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语(22)

Echo•L•Chen:

距离证券交易所那个陷阱、那场实力悬殊的火拼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地铁站还是维持着老样子。

或者也不能称之为老样子,少了Root不定期的光顾,Shaw也来得少了很多。

只有Harold和John,Harold在做着艰难的抉择,John仍致力于拯救平民,机器没有号码给出来,他就做好一个NYPD应该做的,做的比谁都出色。

喝茶的时候,Harold对着John戏言:“Mr. Reese,好像又只有我们两个了。”

Reese目光闪烁了下,没有笑,这本来就不是个笑话。

从Root为救他们所有人挺身而出以来,每个人都不容易,每个人都在想,如果是自己去按的那个按钮,或者一切会容易接受一点。

但他们也知道,没有人比Shaw遭受的更多。

以前的Shaw高效简单,美食好酒,偶尔吐槽,活得像最简洁精美的艺术品;

现在的Shaw计划精密,行动迅速,对食物没有太多的挑剔,也没功夫打嘴仗,她沉默冷静,却致力于任何给Smanritan造成损失的机会。

现在的Shaw就像是坚冰下裹着烈火,烈火覆盖着的,是片刻不肯停歇的、痛失所爱的疼痛。

午夜时分,Shaw带着满身疲惫打开了Root安全屋的门,房子的主人不知正在世界哪个角落遭受非人的刑讯折磨,或者比那更糟糕的境遇,而她所能做的,只是每天追着纽约的Smanritan特工,除掉一个记一笔账。

Smanritan得知道它带走了什么,为此得付出什么代价,Shaw愿意亲自培训这个年幼的上帝,为此不惜砍掉它所有的爪牙。

除非机器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不然她也不指望它。

她的女孩,她自己来救。

安全屋依然空荡荡的,Shaw每次来也只是洗澡睡觉,天刚有亮起来的意思的时候就离开,像Root每次一样。

但她今天毫无睡意,在屋里走了几圈,Root的气息越来越淡,几近消失了。

Shaw摇了摇头,不去想Root的存活几率,也不去想为了活着,Root得遭受什么样的非人折磨。

可她还是忍不住去想,她记起那次Root掩护他们撤退,胳膊中枪倒地,Root冲她喊出电梯密码,让她走。

她没有犹豫,她知道Root的决定是对的。

可当所有人平安撤离后,Shaw买了最爱吃的那家三明治,咬了几口,却怎么也体会不出平日里的美味。

她把剩下的半块分享给垃圾桶,穿行于人群中,耳边似乎一道甜腻颤抖的声线飘过:“我就知道你会为我回来的。”

不,Root,你不知道。

Shaw找到Root的时候,浑身浴血浴汗的人正撑着铁门,指节用力到泛白,看样子是在积攒离开的力气。

Root身后是Shaw的前上司Control,老女人被Root反绑在一把椅子上,看来刑讯者与被刑讯者对调了下位置。

Shaw冷冷地扫了眼,那堆空掉的针管和染血的手术刀证明了眼前这个素来狂妄的小疯子经历了什么,Shaw暗自咬了咬牙,她上前一步拿起手术刀,但虚弱的小疯子阻止她。

“如果可以,我早那么做了,但机器说留着她还有用。”

“机器哈?你的上帝有没有说你受这些伤也是有用的?”

“很高兴你担心我,她已经为此表达过歉意了,现在,我们真得走了,更多的政|府特工在赶过来。”

Shaw点了点头,过去架起过分虚弱的人,她也不明白自己究竟在愤怒什么,或者是因为Control曾是下令杀掉她的人,或者是因为怀里的人遭受的太过惨烈的逼供手段。

而她不希望是后者,因为如果是那个原因的话,她对这个小疯子的感觉,已经类似于常人说的在乎了。

但Sameen Shaw没有感觉,一个二轴障碍怎么会在乎别人。

Root撑在她身上,艰难地跟着她移动,刚刚确定到达安全区域,女人就顺着她的身体滑落到地上,Shaw蹲下来扶她,在彻底晕过去之前,Root冲她虚弱地笑了笑,不带伪装的那种。

“Thank you, again.”

她连上次欠她的,一起谢谢她。

而Shaw意识到,她上次没有得到感谢的原因,是自己在小疯子再度开口前就揍晕了她。

Shaw摇了摇头,扛起Root,反正她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

Shaw把Root带到了自己的住处,她犹豫了下,还是将对方放到了床上,Shaw拿了热毛巾,简单地擦洗,Root比她高不少,但胜在够瘦,所以她的宽松衣物勉强能派上用场。

Root整个过程不但没醒,还发起了烧,Shaw解开她被血浸透的绷带,胳膊上的枪伤发炎了,Shaw重新清洗、上药、包扎,还有右耳的创口,Shaw做过外科医生,她知道那个伤口意味着什么,她又默数了对方的乱的一塌糊涂的脉搏。

比起失去一半听力来说,心脏的损伤更为致命,Shaw不知道Root在身受如此重创的情况下,是怎么反转局面的,或者有机器的帮助,但尽管那样,也是非专业特工不能做到的。

她不由得有点赞叹,处理好这些,她也有些累了,最后为Root注射退烧药剂的时候,昏睡的人身体不自觉地瑟缩了一下,Shaw皱了眉头。

直到在沙发上睡着,屋子的主人的眉头也未舒展开。

天亮后,沙发上蜷缩了一夜的医生丢掉了她的病人,沙发扶手上一张皱巴巴的纸条,上面的字迹潦草颤抖,一如其虚弱不堪的主人。

“I will buy you new sheet and clothes.”

Root再出现,又隔了很久,外伤已经愈合,笑得开怀,她跟每个人开玩笑说自己的右耳失聪了。

“你得冲我左边说话哦。”

“我现在是个好女孩了,Harold.”

Root冲Shaw眨了眨眼,她确实买了新的床单和衣服给Shaw,不过是以快递的形式。

Shaw在大雪里看着那个瘦弱的身影越来越远,不明白她受创那么重,究竟有什么可高兴的。

能救Harold相关人物,能被他认可,有那么重要吗?

……

Shaw打开了安全屋的电脑,她此前从未尝试,便也从未发现。

电脑跳出一个提示窗口,是提货通知,她打开详细信息,那是……一个黑色的奇怪丑玩偶,交易记录里有Root发过去的手稿。

Root不擅作画,Shaw记起来,大概两个月前的某个晚上,Shaw嘴仗没赢过Root,冷着脸在一边儿摆弄枪械。

Root忽然自顾自笑了起来,Shaw看她,莫名其妙又发什么疯?

“Sameen,我要定做一个玩偶,照你的样子设计。”Root撇了撇嘴,无限委屈,“你知道我没有童年,现在补也来得及。Sweetie,你让我的人生完整了。”

Root半真半假地说着,而Shaw完全不知道怎么回应她。

现在……

提货通知在三周前,Shaw看了眼那个地址。

提货人信息栏:Samantha Shaw.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147)
  1. 阿壳壳壳儿Echo•L•Chen 转载了此文字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