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语(29)

Echo•L•Chen:

纽约的冬天簌簌地冷,Root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低着头大步疾行。她的目标是两个街区之外的写字楼,为了甩掉尾巴,她换了两辆车,搭了辆巴士,又换了步行。

她记不起围巾丢在了什么地方,阴诡的风使劲往脖子里钻,她现在不需要表情,于是僵着脸与寒冷对峙。

Shaw的身上火热,短暂的交会,Root鼓足勇气往过贴,Shaw嘟哝着什么,拍掉她搭过去的手足。

Root再贴上去,Shaw翻个白眼,懒得再拍。

但Root无法耽溺于Shaw身侧的那一块温暖之地,她在凌晨起床,在月光中静静地观赏一会儿Shaw的睡颜,然后离开。

Root看着自己呵出的一小团一小团白汽,想到Shaw有时候睡觉会微微撅着嘴,她敢打赌Shaw肯定不知道自己的睡觉习惯,于是她勾起了嘴角,决定把这个当作秘密。

她不告诉Shaw,Shaw就不会为了跟她对着干改掉自己可爱的小习惯。

Root刷卡进楼,那对她不是什么难事,难的部分在于,她需要说服一家规模不小的企业老总放弃上市计划。

Root进了趟洗手间,揉了揉冻僵的脸,对着镜子认真补了妆,又把大衣脱了搭在胳膊上,最后对着镜子巧笑嫣然。

她戴上面具,将自己隐匿于一个新的身份当中,信心十足地走出洗手间,按了电梯楼层,她便忘掉了方才的寒冷。

……

Root走出写字楼,往最近的安全屋走去,为了完成任务,她很是费了一番唇舌,天色暗下来,而她天亮后需要飞到圣地亚哥处理一个相关号码。

Shaw坐在沙发上喝啤酒,看她进门扫过来一眼,Root愣了下,这不在她的预期范围。

“刚处理完一个号码,离这里最近。”

Root看到桌子上的两人份外卖包装纸,决定不拆穿对方蹩脚的借口。

她脱了鞋,挂起外套,光着脚踩在地毯上往Shaw走过去。

这也是条件最好的一个安全屋,Harold宣布不再缴纳下个月的租金,所以,这应该是她们最后一次呆在这里,一起。

Shaw的视线停留在Root涂成黑色的脚指甲,颗颗圆润,粒粒饱满,她咽了一下喉咙,有些困难地转移了视线。

Root让她涂过唇,画过眉,但从未让她帮着上指甲。

是不是她从不给自己的指甲上色,Root就觉得自己不会?

屋里的暖气足,Shaw只穿了贴身的背心短裤,Root也进房间换了背心短裤出来,Shaw的背心短裤,Root穿着更显手脚纤长。

她裸着足,唇角一抹笑,慢慢悠悠晃到桌子那里翻外卖袋。翻了几下,Root撇撇嘴,勉强拿了块蔬菜三明治放到嘴边啃。

Shaw瞪着她,啧了一声。

“反正你有牛排,分我一点素的不介意吧?”

Shaw站起来,脚上蹬着人字拖,她走过去也翻了翻外卖袋,牛排已经半凉,变腻了。

“我吃过了,这些买来明天热着吃的。如果你明天能弄到更可口的,我不介意帮你加热下。”

Root鼓着一小块脸颊,一小口一小口地嚼着三明治,像个乳牙还没长全的小狐狸。

“噢,不用了,我已经饱了。”

Shaw得到意料之外的答案,僵在那里眨眼睛,眨了几下眨出了闷气,Root就是不肯吃点肉,她瘦得连一点点抵御寒冷的脂肪层都没有。

Root吃完半块三明治去冲澡,她今天格外规矩,从进门到吃完饭,一个意味深长的词都没说。

这很不像Root,Shaw另打开一瓶啤酒,她又翻了一遍外卖袋,确认Root真的只吃了一小角三明治。

Root裹着浴巾出来,Shaw视线从上到下,又定格在她的裸足上,指甲油有脱落的痕迹,Shaw心里痒痒的。

“我帮你涂指甲吧。”

Shaw低沉冷静的声音带了一丝微不可查的沙哑,Root皱了下眉毛,眼底的温度瞬间冷历。

“新技术……还包括造梦?”

Shaw看着她,不明所以,典型的、Shaw式面无表情。

Root心里钝痛了下,她掏出腰后的枪,指向Shaw,在Shaw的瞪视中她犹豫了下,颤抖着将枪口对准自己。

这次没有犹豫,她食指用力,枪声响起。

砰。

……

Martine盯着显示仪,床上的人头部接着传感器,显示仪光标跳动,跳出了一个阿拉伯数字。

1。

To be continued ⚒

按照建议,撒了点糖,虽然是在模拟中,但未尝不是发生过的现实。



评论(2)
热度(129)
  1. 阿壳壳壳儿Echo•L•Chen 转载了此文字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