眉头,Harold自己驻守纽约,不对劲。

日本的任务基本完成,新的医疗美容站点还没站稳脚跟就被连根挖出,再难复原。

Root神情紧张,片刻不愿耽搁,定了时间最近的机票往回赶。

Shaw拉着一个小号行李箱,看不惯Root严肃中透着隐隐不安的神色,忍不住开口。

“你是不是想得太多了?所有人出任务都是经过机器同意的,Harold更是人工上帝之父,他没那么容易中计。”

Root静静的听着,听完也没有轻松下来的迹象,她看了Shaw一眼,没什么情绪。

“你说的人工上帝之父落在我手里两次,在Reese的眼皮底下。”

Shaw翻个白眼。

“我不是炫耀,Sameen,我只是熟悉这种暗潮汹涌的气息,太熟悉了,我以前最擅长这个。”

Shaw怔了下,神经一紧,看来全盛时代,也得有人进入作战状态,维护战果。

Root戴上通讯器,低声和机器交流着什么,Shaw走到前面,办理两个人的登机手续。

Harold对Root意义重大,Shaw不担心她们两个的能力,她担心的是Root一着急就把答应过她的话忘得一干二净,扛把枪就去上天入地,小疯子一样满世界开火。

她要么就拦着她,要么就跟她一起疯,就是不能让她一个人,Shaw唯一一次扔下Root,就换来她右耳听力的缺失,和心脏的永久性损伤。

Root落入敌手,死去活来不知道多少次,心脏功能反而恢复了,但上帝也从她右耳中移除,Root右耳完全失聪。

Shaw看着Root往左耳塞通讯器,不方便的时候取出来,有需要再塞回去。

Root塞着通讯器,有时候Shaw说话她完全听不见,Shaw愣住,拼命压抑着酸涩和愤怒。

Root大概接收到机器的提醒,后知后觉地回头看她,冲她绽放出暖洋洋的笑。

Shaw没被安慰到,她被愤怒炙烤着,恨不得时光倒流,她不丢下Root,不用她给的密码去按电梯间,那么或许Root就不必承受Control的酷刑。

Root看出Shaw的不快,她尽量不再往耳朵里塞通讯器,改用手机接收机器给的信息。

但这还是没解决根本问题,如果遇到危险,机器的预警就不能同步,而没了语音指导,Root枪法就准不了。

Shaw还没有因为一个问题苦恼过,哪怕是在Root身陷敌营,生死不清下落不明的时候也不像这样。

那时候她有信念,Root不会死;
那时候她有动力,Root需要她。

她的医学知识也不能解决镫骨问题,Shaw不信Root像她表现出来的那样无所谓,没有任何一个正常人能接受自己忽然就缺失一样感官。

生理心理都不能,但Root太擅伪装。

可能人在幸福的时刻,反而总能感觉到无常。

Shaw总结她感觉到的。

飞机上,Root盯着舷窗外的云海,不知道在想什么,Shaw等她转头看自己。

Root终于肯笑一笑,自嘲的那种,让Shaw想到模拟中飘着雪的东河岸。

“是真爱不能没有悲剧的倾向,诗人说的。”

Shaw终于没有翻白眼,Root也在思考,并且很可能比她更不乐观,没有人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能抓在手里的,也只有眼前的这一秒。

Root伸出手,再一次的,扣住Shaw的。

Shaw与她十指紧扣,她记得Root上一次这么做的时候,她说她在很努力地活着,她说Shaw是她不再渴求死亡的很大一部分原因。

这次呢?

Shaw等着她开口,而比起上次的忐忑,Root现在要平静得多。

“事实上,Sameen,这可能是我12岁以来,第一次感觉到归属,你是我的安全之地。”

“你在模拟中也说过,我是你的安全之地,但不再是了。”

Root愣了下,模拟场景混乱,语无伦次,有很多她记不太清,她没想到Shaw却一字一句记得清晰明确。

“不,你是的,Sameen,你是。”

Shaw勾了下唇角,Root的掌心微凉,和她的唇一样,它们都能在自己的抚慰下一点点温暖起来。

“或许我们都没有过上我们想要的生活,但是Root,我们还有彼此,你得记住这个。”

长时间的飞行,终于落地,虽然机器保证Harold刚去上了一节课,目前正在返回地铁站途中,一切正常。

但Root不肯放下心来,坚持要去看看才安心,Shaw也不抱怨,就由着她。

Harold在地铁站等着她们,有机器在中间传话,他提早就收到了Root的担忧和关怀,他有些不自在,Root把他想得太脆弱,但他无法不感动。

“Ms. Shaw,Ms. Groves,欢迎回来。”

Harold冲着风尘仆仆的两位女士礼帽地打招呼,Root冲着他笑了一下,松了口气,Shaw点点头,算是对老板的回礼。

六台显示屏上面是Smanritan在世界各地的窝点,地图旁边密密麻麻的数据分析,显示着任务完成度,已经完成的被归类在一个小角落,日本赫然在列。

Harold简单地跟Root分析当前形势,Shaw听了两句,被玻璃板上的号码照片吸引。

Harold余光看见了,贴心地解释:“警探先生在局里发展了下限,最近号码不多,都有新手在处理。”

Shaw两手一摊,相当满意,冲着Root挑眉:“世界暂时不需要我们了,要不要回家?”

Root环着自己的胳膊笑,真正的开心。

“我可以把Shaw Junior带回我们家吗?”

Shaw翻个白眼。

“你还给那个又黑又丑的怪物取名字?休想!”

“不要这么说她,Sameen,别忘了,是你把她带回来的。”

Harold看看Root,又瞅瞅Shaw,尴尬地咳了一声。

To be continued ⚒

真的陷在爱里的时候,是不是都会有悲剧的慌乱感。

评论
热度(145)
  1. 阿壳壳壳儿Echo•L•Chen 转载了此文字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