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语(19)

Echo•L•Chen:

Root听到久违的电子合成音,欣喜之余,她也同时意识到,这次可能真的到了生死攸关的路口。

机器跟她说“她”在模拟最优的结果,不过几秒钟,Root得到一个结论,Harold,John,Lionel 和她自己,他们不可能全身而退。

这也没什么意外的,机器受限人手不足的情况下,他们可以说幸运了很久。

Root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和最充分的准备,她想她还是自私的,在最后关头,她想听听Shaw的声音,哪怕隔着通讯线路想象Shaw一边与她斗嘴一边翻白眼的样子,也足以让她决定舍身而出拯救其他人的时候少一点牵念,多一丝勇气。

Shaw是她尘世中唯一的羁绊了,而在此之前,她从未奢望过自己还能拥有一份羁绊。

腰腹上的擦伤比起她过往的受伤记录来说,微不足道,她用指尖抚过伤口,鲜红色的印记让她及其渴望听到Shaw的声音。

当她第一次跟Shaw说她喜欢她扮医生的时候,除了语调中惯有的调侃成份之外,她是认真的。

她喜欢Sameen Shaw这个人冷着一张脸,对着她的伤口评头论足,说一些专业词汇,帮她处理,最后还免费送赠医嘱。

或许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Root发现Shaw远没有她表现出来的不近人情,虽然人情这个词对二轴来说远在理解范围之外。

Root喜欢做Shaw的病人,她有意无意地特意找过Shaw很多次,直到Shaw对她的各种伤反应越来越大,Shaw皱眉、愤怒、咬牙切齿。

于是她开始隐瞒,受伤的时候不去找Shaw,或者避免跟Shaw独处,避免亲热,她尽她所能不让Shaw因为她的伤口抱怨什么,不管是机器护她不周,或是她冲锋陷阵不顾安危。

可是这一次,估计她没有机会惹Shaw不快了。

“Hey Sweetie, you busy?”

“不,Root,我们没有时间做些没用的谈话。”
Shaw的声音从通讯设备中传来,却显得过分真切了。

Root转头,刚才还在脑海中的人此刻就在眼前,Root愣了下,她确认这不是她的幻觉,如果这就是她人世的尽头,也算一种善终了吧。

于是她笑了,在Shaw和她的掩护下,男孩们成功地躲入电梯间,而Shaw早已习惯她的不合时宜的谈话,言语间与她争锋相对。

而Shaw在说出“maybe someday”时,眼角眉梢都是得意的俏皮,那是Shaw最生动的表情,而Root知道,当Shaw露出这样的表情,代表Shaw故意口是心非来逞一时口舌之快。

所以她笑了,再一次,开心的,满足的,不舍的,诀别的。

而Shaw阻拦她:“你如果觉得我会让你……”

Shaw低沉的声音充满警告意味,Root转头,Shaw墨黑的瞳仁里暗涛汹涌,Root心里一动,只愿这便是Shaw最强烈的情绪了。

她不需要承受更多。

Root无视男孩们的注视,她贴过去亲吻她的女孩,众目睽睽之下的第一次,最后一次。

她成功了,Shaw愣住了,而这便足够她去做自己该做的事,The Machine在说些什么,但她听不见了,她的眼里只有几步之遥的红色按钮。

她将网状铁门拉下来,用脚尖搭上锁扣,用最快的速度冲到对面,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为自己的身高腿长感到庆幸。

她再次成功了,面对转角处涌现的金发婊子率领的十几名Smanritan精装特工,她露出得意的、猖狂的、挑衅的笑。

她举起方才交火中幸存的左手里的枪支,对着金发那个扣动扳机……

咔嗒。

空枪。

在被一颗子弹击中,整个身子旋转着倒地的过程中,Root脑海中电光石火般的往日重现。

她和Shaw第一次组队,她走投无路,那个时候,她的枪里也再没有用于反击或撤退的资本,Shaw就是在那个节骨眼出现。

她轻松地解决掉两个人,她对自己的强装镇定、不合时宜的调情予以漠视。

她给了她一拳,然后将她带向Harold,带向机器,带向Root追寻的神明。

瞬间天旋地转,Root不在乎自己还会挨多少枪子,她只想在离开前,再看Shaw一眼。

她艰难地转动头部,Shaw的俊俏面孔时而清晰时而模糊,Shaw只是睁大眼睛看着她。

没有情绪,又像是充满情绪;

又像是穿过她,看往另一个没有她的世界。

在闭上眼睛之前,Root冲着Shaw的方向,轻微地动着唇:
Besides me.

……

【I just couldn't bear it if anyone hurt you ,
I mean besides me.】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138)
  1. 阿壳壳壳儿Echo•L•Chen 转载了此文字

© Ri | Powered by LOFTER