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语(46)

Echo•L•Chen:

Root整整两天,早出晚归,唯一和Shaw处于同一个空间的时刻,她要么在电脑前敲敲打打一堆Shaw看不懂的符号,要么捧着一本日语书低声诵读。

她倒是没有睡沙发,挨到不得不上床休息了,就细细的一条压着床边,离Shaw远远的,Shaw在她背后翻个白眼,转过身也不搭理她。

但隔天醒来,总会变成Shaw环着Root的姿势,Shaw知道她无法怪罪Root往自己怀里钻,不由暗骂自己没出息,Root长手长脚,根本就不能完全收进怀里,到底有什么好抱的?

尴尬,两个人沉默地分开缠在一起的部分,继续冷战。

这是第三天清晨,Shaw先醒来,Root缩成一团,头埋在她怀里,呼吸清浅均匀,像只奶猫,睡得沉酣。

Shaw在壁灯柔和的光线下盯着怀里的女人看,虽然进入视线的只有对方毛茸茸的头顶,但她们身体贴着身体,Shaw的手臂在Root的腰上……

Shaw忽而心软,等Root模糊地醒转,她开口。

“早上好用日语怎么说?”

“おはようございます。”

Root没醒全,一时忘了还在跟Shaw怄气,这两天日语练得勤快,顺口就答了。话音落了才反应过来,但Shaw居高临下地看她,眼角眉梢都是柔和的笑意。

Root无法继续生气,鼻子一酸,更委屈了。

“那,我爱你呢?怎么说?”

“……”

Root把脸埋在她怀里,不吭声。

Shaw唇角带笑,拍了下Root的屁股。

“说话。”

“你捉弄我,我才不上当。”

Root咬了一口Shaw的胸,声音闷闷地传出来。

Shaw皱了下眉,Root气没消完,她还不能咬回去。

“真不说?”

Root咬了一下口感不错,于是继续咬,又用舌尖细细地舔,鼻息软软地拍打在皮肤上,惹得Shaw一阵痒。

Shaw喉咙滚动,Root在她怀里狡猾的轻笑,又叹了一声,终于妥协。

“あいしてる。”

Shaw揉了揉Root的棕卷发,眼底如琥珀似琉璃。

“Te amo。”

Shaw也咕哝一句,Root惊喜地抬头。

“西班牙语?”

Shaw不知道她听得懂,本来等着她缠着问,Root超出她预期的回答让她愣了愣。

一个二轴说我爱你能不能说服自己,又能不能说服对方,Shaw觉得对她和Root来说已经没必要深究了。

如果这寻常的让人掉鸡皮疙瘩的话能让Root笑得如此刻这样蠢,她也未尝不可一试。

Shaw抬起Root的下巴,浅浅地吻她。

“现在可以说了吧?为什么生气?”

Root咬着下唇,露出一颗小虎牙,笑得三分忸怩七分尴尬:“我做了个梦。”

“梦?”

“你和那个飞去巴塞罗那的男人在亲热。”

“What the fuck!”

Shaw气得冒火,又觉得刚和好再来一场吵闹实在不划算,却又实在气不过。

Shaw掐住Root的脖子,咬牙切齿。

“这么算是吧,那Karlie是谁?”

Root仰着脖子说不出话,Shaw收回手,Root咳了声。

“什么?”

“就那个比男人都高的婊子,给你围巾,想吻你?你跟她上过床吧?”

“……”

Root困惑,Shaw是怎么知道Karlie的?

“你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破梦跟我生气,我可是眼睁睁看了你五百多次模拟,要生气,我到死都不用跟你说话了。”

“你从没提过。”

“你没必要知道,你说的,不是吗?”

“好吧,Sameen,我错了。”

Shaw叹了口气:“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Root又把头埋进Shaw怀里:“我们不翻旧账了吧,Sameen。”

Shaw摸索着掐了一下Root的大腿,Root哼了一声,又笑了:“Sameen,我要去日本了。”

Shaw愣了愣,纠正她:“是我们,Root。”

……

日本东京,人口稠密,交通发达,街道纵横交错,路人行色匆匆。

正值多雨季节,Root撑着伞,在人群中高出一截,Shaw跟在伞下走,莫名升起一股自豪感。

Shaw听着Root跟人用日语流畅地交流,心里盘算着Root的西班牙语应该没有自己好,她也不会波斯语,但听Harold说,Root还能吐出几句法语?

Shaw不会编码,Root不擅格斗。

Shaw理智冷静,Root诡计多端。

“We are perfect for each other.”

小疯子很久以前就笃定,Shaw默默地点头,终于觉得Root总是先她一步看清。

“Shaw?”

Root拿了酒店门卡,回头对上Shaw发愣的罕见景象。

Shaw回神,拉着简易行李跟着Root,她强迫自己迅速调整到特工的警觉状态,绷着脸一声不吭。

两人收拾一番,叫了餐,Root打开笔记本电脑浏览日本的网站,寻找着Smanritan的踪迹。

此地某个新兴医疗美容基地确实大受富裕阶层欢迎,网站上各种新闻不吝溢美之词。

Shaw戴上通讯耳机,跟机器了解东京黑|火交易的信息,她晚上得出去一趟,把Root留在房间怕她乱跑,带上又全然没有必要。

Root从网页中抬头,对上Shaw的视线,撇了撇嘴。

“你知道我们总归有需要单独行动的时候,Sameen,我保证不会鲁莽,我会戴上通讯器,一切都听她的指示。”

Shaw还在犹豫,Root哼了一声。

“我自己处理过相关号码,你不要轻视我。”

Shaw勉强点点头,又想起什么,补了一句。

“现在我能理解你那个时候了。”

Root把她锁死在地铁站,藏着掖着的时候。

Root赞同。

“我也是。”

To be continued ⚒

下章放婷婷出来。

评论(1)
热度(145)
  1. 阿壳壳壳儿Echo•L•Chen 转载了此文字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