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语(45)

Echo•L•Chen:

“我的爱人是个英俊的魔鬼,
 她有一条五英里长的铁链,
 每个环上都悬着颗美人心,
 每一滴血都是对她的眷恋。”
                                            ——《银匕首》
Root又做梦了,荒诞可笑,却让她有苦难言,她宁愿这是场模拟,是Smanritan的又一个玩笑,好过于在梦里窥见自己隐秘的在意。

Tomas和Shaw在跳舞,Shaw难得穿了裙子,最缠绵的探戈,两个人你来我往,追逐,挑衅,眼神含着满满的暗示。

男人的手贴在Shaw的弧度上,两人动作渐缓,却越贴越近。Root只能做个隐形人,在一旁烈火烹油煎着心。

Root惊醒,Shaw的脸近在咫尺,胳膊还搭在自己的腰上,Root心思复杂,想起来冷静一下,她一挪动身子,Shaw下意识地就勾住她紧紧环住,嘴里还嘟囔了句什么。

Root叹息,壁灯的暖色光幽幽地润泽着冷线条的卧室,Shaw润泽着她,Root尝试着再次闭上眼。

Shaw兴致缺缺地叼着一片吐司,杯子里的牛奶是Root放在她面前的,但她一点都不想喝。

她投入前所未有的热情选址挑装修,用最快的速度解决了一切麻烦事,几乎片刻不愿再等地喊Root过来她们的家。

她怎么就忘了,起床后她也是需要食物的,而冰箱里那些Root吃起来正常,对她而言就太寡淡了。

“不如,我们叫外卖吧?”

Root坐在她对面,披着洁白的浴袍,光洁修长的腿大半露在外面,Shaw盯着看了会儿,犹豫着再来一次Root会不会咬死她。

显然,两人的衣服也是她失误的地方,好吧,之一。

Root小口小口机械地咬着吐司,明显的心不在焉。

“我是说,这也太难吃了,我们叫外卖吧!”

Root惊愕地抬头,眼里带着点惶恐,Shaw皱眉头,小疯子又在脑子里演算什么疯狂的念头?

“哦,你随意,我已经饱了。”

Shaw哼了一声,拿起电话拨给Reese:“我要牛肉三明治,还有我和Root尺寸的衣服从里到外多买几件,报酬是下次我搞到好东西可以跟你分享。”

Reese在话筒另一端叹息:“我有别的选择么,比如让Lionel去?”

“我宁愿光着出街,也好过穿着他那让上帝和撒旦同泣的品味挑选出的衣服。”

“我就当这是对我的赞美了,给我地址和尺寸,Shaw。”

Shaw挂掉电话,Root啃完一片吐司就不动了,坐在那里发愣,Shaw故意吐槽了Lionel的品味,Root见鬼的也没笑,这不正常。

Shaw身上裹着同款浴袍,只不过下摆到了膝盖而已,Root在她看来没什么缺点,几乎,个子太高算一个。

而从不向人敞开心扉,哪怕那个人是她Sameen Shaw是另一个。

Root感觉到Shaw长时间的注视,抬头与她对视了一眼,Shaw光脚踩在地毯上,清晨冲澡后头发自然的散着,Root从来就知道Shaw是个美人,既英俊,又火辣。

该死的,她怎么以前就不会为Shaw偶尔出去寻乐但最多不过三晚的理论苦恼,她当初是怎么觉得就算Shaw跟着那个男人跑了她也可以接受的?!

Root苦恼又生气,不自在地躲开了Shaw的注视。

“What?”

Shaw郁闷,她怀疑自己昨晚是不是太过分了,但Root明显也乐在其中,何况Root从没有因为这件事情跟她有过争执。

Root皱起眉,尽管努力压抑,还是显得气呼呼的。

她拒绝说,Shaw翻个白眼,也他妈的火了。

Reese动作不慢,可能Shaw的许诺真的有吸引力,他把东西一股脑塞到开门的Shaw怀里,飞速地逃离了现场。

Root过来找了自己的衣服,跑去卧室换上,拿了手机就出门了,招呼都不打一声,她甚至不问Shaw要一张门卡。

Fuck you, Root.

Shaw冲着合上的门低吼了声,发泄般狠狠咬了一口三明治。

Root委屈的自己都莫名其妙,她来到地铁站,Harold在给Bear添水,看到她进来温和地笑了笑。

“Morning, Harry.”

Root打了声招呼,径直走到六台显示屏前方,目不转睛地盯着研究。

“我想知道Greer的医疗和美容基地,目前在哪里进行得最顺利。”

“日本和韩国。”

回答她的不是Harold,而是一个清亮的女声,Root知道那是谁,她为此暂时忘了自己的委屈和火气。

“应对措施?”

“执行人即将招募完毕,我们会竭尽全力,粉碎对方的计划,阻止对方聚拢资金。”

“那我们做什么?”

“相关和无关号码仍然需要处理,Greer在全球的基地状况随时在变,你们需要中央操控。”

“那有Harold就够了,我想去日本。”

“Root,你知道没有了人工耳蜗,我无法与你进行实时交流,这对你来说是弊端。”

“而我记得你之前说过会想办法解决的?”

机器不再回应,Root沉着脸,她不需要被保护起来。

Harold站在她身边,一直没插话,现在轮到他为机器辩解:“事实上,她想了很多办法,考虑到你右耳听力缺失的问题,她首先想到的是能不能让你的听力恢复,毕竟Smanritan宣称可以做到,但我们在生化技术这一块没有投入过多精力,一时还实现不了。”

“我一个人的时候也照样完成任务,少了一侧听力也没有什么。”

“但你一个人的时候不需要跟一个人工智能和大量精装特工较量,你有计谋就足够了,枪也很少用到。”

“我可以像你们一样佩戴通讯器。”

“那你不能同时跟机器和搭档交流。”

“我从不需要搭档。”

Root笑了,但她的怒火已经烧到了极致。

“我恐怕Ms. Shaw不会答应的。”

Shaw?噢,去她的。

To be continued⚒

正式投入战斗前来个小别扭,灵感来源于拉字里卡门因为梦吃醋的桥段。


文首的她原本是他。

评论
热度(143)
  1. 阿壳壳壳儿Echo•L•Chen 转载了此文字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