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语(33)

Echo•L•Chen:

布鲁克林飘起了雪花,气温降至零度,而东河湾仍未结冰。Root穿着一件算不上厚的深灰色大衣,在河岸边一个人走,霓虹四起,清冷孤绝。

Root平时走路带风,迅疾而摇曳,像一朵学会飞行的诡艳的花。而此刻她却是漫不经心的,走走停停,在刚铺了一层的雪地里嵌下自己的脚印。

发丝飞扬,露出的耳朵尖冻得泛红,她在冷空气里呵出一小团白汽,抬起头来的时候眼神冷冰冰的,空茫一片。

“她身陷模拟情境,你看到了,这是第107次,不得不说,Root警觉性极高,目前为止,她只是无意中泄漏了一个你们在纽约早弃之不用的安全屋而已。”

Shaw被捆绑在一个轮椅上,身上的枪伤经过处理包扎,可能摄于她的杀伤力,Martine命人给她注射了药物,肌肉酸软,浑身无力。

Shaw放倒了27名Smanritan特工,最后因为枪伤失血过多而失去意识,耳中的通讯器被取走之前,机器还在聒噪。

“我早告诉过你了,尽力活着,我会救你们出来,相信……”

等她醒过来就已经到了这里,一个数据监控室。镜墙那端她终于看到了Root,她的女孩孤伶伶躺在一张手术床上,头部与床周围的仪器相连,Root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一样。

除了比之前更加瘦弱和苍白,Shaw看不出Root更加明显的变化,但她能想到Root经历了什么。

至少Root做到了一点,她答应过Shaw的,努力活着。

数据室的显示屏上Root还在东河岸踱步,那是Shaw不曾见过的Root,而Shaw见识过机器发到她手机上的模拟视频,她知道那是什么。

Martine对于Shaw的冷静些许惊讶,想了片刻,又有点钦佩,保持绝对的冷静才是一个王牌特工的第一要素。

但她太想看好戏,于是继续补充:“你知道前106次模拟都是怎么结束的么?她与你相处,发觉异常,然后枪杀自己。”

Shaw将目光从Root身上收回,冷冷地瞪视了一眼金发女人,她没有忘记那个场景,女人凑前去亲吻Root。

Shaw看Martine就像是看一个死人。

Martine冷哼一声:“你和她都足够猖狂,要不是觉得抓住你也挺好玩儿,你以为你会活到现在吗?还有她,自以为能够分清现实与模拟,但经过这么多次,她已经分不清哪些模拟是我们给她创造的情境,而哪些又是出于她自己的意愿。比如现在这个,这是随她意愿切换的场景,但我猜她一定在努力告诉自己这是Smanritan为她布置的陷阱。”

Shaw的视线又扫过镜墙那端的Root,入睡的,苍白的Root;然后转到屏幕上冷俊的,肃杀的Root。

屏幕上的Root冷漠疏离,但年龄段要倒退十年,她的脸还过分稚嫩,清丽无辜,与她的神情违和诡异地组装在一起。

一个比Root还高半个头的女人从远方走来,女人一件长及脚踝的黑呢子大衣,里面是白色线衣,黑色皮裤,红蓝两色围巾,金色的长发向后束起一个发髻,张扬、高调、美丽。

“你来晚了。”

Root皱了下眉,声音清脆而利索,没有Shaw习惯的颤抖和甜腻。

女人笑了笑,伸手勾住Root的后颈欲吻,Root别过脸推开她,她并不介意,研究性地看了Root一眼,随后从小挎包里取出烟来点着,深红的嘴唇夹住,用力吸一口,吐出长长的白圈儿。

“说吧,找我干什么?”

女人收起笑,一边吸烟一边盯着Root玩味地看。

“是你让我联系你的。”

“噢,我都忘了,我这里有你要的资料对吧?上次让你陪我,我不过抱了你一下,你就把匕首抵在了我的腰上,虽然我不明白你最终为什么没下手,但我以为你已经放弃我的提议,决定用其他方式获取资料了。”

Root冷冷地半仰着头看她:“不要假装你是Karlie,我们都知道你不是。”

高个子女人愣了一下,笑了。

“那么我是谁?”

