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语(28)

Echo•L•Chen:

法国加莱,距离英国最近的港口城市,纬度高,温度低。Shaw对寒冷没有特别的感觉,但Root怕冷。

Root手长脚长,血液似乎永远循环不到神经末梢,她曾经将自己冰凉的手指恶作剧般伸到已经入睡的Shaw的衣领里面,在被Shaw反手擒住摁到床上时,就挤眉弄眼笑得不设防。

Shaw将外套的拉链一路拉到领口,Root的笑脸就在她的脑海浮现,她在行李传送带上拿了自己的小箱子,伸手点了下耳中的通讯器。

“告诉我Root的位置。”

“你还没准备好,Shaw。”

Shaw嗤笑一声:“恰恰相反,我早就准备好了。”

从她冲出去的那一刻,我就准备好了。

“你需要武器,另外,Smanritan在加莱的基地位于难民营的中心,鱼龙混杂,你需要一个计划,不然很难不伤及无辜。”

Shaw翻了一个白眼,她是顶级的特工,所以她知道机器是对的。可是终于和Root重新置身同一片土地,她很难做到不急切。

难民汇集的地方,黑|市交易要容易很多,没有人会质疑Shaw大笔钱财的来路,钱货两清,干脆爽利。

Shaw单枪匹马,也有眼神不好的打她主意,想要黑吃黑,Shaw简单露了一手,邪魔退散。

The Machine的权限放大,Shaw体会到了实质性的变化。

人工上帝的记忆库不再在午夜清零,并且迅速将过往数据整合归类,上帝之眼通过一个个镜头,遍布全球。

输入,分析,整合,归类。

过去,现在,未来。

Shaw知道Greer刚刚乘直升机飞离这里,纽约有比Root更加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去处理。

这当然不是否定Root的重要程度,据机器透漏,加莱的基地Greer及其看重,不仅仅在于地理位置的隐蔽优渥,可能还和他自身的某种情结有关。

加莱是离英国最近的法国港口城市,而英国……Greer自有他沉重不为外人道的个人历史。

难民营乱,但也不是完全脱离掌控的,法国当|局对这个地方的移民政策一直不满,派来暗中监视的眼睛也不少。

最棘手的部分还是Smanritan本身的部署,据机器分析,在这个基地的关押者只有Root一个人,但看守的各级特工加起来过百人。

过百人的退役|特种|兵,Shaw再一次对Root刮目相看,她总有办法让Shaw感到惊喜。

“成功几率?”

“1.07%。”

Shaw翻了个白眼,再一次:“我完成过更不可能的任务。”

“但你一定不希望她不能活着归来,如果你只是去抢一具尸体,那几率是21.4%。”

Shaw顿了一下,冷哼一声:“你竟然说你爱她。”

“Shaw,我只是希望你冷静,Root也会这么希望的。”

“你没资格代表她。”

“事实上,没有人比我更能推测她的情绪和思维,我对她的模拟还原程度,最高能有99.9%。Shaw,她在乎你的安全,比她自己的更甚。”

“…我来这里不是为了毫不作为的。”

“我们需要时间观察、策划,如果你愿意,你可以继续你在纽约做的,一点点打击Smanritan在加莱基地的势力,目前来说最笨、也是最有效的方案。”

“好吧,我随时都会改变主意,我不是Root,不会对你言听计从,你最好知道这一点。”

“唯一我能说的就是,Shaw,Root并没有对我言听计从,我们的关系不是施令方与执行者,她是我最亲密的朋友,她教会我很多,她无可替代。”

Shaw从旅馆前台手中接过钥匙,单方面结束通话。

每当机器表达对Root的“感情”时,Shaw都觉得荒诞,她不理解,但她知道,如果Root听到机器说的,她会笑得像个白痴。

……

Root意识从空茫中汇拢,她睁开眼,对明灭视野中的金发已经习以为常。

“欢迎回来,我美丽的猎物小姐。”

Root觉得渴,那种刚动完手术后要命的干渴抓挠她,但这与她而言,不过是最轻的折磨,可以忽略不计。

“你的心脏功能恢复到了受损前,最有碍观瞻的耳后那重叠的疤痕也修复了,唯一欠缺的是你的右耳听力尚未解决,还有身上另外一些疤痕。但,我们有的是时间。”

“不,你们没时间了。小Sman正在节节败退。”

Root艰难地开口,声音很小,但她相信Martine听到了。

Martine诡谲一笑:“可是我们有技术,还有你呀。”

To be continued ⚒

AA生日快乐,烟火人间,愿你终是翩然羽化的无辜模样。

评论
热度(125)
  1. 阿壳壳壳儿Echo•L•Chen 转载了此文字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