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语(49)

Echo•L•Chen:

Root没有准备,她历经Shaw爱|欲的狂风暴雨,等到一切都平息,Shaw暂时允许她靠岸,在自己给予的港湾停泊。

两个人都累了,但也都还不想睡。

Root嗓子有些哑,性感的那种:“Sameen,我想起看过的一首诗,你保证不翻白眼,我就念给你听。”

Shaw立即就翻了个白眼:“Try me.”

Root有点不好意思,她还不习惯这个,随时随地,向Shaw袒露赤诚的自己。那从她12岁以后就没有过了。

Shaw啧了一声,惩罚性在Root腰上掐了一把,Root哼唧一声,又清清嗓子。

艹,勾引谁呢,Shaw忍住了第二个白眼。

Root手指在Shaw背上轻轻划,同时开口,Shaw暗自皱眉头,她得一心二用了。

【那些年,从你到我】

当我哭泣,

你的头发再次涌动。

带着你眼中的忧郁。

你摆出爱之席:

一张夏与秋之间的床。

我们喝某人酿的酒,

他不是我不是你也不是第三者;

我们舔食某种空虚和仅剩之物。


我们在深海之镜中观看自己,

更快地递给另一个食物:

夜还是夜,它开始于早晨,

它使我在你身边躺下。


Shaw嘴唇抿成一条线,静静地听着,Root话音落了许久,她还是没什么表示。

Root期待落空,有些失望地撇了撇嘴。

“算啦,睡觉吧。”

Shaw捉住Root搭在她背上的手,送到嘴边咬了下,Root委屈地嗷一声抗议,而Shaw终于开口。

“诗不错,除了哭泣和忧郁的部分;床,酒和空虚,我们可以一起分享,也可以一起对抗。但让你在我身边躺下的,远不止夜,也可以是欲望,是疲惫,是将我视为你唯一的港口和墓床。”

Root意外地怔住了,她赞赏地叹息:“Wow,Sameen,你总能让我感到新鲜,这简直是另一首诗了。”

Shaw哼了一声,她抬起身体贴过来吻,Root惊讶地睁大眼,她到底哪里来的那么多精力?

Shaw在她耳边咕哝着:“你自找的,Root,自作自受。”

……

Root被折腾一整夜,早起她站在浴室里对着镜子愁眉苦脸,身体上的无所谓,但脖子上的暧昧痕迹很不好处理。

她往脖子上扑粉,一遍又一遍,还好Shaw冲完澡就心情不错地去叫餐,不然一定会借机揶揄她。

Root收拾好出来,容光焕发,一点都没有缺觉的疲惫,Shaw盯着她看了会儿,觉得以后这种彻夜的游戏可以多进行。

Root画的妆无可挑剔,只是脖子未免白得过分了,Shaw一秒不到反应过来,很是不以为然地翻白眼。

Root抗议:“这都怪你。”

Shaw从餐车上捡有肉的吃,一边不忘回嘴:“你以前可没抱怨过。”

“以前我也不需要带着吻痕去见政要人物。”

“你总有你的办法,Root。”

Root哼了声,歪歪扭扭地挪过来,拿起一个盛放各色水果的盘子,用叉子一小块一小块地往嘴里送。

Shaw注意到Root没有涂黑色的指甲油,这倒有点意外,不过正好提醒她一件事。

Shaw拿湿毛巾擦手,随口提议:“我给你涂指甲油吧。”

Root意外地挑眉,歪着头甜笑:“没想过你会愿意呢,不过今天不行,一个严肃的CIA探员更具有信服力。”

Shaw不满,但也无可奈何:“我呢?我是什么?”

Root上下打量她一圈儿,沉吟着,眉眼含笑。

“探员助手兼保镖,我猜?”

Shaw瞪Root一眼,却也没表示反对。

她们见的政要是夏目先生,一样的矮个子,言行谨慎,一丝不苟,Shaw听Root与对方用日语交谈,听不懂,也对机器的翻译不怎么感兴趣。

她对这个国家的人没有好感,一个个庄重死板,一丝不苟地像有实体的人工智能。

她只关注结局,如果夏目肯合作,她们说不定能快点完成任务,把Smanritan在这个国家的新势力彻底拔除,她们就能尽快回家。

不合作也没什么,顶多耽误几天,只要Root不再乱跑,Shaw相信她可以应付一切。

她回忆着Martine瘫倒在血泊中的样子,暗自痛快,但时间往回拨几秒,又让她心惊。

她不敢想象自己晚到几秒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她已经承受过一次了,她得努力,永不给第二次丁点可能。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Root笑着站了起来,Shaw一个人坐在隔壁桌,与夏目先生的随行人员坐在一起,那个男人的视线不住往她胸部瞟,Shaw瞪了他几眼,似乎威慑力还不够大。

有机会让你吃我几拳,Shaw腹诽。

Root和夏目握手,两个保镖也各自站回自家主人身后,机器在Shaw耳里贴心地报告好消息,Root伶牙俐齿,为她们找到了盟友。

夏目和他猥琐的保镖坐进一辆黑色商务车,Shaw看着消失在街道拐角的车屁股,眨了眨眼。

“我饿了。”

Root侧头看她,笑意跟着浮现。

“只要你想吃的不是我,你想吃什么都可以。”

她从后面扶住Shaw的肩膀,贴在对方耳边低语。

Shaw哼了一声,随后不怀好意的笑。

“没想到你那么经不起折腾,Root。”

Root从兜里掏出自己的通讯器,向机器咨询东京的餐厅信息,她瞥了Shaw一眼,决定如果Shaw还有需要,晚上她就做掠夺和取悦的那个。

她嗓子哑了,刚刚跟夏目谈话的时候好几次感觉到又干又痒,腰部往下也不太舒服,这倒不是说她排斥这个,只是Shaw总是刷新对这件事的热衷程度。

这就导致每当她觉得自己已经准备好了,Shaw却带她体验全新的感官刺激。

像永无止境地攀岩,一步比一步刺激,一步比一步摇摇欲坠,从身体到心灵,浮在半空里震颤。

Root叫来的士,两个人坐进去,窗外高楼林立,车流不息,她们相视一笑,向着佳肴美酒扬长而去。

To be continued ⚒

圣诞过去,元旦要来了,再有21天,私语也完结了。

时间太恐怖,不堪细想。

让Root念策兰的诗是觉得贴合情境。

评论
热度(143)
  1. 阿壳壳壳儿Echo•L•Chen 转载了此文字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