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语(30)

Echo•L•Chen:

三天,两个特工,手臂近身搏斗时匕首轻微划伤,Shaw对这样的成绩皱眉不满,照这样下去,她何时才能救出Root。

机器借着青嫩的女声,安抚劝慰,摆数据,讲模拟,实在不行就拿Root的安全说事。

Shaw很不耐烦,她不习惯除了Root以外的人拿Root要挟她。

但她同时发现这招很有效……Root,大概是那个能够让她面对强敌甘愿放下武器的那个人,她从未设想过她的世界会出现这么一个人。

她也从未发现自己这么没用过,Root已经离开两个月零七天,而她能做的,就只是笨拙地砍削巨兽的枝节,不痛不痒,无关紧要。

加莱难民营,Shaw面无表情穿梭其中,各种肤色,各种着装的人淤结在一起,像谁心上开始病变的一颗毒瘤。

Shaw买了一个面包,一杯热饮,站在路边匆促解决完。

她在人群中继续走,观察地势,默默在心里画出一幅街道平面图,棚屋之间的过道,警戒线旁边的拐角。

她在等天黑。

天黑透了,Shaw回旅馆带了工具,又在外套里面加了件衣服防夜寒,她一步一步,坚定地向目的地移动。

三层建筑的顶层,Shaw找了掩体,找准方向架好望远镜,镜头对着的建筑群,就是Smanritan的大本营。

月亮残了一块,清泠泠地悬在夜幕中央,淡淡地清辉罩住Shaw,在顶楼的水泥地上投下一个黯淡模糊的影子。

大本营的岗哨体系相当专业,七人一个小组,三组一批,每一个钟点换一次岗。

每个岗哨成员都有过硬的特工质素,Shaw再次疑惑,Smanritan似乎格外重视Root。

除了她编写了病毒代码,限制了Smanritan的能力之外,一定还有别的什么原因。

月亮移到了头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在安静的夜里听着格外响。

Shaw取出手机,屏幕上未知号码的显示极为熟悉,但机器要跟她说话,通讯器就可以做到。

Shaw按下接听键,听筒里和夜一样安静,Shaw怔了怔,意识到什么般:“Root?”

“Shaw, I need your help, I…”

“Root, wait… Root!”

听筒里嘟嘟嘟地传来忙音,Shaw睁大眼睛,不知此刻是现实还是梦境。

她再次凑近望远镜,观察,敌营没有任何异常,但那个降近七十天没有听过的声音又太过鲜活。

Shaw无法忽略,她迅速地收整归置装备,如果要闯那个阵营,她需要更多的武器。

……

显示仪的数字定格在11,Root醒来,Martine的脸又在她视线里模糊清晰。

“喜欢你的模拟吗?”

“模拟?”Root咀嚼了下这个词,虚弱地笑了笑,“我以为会是有创意一些的名字呢。”

“比如?”

“造梦者。诺亚之境。”

“很好,我想老板会感谢你的建设性意见的。”

“老板?你指英国老头,还是那个幼齿的不懂事的人工智能?”

“我不会再因为你而愤怒,相反的,你会惊讶于你在模拟当中的表现。”

Martine手里一支录音笔,她挑衅地按下按键。

Root听到自己的声音,她的笑僵在脸上:“Shaw,I need your help, I…”

“我想特工Shaw女士会很激动,毕竟情人久别……你猜她会不会为了你不自量力呢?”

Root闭上眼,她回忆她在模拟中经历的一切,11次模拟,情景切换,人物不一,唯一的相同之处在于。

她与Shaw相处,她发觉异常,她拿出枪支,她扣动扳机。

她不记得她向Shaw求助。

她不记得。

To be continued ⚒

Smanritan和Greer对Root的大计划,下一节释出。

评论
热度(101)
  1. 阿壳壳壳儿Echo•L•Chen 转载了此文字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