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语(47)

Echo•L•Chen:

没有Root的【西呆】和【嘛斯】,Shaw跟日本人沟通起来实在费劲,她不会日语,抓来勉强会英文的翻译,说出来的句子又让她头疼。

都是什么跟什么,Shaw黑着脸,拿出通讯耳机戴上。

所幸的是,日本人办事一板一眼,Shaw摸清了黑火交易的门道,不怎么费劲就找到了卖家。

山上先生头发花白,衣着讲究,精神矍铄,锐利的一双眸子研究性地盯着Shaw。

“你要在我的国家作乱?”

Shaw有点意外,搞黑市的奸猾之辈,竟然尚存爱国怜民之心。

她摇摇头,面无表情。

“清除败类而已,对你的国家而言,应该是好事,但我不保证不会牵涉到伙同作恶的当地人,事实上,这也是不可避免的。”

翻译叽里咕噜一通【哇西呆】【西嘛斯】,山上先生又把   Shaw上下扫了几眼,视线最终落在桌上摊开的箱子里整整齐齐的美元上面。

Shaw是随时准备动手的,毕竟有太多次类似的交易总有人贪心地想要黑吃黑,再次让她有点意外的是, 略微思考之后,山上先生很痛快的给了她想要的。

钱留下,家伙带走。

Shaw抽了三张纸币扔给翻译,背着大黑布包就走,机器在她耳朵里絮叨着,仓库附近有两个十人武装小队,但只是警惕地把守,并没有拦截她的打算。

Shaw走出废旧的仓库,趁着夜色七拐八拐走了几条街,确认没有尾巴之后在心里给自己购买工具之旅画上一个句号。

她眨眨眼,吹了声口哨,心情不错的把大黑布包甩到肩后:“Root呢,她在干嘛?”

机器那道Shaw已经熟悉的女声没有实时回应, Shaw警觉地停下脚步, 声音放低, 压抑着愤怒和不安: “我在问你问题。”

“单独行动,我以为你们已经达成一致了。”

该死的Root当然不会乖乖等她回去,她早该想到的。




尤其是离开加莱之后,Root迫切需要证明她不需要被保护,没有了人工耳蜗她照样能够出任务。




Shaw叹口气,Root就是Root,她总有办法让她疲于应对,却又不得不应对。

就像,有时候你觉得活着空旷又无聊,但你又无法不继续活下去。

Root在Shaw的世界,已经无限趋近于生命,唯一的不同就在于,她和Root生命终止的时间一致的可能性极低。

这就是她无法接受的地方, 她想象不到Root如果不小心让自己死在任务中她该怎么办,仅仅设想一下她就想杀光所有人。

而Root失去她呢?Shaw不是没想过,各种影像在她脑海中重叠,全部是现实里模拟中Root孤伶伶一个人。

笑意到不了眼底的Root,由着伤口流血发呆的Root,街灯下抬头望夜空的Root,抱着自己在寒风中呵白汽的Root。

Root看着她,笑容甜腻而绝望:“你说有一天?”

Root看着她,眼眶渐渐泛红:“我很怕冷,Sameen,但好像我的世界一直在下雪。”

Root看着她,却用枪指着自己:“你是我的安全之地,但不再是了。”

Root扣下扳机。

Root扣下扳机。

Root扣下扳机。

模拟中出现过太多次的场景, Shaw有时候甚至会梦到,   Shaw什么都不怕,那是以前。

而现在她只怕来不及。

“给我地址。”

Shaw攥紧拳头,没心思给一个人工上帝上课。

……

Root用枪指着Martine,女人胳膊上已经中了一枪,但丝毫不影响脸上的猖狂笑意。

“嗨,又见面了。”

Root僵了下,每次从模拟中醒来,Martine总这么跟她打招呼。

她用枪指着写字楼顶层空旷大厅站在自己对面的女人,她默默告诉自己,这是现实,这不是模拟。

她按着检索到的资料找到这个地址,她在晚上仍旧营业的一层前台咨询美容业务,她假装去洗手间,半路截获保安的手枪,她藏好失去意识的男人,揣着手枪逐层查看Smanritan的新基地。

医生,护工都不少,一个个独立的高级病房,很多门牌上贴着病人的名字。




伪装的保安有部分是专业特工,Root知道在有客户的情况下对方不会公然开火,她便心安理得地把敌营几乎逛了个遍。

收获颇丰,Root打算见好就收,她没想到能撞见Martine,金发特工容姿不改,笑得一脸意味深长。

Root不是恋战的人,但她同样也不是个临阵退缩的胆小鬼,她接受Martine用挑衅的笑下的战书,她跟她上了顶层。

两个人交火,Root许久不握枪,浪费了两颗子弹,第三颗击中了目标胳膊。

Martine枪开得不太认真,不然Root也不见得都能躲过,    Martine开口,她几乎动摇。

这多像她某次从模拟中醒来试图逃跑的时候,Martine笑着看她,然后抓她回病房。

但我刚刚才说过日语,我口袋里有通讯器,为了和前台对话方便我摘掉了,Shaw陪我来日本,我自己跑到这里Shaw会生气的,噢,Shaw。

Root伸出另一只手,双手握枪,她告诉自己不要怀疑,不要颤抖,她微笑。

“你骗不了我。”

Martine耸耸肩,可惜的样子。

“我也没想骗你,现实模拟,区别很大么?你知不知道,很多人根据自己的愿望进入模拟场景,在模拟中心愿得偿,求爱的有良人相伴,追逐权力的大权在握,崇尚物质的灯红酒绿,很多地位已经很高的人,不惜花费昂贵的费用,就为了一次模拟。不,一次并不够,有的人甚至迫不及待进入下一次。”

“你知道我想到什么?你们简直就是末日的代言人,而我会竭尽所能地阻止你们。”

“是吗?那你怎么不开枪?还是说,你觉得你胜券在握?”

Martine缓慢的,用没受伤的手举起枪,对准Root。

“你猜, 这次你倒下之后, 我会不会再跟死神争夺你?  或者,你会不会从另一次模拟中醒来?”

Root想开枪,但她发现自己根本就动不了手,她满脑子都是接驳在自己身上的仪器,那些真假难辨的模拟似一道无形的枷锁,将她勒得死死的。

Martine的枪口对准她,枪响。

Root睫毛颤抖着闭上了眼睛,举枪的手垂下来,她希望这是一场模拟,  没有Shaw的拯救,  没有Shaw的怀抱,  没有Shaw西班牙语的我爱你。

她宁愿从未获救,也好过让Shaw失望。

一秒。

两秒。

三秒。

Root睁开眼,Martine倒在血泊中,而Shaw愤怒的脸就在她眼前。

Shaw冲着她的肚子就是一拳,Root疼得弯下了腰,眼泪流下来,她却笑了。

“对不起,Sameen。”

To be continued⚒

Merry Christmas 🎄🎄🎄

自己立的Flag……

评论
热度(148)
  1. 阿壳壳壳儿Echo•L•Chen 转载了此文字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