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语(35)

Echo•L•Chen:

Root在浴缸里睁开眼,首先闯入视线的是漂浮在水面上的泡沫,这很新鲜,她记得自己在模拟中没有裸露过。

“你醒了。”

Root吓了一跳,让她惊吓的不是这声音本身,这声线太过熟悉,她常常为之欣喜。只是Shaw,这次出现得略早了些。

在我的模拟中,她竟比我先存在。

Root转头,Shaw手里拿着一小瓶洗发水,漆黑的瞳仁看过来,Root的手指在水里收紧,她没有了结自己的工具。

Shaw依然是Root熟悉的黑色背心,运动短裤,眼神也是熟悉的清冽,Root多看两眼,心里就会安稳许多。

而正是这种安稳感,才更让她害怕。她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会什么都答应这个人。

Shaw慢慢地把Root看了一眼,然后从自己坐着的小板凳上起身,过去摘了淋浴喷头,调试水温,开始帮Root洗头。

Root又惊到了,她双手撑住浴缸边沿,想站起来,又不愿暴露在镜头下,然后她恍然大悟。

“噢,Smanritan的新把戏对吧?但尽管我大多数时候算得上保守,如果必要的话,也没什么可遮掩的。你知道,一具尸体是不需要羞耻感的。”

“闭嘴,Root。”

于是Root便不再说话,这个Shaw同样让她眷恋,尤其她竟然在帮自己洗头,没有人帮Root洗过头。

“Sameen,洗发水进我眼睛了。”

“那就闭上眼,笨蛋。”

Shaw仔细涂抹,耐心揉搓,Root柔顺的发丝从她的指缝穿过。

她发现Root耳后的疤痕不见了,或许Root身上改变的不止这一处,但无所谓,Root还是Root,活着的Root。

清水冲掉了泡沫,听话的闭着眼的Root,被清洗出原汁原味的Root,看起来像个纤尘不染的幼儿,而濡湿的睫毛微微颤动,恰似蝴蝶的羽翼。

Shaw喉咙滚动了下,用手指将Root的发丝向后梳拢,再轻抹去对方额头脸颊的晶莹水珠,她的手抚过刀凿斧刻般的精致轮廓,Root感觉到她动作的停顿,睁开眼,静静地看她。

Shaw与她对视片刻,重新挂起淋浴喷头,又从哪里鼓捣出新的牙膏牙刷,拆封挤好递给对方。

Root接过牙刷,又接过水杯,听话地开始刷牙,Shaw话不多,她愿意跟她多呆一会儿。

Shaw又拿来浴袍和宽松的居家衣物,她示意刷完牙的Root从浴缸里站起来,Root犹豫,她瞪眼,Root顺从。

Shaw确保Root直接站到她张开等待的浴袍里,擦干净水珠后,她用同样快捷的方式帮Root换好衣服,Shaw敢发誓,她用身体和展开的衣物护住了Root,Martine看不到什么她不该看到的。

Root跟着Shaw走出浴室,外面的空间不大,普通的屋子,客厅厨房加卧室,但她不记得她们到过这里。

餐桌上有薄煎饼和牛奶,已经凉了,Shaw又拿去加热,    Root在椅子上坐好,她的头发还在滴水,但Shaw披了毛巾在她脖子上,Shaw为她没找到吹风机嘟哝了句抱歉。

Shaw和Root分享一块薄煎饼,她陪她一起喝牛奶,Root鼻腔发酸,Smanritan越来越知道怎么触动她。

Shaw是先吃完的那个,她看着对面的Root吞咽困难,那是太久没有进食的正常反应,但是她不能现在挑破,看过那么多次模拟,她知道任何让Root警觉起来的言行可能带来的那同一个后果。

“你愿意谈谈吗,Root?”

Root抬头看她,小小地吞咽了下,然后微微笑了:“谈我什么时候肯妥协?”

“不,你把我当真正的Shaw,我们谈谈,我保证不会说服你妥协什么的。”

“可真正的Shaw没兴趣也没时间跟我谈谈。”

“你不是她,所以你不知道,Root。”

Root皱了皱眉,她把剩下的一小块煎饼放回盘子,她从来没在模拟中吃东西吃得这么费劲过。

“好吧,看在你尽心尽力满足我对Shaw的某部分幻想的份上,我们谈。”

“幻想?”Shaw点了点头,露出点笑意,“那么就从这个说起吧,在你的幻想中,我还不可能为你做什么?”

Root怔了怔,似乎从未思考过这个问题。

“不,你不需要为我做什么,只不过有些事情,我能确定你永不会改变,比如你对牛排烈酒的热爱,Bear,任务,和人群的距离。你不会热衷于长时间把时间浪费在和我一起做些什么,或什么都不做上面。”

“不,Root,大多数时候,先离开的那个人是你。”

“我了解你,我知道你需要我是什么样的,所以我们才能心照不宣地相处这么长时间。”

“你所认为的了解,除了一份我的绝密档案,除了我的二轴障碍,除了我的生活习惯,还有什么?Root,我不是你的代码,你无法给我定性归类。”

“或许你是对的。”Root避开Shaw的视线,盯着面前的牛奶杯。

Smanritan开始攻心,给她不该有的希望,她虽然知晓Shaw对她并非全无感觉,   但她可不指望Shaw的感情能有多强烈。

“那么,你知不知道你的自杀对我意味着什么?”

Root抬头,Shaw看着她的眼神太过专注,那两潭漆黑的湖让她忍不住沉沦。

“…什么?”

“我唯一在乎的夺走了我的唯一。”

Root甜蜜而忧伤又略带讽刺的笑了。

“Root一人千面,你在乎的,是哪一个?是脆弱的没用的那个,是茫然的无措的那个,是杀人如麻冷漠敌视的那个,是狡诈阴险神出鬼没的那个……?我都不确认自己到底是谁,你又怎么能说Root是唯一?”

Shaw眨了眨眼,依然坚定地看着她,她缓缓地、清晰地吐出自己的答案,像一阵春风绿了整个山坡。

“因为Root是万物之源,不管是哪一面的Root,。 都是我的Root。”

Root泪盈于睫,却强忍着。

“你知道什么?你是超过六百次的模拟以来,最完美的Shaw,只除了你并不是真正的Shaw,而这听起来真像一个悖论,对吧?”

To be continued ⚒


评论(1)
热度(194)
  1. 阿壳壳壳儿Echo•L•Chen 转载了此文字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