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语(36)

Echo•L•Chen:

Shaw沉默。

她想象着分不清现实和模拟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是喝着伏特加的俄罗斯青年放下案头的小说去应征入伍,返家后不见了餐桌对面原本坐着的心爱的姑娘,丝绒窗帘下,仅余一副旧刀叉的似梦似幻吗。

她清醒着观看了Root超过500次模拟,Root手执利刃,西西弗斯般地在她的情感壁垒上刻下痕迹。

没必要了啊,Root早凿通了她的专属通道。

然而Root不肯信,也分不清。

Shaw想,如果是自己,又能挨过多少次模拟?

她是受过专业的反刑讯技巧,但所谓【模拟】,那是两个上帝的新发明。

Root等不到回答,也收了笑,她用手腕托着自己的下巴,歪着头看Shaw,湿发胡乱地分成一缕一缕,有几根粘在脸颊上。

Shaw摇摇头,叹气。

“你从来都做不到答应我的事情。”

“是吗?”

“是的,Root。我教你的换伤口敷料的方法,你总说学会了,但你一直换不对;你答应我不随便喂Bear食物,但你趁没人注意的时候给它分享任何你口袋里的零食,那并不能让它喜欢你多一点,而你总不肯放弃尝试;你保证不在男孩们面前让我难堪,但很多时候你不分场合的调情;最重要的是,你说过你会好好活着,但你现在开始放弃了。”

“我没有!”

Root下意识地反驳,随后皱起眉头。

“我没有。”

她重复了一遍,像是在说服自己。

“我们都不傻,Root,你知道真正的答案是什么。”

Root避开Shaw的视线,低下头看被自己头发染湿的毛巾,她的沉默便是回答,而她不愿向愧疚屈服。

她努力过了,甚至到了此刻仍在挣扎,Shaw又凭什么指责她。

“Actually, Sameen, I'll do right thing for someone I love. Die for you, for her as well, that is my privilege.”

【事实上,Sameen,我会为我在乎的人做对的事。为你而死,也为了她,这是我的善终。】

“Not mine.”

【不是我的。】

“I know, but you are better than me, you deserve better.”

【我知道,但你比我好,你值得更好的。】

“That's the problem, you have no right to decide everything.”

【这便是问题所在,你没有权利决定所有事情。】

“情况危急,我也没有办法呀。”

Root的声音忽然甜腻了起来,那是她心虚的时候伪装的手段,用她特殊的方式撒娇,然后蒙混过关。

那是自以为身陷模拟中的Root不曾尝试过的小招式,Shaw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Root,而对方回之以甜笑。

Root从椅子上起身,绕过餐桌,在Shaw的面前站定,眉眼含笑,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的小个子情人。

Shaw抬起头与她对视,墨黑的深邃中涌动着压抑的愤怒、疑惑、情动……

Root俯低身子找寻她的唇,Shaw几乎是同一时间圈住Root的腰,直起身把她托举到餐桌上,Shaw小兽般哼了声,一手环着Root的腰,一手抓着她的湿发,连咬带啃地惩罚这个永不会停止折磨她的女人。

Root环着她的脖子,边享受边忍受地沉溺了会儿,伸出手臂推开Shaw,Root呼吸急促,但她笑得眼睛都闪闪发光。

“Sameen, 你话还没说完呢。”

“什么?”

“你说我从来做不到答应你的事情?”

“嗯。”

“接下来是不是该说起码应该做到一次之类的,你还没提你让我做的呢。”

Shaw仰天翻了个白眼:“就你聪明。”

Root笑着咬下唇:“我等着听呢。”

Shaw就盯着她的唇。

“就……相信我一次,我们一起离开这个鬼地方,或一起挂在这儿,不准挡在我前面,也别再自己给自己脑袋开花。”

Root唇角越扬越高,她在Shaw的唇上轻啄了下:“你知道我们的对话都被人家监听研究着呢吧?”

Shaw再次吻过来,不在意地嘟哝着:“而你知道我知道你已经知道我是真正的Shaw了。”

“嗯~当然。”

Root闭上眼,她不再需要幻想Shaw,她唯一需要做的,是感觉Shaw。

感觉Shaw给她的狂风暴雨。

和小涧清溪。

To be continued ⚒

昨天单节点赞竟然破百了,真是惊喜啊。

Root认得Shaw了,虽然我不确定她毛病还会不会再犯。

个人认为Shaw对模拟的承受能力几乎优于任何人,所以我把Root的模拟次数设定为Shaw经历的十分之一左右。

中间有几句对话是中英文对照的,关于Shaw的die for someone that you love和Root的privilege有点私人情结。

评论
热度(228)
  1. 阿壳壳壳儿Echo•L•Chen 转载了此文字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