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语(20)

Echo•L•Chen:

Besides me.

Shaw默读着Root的唇语,电梯开始上升,她眼睁睁看着不久前在梅西百货用枪指着自己的金发特工,此刻正居高临下地指着躺倒在血泊中的Root.

Shaw忽略掉正在上升的电梯,她隔着一段距离观察Root的生命体征,默算着Root还可以撑多久,从出血量看,情况很不乐观。

她不能冒险,她现在把手枪里剩余的子弹打完的话,最多再放倒几个Smanritan的特工,而那很可能让对方警惕,再给Root补几枪。

Root…

Root…

Root…

Root锲而不舍在Shaw情感屏障上钻的孔此刻正在沿着孔洞周围皲裂,一点点、一道道、卡擦卡擦,Shaw听得到那碎裂声。

于是她开始觉得冷,像是那个倒在血泊中的人是她自己一样。

好冷,Shaw记起来她的特工生涯,有一次她在加拿大出任务,育空地区的山脉靠近北极圈,她穿着特制的抗寒服,在山林里和目标周旋了70个小时。

任务完成后,她给自己诊断,即便有抗寒服,还是有几处不可避免的冻伤。

那个时候的寒冷也没有让她困扰,她甚至没什么特别的感觉,没受伤,零损耗,全凭意志力让对手屈服的她一度有点小得意。

现在,隔着好几年的时光,她觉得那寒冷最终还是包围了她。

Root…

Root…

Root…

她还没来得及告诉Root:

My girl, you are not alone. You mean something for me, you mean... everything.

……

Root救了他们所有人,电梯升上去之后,安全撤离便相对轻易很多。

Lionel直接回了警|局,剩下三个人回地铁站,各司其职,看看他们能做些什么,为Root,为笼罩在Smanritan阴影下而不自知的所有人。

每个人的表情都很沉重,除了半昏迷状态的Reese,但Shaw稍有不同,不光Harold,就连Lionel也发觉了她的不同,Shaw的行动仍然干净利落,必要的时候杀伤力十足。

但她整个人像是空了,纽约尚残留着一丝凉意的冷风穿过她,似乎毫不费力。

他们都看到了那个诀别意味十足的吻,但谁都明白,这不是个提起来的好时候。

Bear摇着尾巴欢迎他们的归来,嗅到血腥味不安地叫了几声。Shaw让Harold配合她把Reese平放在行军床上,抽空看了看它。

她做到了对它许诺的,宣之于口的,她会回来。
但却没做到向自己保证的,在心底,要带Root回来。

Root…

Root…

Root…

Reese的枪伤不致命,Shaw迅速给他处理好伤口,缝合、上药、包扎,像她经常做的那样。

像她经常给Root做的那样。

Harold操作着计算机,他喃喃自语般地宣布崩溃的股市已经恢复如初,没有人把这当成末日的预告,全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的玩家。

Shaw默不作声,她重新补充自己的武器,她已经失去了两个小时四十分钟的救援时间,她不知道Root能撑多久。

而从Root最后关头的反应来看,她根本就没打算活着回来。

冷,好冷。

Shaw尽量不让自己去想Root躺在血泊里的脆弱模样,现在不是生气、害怕、悔恨……或任何见鬼的情绪该占据上风的时候。

她得救Root。

Shaw连夜寻觅着Smanritan的踪迹,她用自己多年特工生涯的敏锐嗅觉推断,如果她是对方的话,会选择什么样的方式撤离。

她遭遇了两次对方的特工,干掉几个人,但该死的她知道那不是对方的主力。

如果Root还活着……

Root还活着的话,他们为了掩藏踪迹,一定走不快,她有机会,有机会救回她的女孩,那个从来不肯乖乖听话的小疯子。

Shaw眼眶发热,鼻子发酸,一股陌生的、前所未有的感觉侵蚀吞噬她。

冷,好冷。

Reese在天亮时加入她,两个人造成足够的杀伤力,Smanritan的小队损失惨重。

但他们还是没能找到Root。

12个小时过去了,Reese在开车,Shaw眼睛睁得大大的,一言不发。

“Root很聪明,她是机器的人形界面,Smanritan那边抢救及时的话……”

“闭嘴,Reese.”

24小时过去了,他们在另一个州与撤离的Smanritan大部队失之交臂,Shaw狠狠踹了下轮胎。

Reese从便利店买了最简单的矿泉水和压缩饼干,两个人在车里沉默着补充体力。

36小时……

48小时……

72小时……

三天之内,他们穿越了五个州,与Smanritan遭遇七次,废了四辆车,用掉半车厢武器,最终却只见过一堆染血的纱布和手术器械,在一个被丢弃的货车车厢。

那是Shaw见过的最简陋的临时手术室。

她趁Reese不注意,拿了一小块红色的纱布放到衣兜里。

新墨西哥的边境,他们确定,Smanritan已经把Root带离美国境内,一出国境,以他们两个人之力,营救Root就是大海捞针。

有效救援时间过去了。

冷,好冷。

或许机器是最后的指望,Shaw不想这么快就认输,但她同时警告自己保持理智。

Root带给她的感情太多了,太多了,她得保持理智,这样才有希望救Root。

她不能让Root带给她的感情毁了营救Root的机会。

返程她开车,Reese身上有伤,脸色灰败。

“Thank you.”

Shaw声带动了下,眼睛盯着前方的路面。

她听到Reese低声笑了下:
“I didn't do this for you, I did this for her.”

Shaw侧头看了眼大个子,他跟Root间的气氛一直不太对,Shaw原本以为他是因为Harold两次被Root绑而心生不忿。

“我以前有个女朋友…… Jessica,她聪明、知性、漂亮、优雅,我没能护住她…后来Root以心理医生的号码成为受害人,我去保护她,她简直就是Jessica的翻版,不是指相貌,你知道吗,我以为我终于能救一次她,哪怕她并不知道Jessica的存在,她们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但我不可救药的,感觉到亲切,安慰……”

“但她让你失望了。”

Shaw淡淡地补了句,她听过那个故事,Root给自己设了个杀局,然后把他们玩得团团转。

“对,我感觉到了背叛,不仅仅是我对她的好感和信任,或者更多的是对自己的无能为力。不管怎么样,Jessica的结局改变不了,我对自己愤怒,Root受到波及,就是这样。”

Reese很少这样跟Shaw敞开心扉,而他觉得,属于自己对Root的那部分感觉,同时也属于Shaw.

“唯一我想说的是,Root总被称为疯子,她的疯狂行径让人怕她、厌恶她、疏远她,而可悲的地方就在于,她其实并不是疯子,她比谁都清醒,也比谁都难过。”

可悲的地方在于她其实并不是个疯子。
她比谁都清醒,也比谁都难过。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160)
  1. 阿壳壳壳儿Echo•L•Chen 转载了此文字

© 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