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语(43)

Echo•L•Chen:

Sometimes, I nearly feel nothing about everything.

有时候,我几乎对周遭所有,麻木不仁。

Root在驾驶席,Reese在副驾上拿着单筒望远镜观察号码,Root望着街道发了会儿呆,毫无预兆地开口。

她脸上有习惯性的笑,眼底却空茫无措。几年前,她假扮心理医生,Reese前来冒充病人。

Root真的认真地研究了心理学,而且做得很好,起码那段时间的客户,都对她的业务能力予以肯定。

Reese侧过头来看了她一眼,面有担忧。

Root继续笑:“你知道我钻研过心理,不管是抑郁症或是PTSD,我都可以接受,挑战克服它们对我而言未尝不是一种乐趣……难的部分在于,你知道,我一向找得到自己要的,可是当我找到后,就再也不想要了。温暖,恋人,朋友,这些对我来说都很陌生,我不怕你们对我的接受,我怕的是,如果我不能坚持到最后,会让所有人失望。机器,Shaw,Harold,你和Lionel,或许有一天,你们会后悔,后悔曾经接受我。”

Root选择倾诉的对象是他,Reese感到意外,但是很快理解,他有过同样的顾虑,自己有一天或许会让Jessica失望,或者给她带来伤痛,他选择了一刀两断,结果苦不堪言。

Reese重新确认了一遍目标的位置,判断对方一时不会从那个落地窗旁边的卡座起身之后,他转头对上Root的视线。

“想想你和机器的关系,Root,你们相处融洽,你追逐她,她接受你,你并没有因为得到而觉得乏味对不对?相反的,你重新审视过去的自我,决定改过自新,选对的那一边来站。没人能保证不让别人失望,而且,你并不确定别人是怎么想的,我猜,对Shaw而言,她宁肯你让她不爽也好过你离她而去音讯全无。”

Root真心地笑了笑,她发动车子,Reese回头,号码已经走出了餐厅,正在伸手叫车。

“你看,你的跟踪技巧就格外优秀,我们都需要你呀。”

Reese一本正经惯了,难得装腔作势耍个玩笑,也有一些喜剧效果。

Root捧场地笑了笑,将车开出了拐角,不动声色地融入车流,和出租车保持着安全追踪距离。

这不一样,以前的她,独来独往,从寒冷空旷的生,去往温暖潮湿的死,目的明确。

但现在,她有了太多牵绊,她不能让机器失望,让队友失望,她也得装着自己已经完全从模拟的噩梦恢复了,她怕Shaw发觉自己的异样,情绪受到负面的影响。

虽然顾及一个情感障碍的情绪听起来有点愚蠢,但是Shaw在乎她,比她在此前所期待的都多。

而这一切,就像一道道无形的枷锁,勒得她喘不过气。

她之前在地铁站要求跟Reese一起出任务,Shaw犹豫了一会儿才答应。

Root想,或许她真的是个疯子,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寂寞得像宇宙,什么都有了又沉重得想自杀。

人世荒谬,不堪细想。

她已经和以前的自己分道扬镳,他们所有人都是。

……

Shaw在跟另一个号码,女孩在大学挂科,因为担忧学业情绪低落,跟男友吵架后一个人走偏僻的路,被街头流氓盯上,对她策划了一场出于猎色的绑架。

Shaw轻松地解救出女孩,匆匆赶来的男友惊慌愤怒,女孩缩在他怀里哭,Shaw皱着眉头对流氓又补了两脚。

Shaw忽略受害人的道谢,转身就走,一边走一边皱着眉头想,不管男人女人,哭哭啼啼的可真不少。

还是Root最好,强大,简单,火辣,省事。

可是又有哪里不对,Shaw的眉头越皱越深,Root几乎从不跟她聊严肃一点的关系话题,要么就是关于任务,要么就是关于牛排烈酒和性|爱。仅有几次,也是寥寥数语。

只有Root开始以为是模拟的那次时间久一点,话题深一点,Root能够坦诚一些。

艹,Root才是人格障碍吧?

她为什么不哭哭啼啼?

她为什么宁愿跟Reese出任务也不愿跟自己在一起?

她自己说的她们组队战无不胜的啊。

有什么更重要的任务在等着他们一起去完成,但Shaw忽然醒悟,在这一刻。

Root是她目前为止,尚未克服的难题。

Shaw毫无征兆地,在流火的烈日下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自信,张扬,而美丽。

To be continued ⚒

下一章写点枕边话术,下下章估计就继续对付Greer了,你们喜欢的马婷婷,即将上线。

想虐的,也不是不可以,等我谋划下。

评论
热度(134)
  1. 阿壳壳壳儿Echo•L•Chen 转载了此文字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