“你是个精神领域的黑洞。”

女人皱眉看Root,越看越疑惑,她将剩余的小半截烟弹到垃圾桶,摇了摇头。

“你没必要追查我到底是谁,你有你想从我身上获得的,如果有本事,尽管放马过来。”

女人取下自己的长围巾,挂到Root的脖子上缠了两圈,她揉了揉Root的头发,眼底泛起点怜爱。

“对自己好点儿,宝贝。”

说完最后一句话,女人不再耽搁,转身就走。

“Karlie.”

Root犹豫地唤了一声,女人回头。

“我想我遇到了那个人,你说过的,你说我总会遇见的。”

女人唇角扬起好看的弧度:“那很好啊。”

“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做是对的,我想护着她,由着她,但我连自己都顾不好。”

Root脸上的冷漠肃杀迎风凋落,露出与她年龄相符的单纯与无辜,她轻声细语,疼痛和迷茫刻进眼底。

“你已经很棒了,当然,你可以更加努力。宝贝,没有容易的事情,你得知道这个。”

“我懂,谢谢你。Karlie。”

高个子女人离开了,Root裹着围巾,仍然在东河岸徘徊。

Shaw靠近她,Root没有回头,但她感觉到了Shaw的气息,于是一抹混合着痛苦和喜悦的笑降落在她脸上。

“我好像没我表现出来的那么厉害,对不对?”

“你指哪方面?”

“所有的。”

“Root…”

“Sameen,我不知道还可以撑多久。”

“如果你不想,那就不必撑。”

“可是我答应过你了,对吧?本来我是不怕死的,但跟你相处的时间愈长,我便愈害怕。”

“你从来都没有说过……”

“我没说过的不止这个,但你没必要知道。”

Root固执地不看Shaw,她眼眶渐渐泛红:“我很怕冷,Sameen,但好像我的世界一直在下雪,有时候我都怀疑我的骨髓是不是冻僵了,但你说,寒冷会有最高级吗?”

Root终于肯回头看Shaw,她深邃的眼底盛满了忧伤:“或许我该尝试下,但也许我就再也醒不过来了,你会陪着我吗?在这里。”

“你看到我了,我哪儿都不去。”

“而我相信你。”

Root跨过了护栏,她让自己落向尚未封冻的冰冷河水,就像伴着她的雪花一样轻盈而美丽。

雪花越落越大,Shaw看不清Root的表情,她眼看她沉没,沉没,直到剩下围巾的一个尾巴。

……

大雪透过屏幕落到了Shaw的心里,她看到显示屏沙沙地归白,一个数字:107跳跃着出现。

而穿过镜墙,她过好的视力捕捉到了渗入白色枕套的一行晶莹。

Root还没醒,Shaw也忍不住怀疑,她究竟会不会再醒来,睁开眼,戴上她的面具,用挑逗的声线挤出一句。

Hey Sweetie, did you miss me?

To be continued ⚒


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看明白,这节的模拟是Root开始分不清现实和虚幻的分界,Karlie是她自己思想的投影,而模拟中的对话,Karlie停留在Root执行任务过程中,而Root的时间点已经结束任务了,她以为Karlie也是Smanritan的恶作剧,所以两人前言不搭后语,Karlie本身也是化名,所以两人的对话能够进行下去。

至于Karlie是谁,如果大家忘了,她是Root在Shaw之前仅有的两个床伴之一,女的那个。

而Karlie说不明白为什么Root没有对她下手,有人能猜到吗?那是因为Karlie是第一个拥抱Root的人,哪怕她的目的不纯,略带温馨的举动也救了她的命,这是Root的过去真实发生过的。

至于这次Root为什么这么快就选择自杀,是由于她的感情屏障开始出现裂缝,她怕自己会向Shaw妥协,在模拟中做出对机器不利的事情。

这节写得很顺畅,但又怕大家疑惑,所以解释了这么多。

在没开始码字之前,我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你们可以给点建议,谢谢大家的支持。


另外,我没去过东河,布鲁克林和河对面的曼哈顿也不熟,曾经接触过一个项目,但也不确定Root投河的举动是不是与现实不符,如果闹了笑话,请大家包涵。



评论
热度(139)
  1. 阿壳壳壳儿Echo•L•Chen 转载了此文字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